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当前网址二维码

复制当前网址

恭喜,您已成功注册,可以使用包括观看视频在的所有功能。

请输入激活码激活账号,激活后可以享受更多福利。

已有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Email地址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Email地址
请勿使用10分钟临时邮箱
密码
6-15 个字符
确认密码
6-15 个字符
昵称
2-10 个字符,只能使用汉字、英文或数字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雨伞情缘》

成人小说

《小黄书》手机APP下载

成人小说搜索

雨伞情缘
加入小黄书福利群秘书的潜规则
雨伞情缘
作者:潜龙
第十六章 回家

这时画面已看见思雅脱去了上衣,露出一对形状极美的乳房,衬上她那绝美的娇颜,简直让人看得血液翻腾,当思雅解开下身的牛仔裤,那个老外已跪到她身旁,弯下身躯吻住她小嘴,一手握住一个乳房,另一只手掌已从思雅的裤头伸了进去,摸向她下身。

田珺儿看得心房直跳,刘景辉同时受到画面的影响,掀起田珺儿的T恤,伸手进入胸罩里,直接握住她一只丰满。

「唔……」

田珺儿轻呼一声,刘景辉用双指夹住她的乳头,令她全身颤抖起来。

刘景辉似乎仍不满足,索性脱去她的T恤,顺手解去田珺儿的胸罩,使她和画面里的思雅看齐。

田珺儿全没半点抗拒,由得刘景辉肆情纵欲,把玩自己的身体。

直到此刻,刘景辉终于感受到她的美好,当他双手抓住两个诱人的乳房,方感觉到那股柔软中的弹性,再加上乳头鲜红粉嫩,惹人垂涎,衬着一身细腻如脂的雪肤,在在都让人感到如此美好!见他一面搓揉,一面赞道:「珺儿你实在太完美了,你这对乳房,恐怕比思雅还要大上几分,美上几分。」

「是真的吗?」

田珺儿回过头去,一对水汪汪的美眸看着身后的男人。

刘景辉向她点了点头,接着吻住她小嘴。(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xyz)

田珺儿立即启唇相就,热情地和他亲吻起来。

电视机里突然响起一张娇柔的少女声:「哦!诺森,不要停……」

她用英语和那老外说。

田珺儿已再无馀暇去看画面,只顾着和刘景辉亲吻,直到刘景辉向她道:「珺儿你看看,那个诺森的肉棒大不大?」

当田珺儿将目光投向电视时,不禁掩住嘴巴,瞪大眼睛道:「好长好大,相信超过20公分吧?而且还这么粗,真不知你女朋友能否受得住!」

她盯着诺森的肉棒,这确是她见过最大最漂亮的肉棒,肉棒不但粗长,而且玉白坚挺,不似东方人都带着乌油油的棕褐色。

这时思雅已是全身脱得精光,张大双腿仰卧在床上,诺森依然跪在她身旁,把玩着她一只乳房,另一只手已盖在思雅的腿心,不住地为她挤揉着阴户。

「啊!诺森……你弄得我好舒服……」

思雅迷痴痴的伸手握住老外的大筋,为他撸动着:「不要停……千万不要停下来,好让我男朋友……看清楚……」

田珺儿一听,连忙望向身后的刘景辉:「她……她是和那个诺森约定,二人是……是存心要做给你看?」

「嗯!」

刘景辉点头道:「她早就和那个诺森表明已有男朋友,因为不想瞒住我,所以必须将过程拍下来,给我一个交代。」

「这……这简直是匪夷所思,你和思雅实在太开放了!」

刘景辉依然不愿意放手,一边把玩田珺儿的乳房,一边道:「今回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还有两套她和诺森的片子。这一切都是我和思雅的约定,但凡她和其他男人做爱,都会拍下来给我看。」

