关闭广告

当前网址二维码

复制当前网址

恭喜,您已成功注册,可以使用包括观看视频在的所有功能。

请输入激活码激活账号,激活后可以享受更多福利。

已有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Email地址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Email地址
请勿使用10分钟临时邮箱
密码
6-15 个字符
确认密码
6-15 个字符
昵称
2-10 个字符,只能使用汉字、英文或数字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雨伞情缘》

成人小说

《小黄书》手机APP下载

成人小说搜索

雨伞情缘
加入小黄书福利群秘书的潜规则
雨伞情缘
作者:潜龙
第十章 公车

田珺儿抬起绝色的俏脸看着他,说道:「你想快些勃起来,现在就看着我,脑子里想着眼前这个漂亮的女孩,本应该是你的女朋友,但从现在开始,已经成为别人的女人了,而且任由那人脱光了衣服,摸遍整个身子,还将他下面粗大的肉棒,深深的插进阴户里,灌满了……」

还没有说完,张家雄已大吼一声:「不要再说了。你向来斯文害羞,竟然会为了他……为了他说出这种下流说话刺激我,你……你好残酷呀!」

田珺儿甜甜一笑:「人家就是爱说,谁叫你这样对我……」

她的玉手同时撸得飞快,亦感到肉棒渐渐有了点起色:「我真是没料错,你果然是有些怪癖,听见人家和伟文亲热,下面就立即硬起来了。」

「你……」

张家雄确实忍不住了,将她往床上一推,田珺儿随即仰倒在床,但一双修长完美的玉腿,依然垂在睡床边。

张家雄连忙用手架开她双腿,叫道:「帮我对准你自己下面。」

田珺儿也不做作,握住他的肉棒,将龟头抵在自己花户口:「来吧,珺儿要你。啊!家雄……你……你好硬……」

随觉肉棒已一闯到底,胀满整个阴道。

张家雄站在床边,垂眼看着自己进出的英姿,每下均是露首尽根,捣得异常有力,不住传来「啪啪」的碰撞声,更是惑人心神。(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xyz)

「嗯……好舒服……」

田珺儿虽觉他的胀塞感不及单伟文,但五寸长的阳具,仍是充满相当震撼力,阵阵的美意开始不停地窜升,当她发觉张家雄的双手落在乳房上,美感更是迅速倍增:「伟文你可知道,珺儿现在……正背叛你,给家雄插进来了,但我现在真的很……很舒服,恐怕快要不行了,再……再这样下去,会被家雄送上高潮……啊!」

「你这个小淫娃,此刻还要提着那小子,还在想着他……」

张家雄越听越恼,更加着力抽捣。

「人家虽然给他戴了绿帽子,但都是你逼我的,叫我现在又怎能不去想他。啊!你好狠……不要……不要这样用力,下面弄肿了会……会给伟文发现啊……」

「我就是要干到你又红又肿……」

张家雄提了一口气,使劲猛捣。

「你好坏!」

田珺儿已被快感盖得满眼迷离,惚恍疑梦,嘴里不停送出迷人的嘤咛:「抱我,人家我要你……抱我!」

张家雄马上趴到她身上,牢牢抱紧她。

田珺儿双手圈上男人的脖子,主动把香舌送入他口中。

过了一会子功夫,田珺儿开始在他口腔发出「喔喔」的呻吟声:「不……不要停,人家快到……到了……」

张家雄道:「我不会停,因为我……我都要来了……」

「射进来吧……」

田珺儿使力抱紧他:「家雄,我要你……要你……」

「啊!」

张家雄抽离嘴唇,猛地呼叫一声,龟头马眼顿时大开,精液不住狂喷而出。

田珺儿给热精一烫,再也挨不住这股肉欲的冲击,立即和他丢在一块。

二人依然搂得牢紧,待得平服过来,田珺儿轻轻吻了他一下,微笑道:「你刚才弄得我好舒服,现在还剩下四次,你要加把劲哦!」

「珺儿,那个伟文真是这么好,你宁可放弃我们多年的感情,都要和他在一起!」

田珺儿一对玉臂圈上他脖子,点头道:「我真的很喜欢伟文,他不同你,我感觉到他是真心爱我。但你不同,我知你爱我身子多于爱我,所以你才会提出『炮友』这个条件,我没有说错吧?」

「我……我也弄不清楚。」

张家雄道:「但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很想和你上床,不知这样算不算。」

「你有这种想法,已经很明显了。」

田珺儿一笑:「其实我和你也有些相同,我发觉自己和伟文在一起,就很想亲近他,还很想和他做爱,但我清楚,这样不是只为了性欲,而是想利用自己的身体让他更爱我,让他得到更多快乐,让他在我身上得到性满足。但我和你在一起时,完全没有这种感觉,这个就让我知道,你在我心中的地位,仍是有一段距离。」

「你这样说好残忍啊!可是你刚才和我做爱的样子,却不是这样,而且非常淫荡投入,是我从来都没见过的。」

田珺儿道:「或许是我对你抱有歉意吧,况且我很清楚,刚才我就算拼死挣扎抵抗,你也不会放过我,倒不如在我们在分手前,让你来一次激情的满足。」

「但你可有想过,经过今次之后,我会更和迷恋你,还有你的身子。」

田珺儿一笑:「我当然清楚,所以我才答应做你『炮友』,一个毫无爱情的炮友。不过我相信,当你认识到另一个女孩子时,你会很快将我忘记掉。」

张家雄笑道:「这样说,那个小子不是要时常戴绿帽子。」

「还不是因为你。」

田珺儿一噘小嘴,接着一笑:「你都休息够了,不要忘记,你还要再来四次,现在已过了半小时,剩下时间已是不多,你若想每星期和我见面一次,就不要再蘑菰了。」

张家雄道:「你……你来帮我。」

田珺儿一笑:「就知道你会这样。」

田珺儿先让他坐起身子,再移身到他跟前,彼此面照面对坐着。

只见田珺儿探出玉手,一把握住那根垂软的肉棒,柔情似水的和他道:「吻我。」

二人吻得异常热情,田珺儿一面和他接吻,一面不停为他套着肉棒,而张家雄却双手齐施,伸手上前,分握田珺儿一对乳房,大肆搓揉。

彼此又亲又吻,抚乳撸屌,足足弄了十多分钟,肉棒终于有了一点起色,田珺儿轻声道:「硬起来了,人家已忍不住,很想要……它……」

「我也是。」

张家雄道:「一会我要你自己用手张开下面,让我插进去。」

「嗯!」

田珺儿脸上微微一红,但确也想用自己的淫荡诱惑他:「我会主动张开让你看,而且会张得大大的,我要看着你插进来。」

「啊!你好淫荡呀!」

张家雄几乎喷出鼻血。

「这些说话我是不会和伟文说,只会在你面前说,喜欢吗?」

「为什么?」

「因为珺儿是你的『炮友』,做炮友只求性不要爱,难道不是这样么?」

张家雄听得异常上火,肉棒已硬得微微发痛,田珺儿亦发觉时机成熟,立即仰卧在床,张开一对美腿,用手扳开自己的阴户,露出内里艳红红的蛤肉,轻声问道:「看清楚没有?」

张家雄咽一下口水,不住点头:「很……很清楚,你这个姿势太诱人了!」

这时,只见小蜜屄里渗出一股乳白的水浆,显然是张家雄刚刚射进去的精液,张家雄看见,越发令他欲火冲霄,连忙握紧肉棒,用龟头将精液抹去,再在门前磨蹭片刻,才一杆入洞。

「咿!」

看着张家雄的肉棒一冲尽根,把阴户塞得饱胀非常,田珺儿美得浑身一抖,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肉棒旋即大出大进,连连抽捣,才数十抽,已叫田珺儿魂飞天外:「啊……好舒服,吻我……我要你吻我……」

张家雄才趴下身子,田珺儿已急不可待抱住他头颈,送上香喷喷的舌头。

「家雄,再用点力……」

田珺儿如痴如狂的吻着他。

「我不比那小子差吧。」

张家雄狠命疾送,下下直插至最深处。

「都好,你们二人都好……」

田珺儿说完,再次封住男人的嘴唇。

张家雄吻着田珺儿,下身却大肆抽戳,手上裹住一只美乳,正搓得形状百出:「我好爱你,和你做爱,真是永远都不会厌。」

「但我已经不爱你了,我爱的人并不是你。」

张家雄气道:「我不相信,看你现在的表情不是很受用么?」

田珺儿咬着小手,喘声道:「这……这只是肉体上的舒服,并不代表我爱你……」

「啊!你这个小妖精……我,我又快不行了……」

「不要,人家还没舒服够……」

说话一落,滚烫的精液已喷在花心上:「不要射,珺儿不要……」

张家雄果然是个快枪手,稍加刺激,便已抵挡不住。

见他整个人趴在田珺儿身上,不停喘着大气。

田珺儿却轻轻捶打他,娇嗔道:「人家不理你了。」

待得回过气来,张家雄叹道:「不要生气,我很快就会硬起来。」

「才不相信你呢!」

田珺儿任由他在身上抚摸,伸手探向那一根软蛇,不依道:「它都这样了,我恨死你……」

「多等一会就会好,相信我。」

张家雄抱着她又亲又吻。

果然不到半小时,阳具又再竖起来。

而田珺儿更没想到,张家雄虽然耐力不继,但回复的本领确是惊人,竟然在三个小时内,能够连射了六次,仅仅勉强给他过了关,这个不得不让她心服口服,但想到自己许下的诺言,应承每星期和他见面一次,又不禁皱起了眉头。

田珺儿和张家雄淫媾了一个下午,而且一口气便和他做了五次,每次虽然时间不多,但足以让她回味无穷。

在她乘搭小巴返回金钟时,坐在车上仍是想着刚才一幕幕的淫行,她发觉今天和张家雄做爱,却和往日大有不同,不但感到异常需渴和兴奋,还充满了一股偷情和背叛感的刺激,让她的性欲推到无边的高峰。

「伟文,对不起!」

田珺儿在心里默默致歉:「是珺儿背叛了你,让你戴上绿帽子,但你放心,为了赎罪我会更加爱你,只可惜我已应承了家雄,每星期都会和他做爱一次!虽然这样,但珺儿并不后悔,起码家雄不会再纠缠我们了,我们可以安心地恩恩爱爱在一起!」

田珺儿来到金钟,当她看见单伟文时,真有股想扑上前去抱住他的冲动。

单伟文走上前牵着她的手,问道:「我等你很久了,正想给你电话。」

田珺儿心中有鬼,脸上不自觉泛起一团微红,说道:「刚好我父亲在家,多说了几句,所以迟了一点,有事要找我么?」

她怎敢说出自己刚和张家雄经过一轮疯狂的交媾,但她极少在人前说谎,不免显得有点不自然。

单伟文道:「我刚才和二嫂通电话,她希望我今晚能够回家吃饭,我问她可否准备多一个人,她笑问我是不是女朋友,我只好承认了。怎样,你和我一起回去好么?」

田珺儿害羞起来,双手掩住俏脸:「你真是的,多丢人呀!」

「害羞什么,我们的事早晚瞒不了人,倒不如大方一些。二哥二嫂看见你,相信一定很高兴,赞我好本领,竟然结识到一位这样漂亮的女孩子。」

「好吧。」

田珺儿点了点头:「我们先去买些手信,毕竟是第一次去你家嘛。」

当施美云打开大门看见田珺儿时,真的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心想怎会有这样漂亮的女孩子,连忙招呼她进屋。

二哥单伟豪同样感到十分惊讶,在他心中,自己妻子的美貌,已经是难得一见的绝色,没想弟弟的女朋友竟有过之无不及!

「这是我二哥和二嫂,她是田珺儿。」

单伟文为大家介绍。

施美云一把牵着田珺儿的玉手,让她坐在自己身旁,显得非常亲热,和颜道:「珺儿你和伟文认识很久了吗?」

田珺儿第一眼见施美云,已觉得她美貌绝伦,现在看见她那和蔼的脸色,更是喜欢她三分,答道:「不是很久,我们都是港大的学生,但主修科不同。」

「哦,原来是港大同学。」

施美云点头一笑:「这样说你们是刚认识了。」

「嗯!」

田珺儿轻轻点头。

单伟文在旁道:「饭菜还没做好吗?」

「啊,对不起。」

施美云站起身子:「都准备好了,我们边吃边聊。」

单伟文和田珺儿走进饭厅,招呼她坐在身旁,彩姨从厨房陆续送上饭菜。

单伟豪向田珺儿问道:「父母亲干哪个行业?」

田珺儿道:「父亲是经营出入口,母亲是做服饰生意。」

单伟文向施美云笑道:「她母亲就是『品廊』的始创人,你想购买手袋,可以找珺儿,保证有折头。」

施美云喜道:「原来你母亲是『品廊』的老板。」

「嗯!」

田珺儿点头道:「如果二嫂不嫌弃品廊是个小牌子,欢迎光临。」

施美云笑道:「那我先多谢你了。」

单伟豪又问:「你家住在哪里。」

「就在附近。」

田珺儿道:「同样是巴丙顿道,就隔这里几栋房子。」

「是么?」

单伟豪和施美云都有些诧异,施美云道:「那我们是街坊了,你就要多多来这里坐呀。」

田珺儿点头一笑。

晚饭过后,大家在客厅聊了一会,单伟文向二哥二嫂说:「我想让珺儿看看我的房间。」

「好呀!」

施美云点头一笑:「但你房间乱岔岔的,不怕珺儿笑你吗?」

「才不是呢。」

单伟文牵着田珺儿站起来,向房间走去。

进入房间,田珺儿发觉并非施美云所说这么乱:「房间好宽敞呢,原来你也爱用视像聊天?」

单伟文点头道:「主要和旧同学聊天,也会和老妈对话。你呢?」

「我都很常用,因为妈和我爸分开了几年,想见妈又不是很方便,我们只好在视像聊了。」

单伟文上前从后抱着她,田珺儿扭转头问道:「你想怎样?」

「想吻你。」

嘴唇徐徐而下,田珺儿闭起眼睛,启开双唇,让他轻易长驱直进,二根舌头旋即你卷我缠,吻得异常亲热。

单伟文双手上移,隔着衣服包裹住两只乳房,田珺儿轻轻呻吟一声,却不阻止他,由他挤揉搓玩。

二人站着缠绵片刻,单伟文忍不住道:「我想要你。」

田珺儿从他怀里转过身子,牢牢抱住他熊腰:「这里不可以,会让你二哥知道,返回金钟我再给你好吗?」

「我实在忍不住了,只要我们不发声,二哥又怎会知道。」

「其实我也想要,但这里确是不方便。」

田珺儿踮起脚跟,吻着他道:「回金钟再给你好么?我答应你,今晚你想要多少次都可以。」

「好吧。」

单伟文见她如此坚决,也不好勉强她:「现在就回去好么?」

「嗯。」

田珺儿点头,对他微微一笑:「出去吧,不要让你二哥起疑。」

二人走出房间,施美云向他们笑道:「过来吃些水果。」

单伟文刚吃了一口西瓜,便听见单伟豪问田珺儿:「你也和伟文留守金钟?」

田珺儿道:「是,还有几个同学。」

「睡在街上很不方便吧,为何你们晚上不回家,早上再去金钟。」

「我和单伟文都有这个打算,再过几天,我们会回家睡觉和上学,下课后有空才会到金钟去。」

单伟豪道:「这就好,确实应该这样做。」

单伟文站起身道:「我们要回去了,同学都在等我和珺儿。」

二人今晚改乘公车返回金钟,走上公车上层,竟然一个人都没有,或许时间已经不早,甚少人在这个时段出外。

单伟文找了个后排三人座位坐下,二人手牵着手,至今仍不曾分开过。

田珺儿亲昵地靠贴着他,将头枕在他肩头上:「车上怎会一个人都没有!」

单伟文一笑:「大家可能知道我们在这里,所以全部避了开去,让我们有亲热的机会。」

「你坏死了!」

田珺儿轻轻打了他一下:「你脑袋就想着这种事。」

「我当然想,你看。」

单伟文示意她看看自己的裤裆,田珺儿不解,一看之下,发觉那里已搭起一个蓬帐,显然裤里的肉棒已经硬得笔直。

「你这人好过分,怎会无端端硬成这样子。」

单伟文笑道:「你的奶子一直压住我手臂,感觉软绵绵的,我怎能不兴奋。」

「丢死人了!」

田珺儿想移开身子,却被单伟文阻止住。

田珺儿一笑,反而将他一条手臂抱在胸前:「现在感觉怎样?」

「太妙了,简直妙不可言。」

单伟文正要伸手握住她一边乳房,却被田珺儿拍开他的手。

田珺儿不依道:「你好大胆呀,这样会有人看见。」

单伟文道:「怎会,车上又没有其他人。」

田珺儿指一指车头:「你看清楚,那里有个司机专用的反射镜,是用来留意公车上层的情况,你这样明目张胆,司机怎可能看不见。」

「原来有这种东西么?你不说我都不知道。」

「你似乎很少乘公车吧,这个并不是什么秘密,一般乘客都会知道。」

「遇着这个难得的机会,我真的有点忍不住,很想摸一摸你。」

田珺儿睨他一下:「坏蛋,难道你不懂得伸手进去吗。」

「对呀!」

单伟文给她一言提醒:「但我想直接摸你。」

田珺儿凑头到他耳边,轻声道:「我的内衣是前开式,看见吗。」

只见她伸手到胸前,双指隔着衣服轻轻一按,「啪」一声细响,已松开了胸罩,接着向单伟文微微一笑:「现在你可以为所欲为了,大色狼。」

单伟文大喜,一手便伸进她衣里,只觉满手饱胀,已牢牢握住一只丰乳。

「咿!」

田珺儿浑身畅美,将身子紧贴着他:「你轻一些嘛。」

单伟文点了点头:「你这对宝贝的手感真好,舒服吗?」

「舒服。」

田珺儿低低喘道:「人家……很喜欢给你玩的感觉,捻一捻我的乳头,这里会很敏感。」

「是这样吗?」

单伟文笑问。

「啊!」

田珺儿一连几个哆嗦:「珺儿要死了……」

才一下子,已令她浑身一软,整个上身俯在单伟文的大腿上,更让他方便行事。

单伟文在座位的遮挡下,索性扯起田珺儿的T恤,手掌在乳房上不住更替把玩。

田珺儿难过之极,体内的欲火不继地攀升,一手拉开单伟文的裤链,掏出那根七寸多长的大肉棒,一口便含住了龟头。

「啊!」

单伟文闷哼一声,强烈的快感不住从下身传来。

田珺儿手撸口吮,吃得津津有味,一对乳房却任由男人搓弄,直到单伟文忍无可忍,叫道:「不行了,再下去会射。」

但田珺儿却不罢手,反而吸吮得更紧,终于一大股阳精疾射而出,一下接一下,直灌满她小嘴。

田珺儿连吞几口,将精液尽数吞下,再用嘴舌为他细细舔洗干净,才慢慢坐起身,瞧着单伟文轻声道:「你射了很多呀。」

单伟文道:「刚才真是舒服,难为你了,要你吞掉它。」

「人家喜欢吃。」

田珺儿看看窗外,忙道:「快到金钟了。」

二人赶忙整理衣衫,不用多久,已亲亲热热走下公车。

色友点评

小说好看吗?给它打个分吧
快速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