这时荧幕里的思雅,已经埋头到诺森胯间,吸吮着他的大龟头。

田珺儿看得目不交睫,浑身欲火已烧得她无比难耐。

刘景辉匆匆脱去身上的衣服,再为田珺儿脱掉下身牛仔裤,二人终于裸裎相对。

刘景辉一手将田珺儿抱入怀中,亲住她小嘴道:「珺儿你好美,实在令我很难忍得住……」

田珺儿回吻着他,玉手贪婪地抚玩他身下的肉棒,含情脉脉的向他道:「你若然忍不住就来要我吧,人家已准备好给你了……」

刘景辉似乎还不想马上进入她,只见他身子一跨,已趴在田珺儿双腿间。

「你……你想怎样?」

田珺儿才一说毕,刘景辉已扳开她一对玉腿,双眼盯着她那娇嫩的花户。

田珺儿看见他那目定口呆的样子,忽然生出一股羞意,正想用手遮掩住,却被刘景辉阻止住。

「真没想到你的小屄如此漂亮,还这般玉雪可爱,确实太诱人了!」

话后凑头上前,大口大口舔吃起来。

「咿……」

田珺儿连忙揜住嘴巴,只觉灵活的舌头不住乱挑乱钻,弄得她好生难过,却又美得让人发昏,当刘景辉用指头揉挤那枚阴蒂时,田珺儿终于忍受不住:「啊!不要……不要弄那里,会……会让我受不了……」

便在田珺儿享受刘景辉舔弄之际,荧幕里又传来思雅的呻吟声,田珺儿张开水眸看去,已见思雅仰卧在床上,阴户里正包裹着诺森的大肉棒:「啊,你好大……插死思雅了……」

诺森正不停地抽出插入,而思雅的呻吟声,却毫不间断的全送入田珺儿耳朵中。

田珺儿眼里瞧着电视的淫艳情景,下身享受着男人的舔弄,叫她如何受得了,阴道里犹如失了控一般,不住地抽搐喷水,全身都抖动起来。

刘景辉舔吮一会,站起身子,下身那根肉棒已硬得斜指霄汉,吸引着美人的眼球。

田珺儿淫兴正炽,靠前身躯一把握住肉棒,撸动几下,已急巴巴的将龟头纳入口中,放肆地吸吮。

「嗯!好爽……」

刘景辉吐出一声满足,双手捧着田珺儿的俏脸,缓缓抽送起来。

田珺儿使出手段,小嘴牢牢叼着男人的龟头,玉手却为他撸个不停,不住刺激着男人的欲望。

刘景辉知道再这样下去,必定会爆发出来,连忙说道:「先停……一停,我……我要进去了……」

田珺儿吐出肉棒,向他点点头。

刘景辉把她放倒在沙发上,令她仰天卧好,田珺儿自动张开双腿,抬花展蕊,示意他插进来。

刘景辉握住肉棒抵到阴道口,将龟头轻轻揉着她的娇嫩,弄得田珺儿心痒难搔,不停摆腰晃臀,心里忽然想起单伟文,暗说一声对不起:「你心爱的珺儿又要背叛你了,人家快要被另一个男人插进去了。啊……」

思念未落,粗大的肉棒已一捅而入,劲点向花心。

这一下难言的胀爆感,令田珺儿险些便要丢出来:「哦……景辉……」

「你里面好紧好窄,真舒服……」

刘景辉垂头看着自己的肉棒,发觉仍无法全根尽没,忍不住又道:「原来你的容量这么浅,实在太可爱了。」

话后徐缓抽动,下下尽抵靶心,酸得田珺儿浑身剧颤。

「感觉真好,你下面套得我好舒服……」

刘景辉由衷赞说,伸手握住她一只美乳,接着急急疾送:「你真的很紧,这般短浅的阴户,相信仍要一番功夫才能全根插进去。」

刘景辉一面说一面加力度,龟头竟然越顶越深,终于齐根没了进去。

「啊……好深……」

田珺儿咬住手背,只觉肉棒的压力一次大过一次:「入得太……太深了,从没有过这……这么深……」

刘景辉奇怪起来:「你男朋友难道也没有插到这么深?」

田珺儿星眸半张,摇了摇头道:「他……他从来不会进得……这样深,他知我怕痛……」

刘景辉道:「你男朋友对你真好,这般疼爱你。其实女人的容纳度相当大,女孩子一但兴奋起来,就会慢慢适应男人的长度,要容纳比我更长更大的肉棒,其实一点也不艰难。现在我已经全部进去了,你可有疼痛的感觉?」

「没有,但很酸很胀。」

田珺儿道:「不过这感觉很舒服。来吧,不要停下来,继续疼爱我!」

田珺儿伸手攀上他肩膀,要刘景辉将身子贴住她。

刘景辉趴在她身上,胸膛挤压着她的丰满,接着一口便吻住她小嘴,腰板加力,直捣得美人呜呜娇啼。

一轮有力的抽插,刘景辉忽地拔出了肉棒,探指到田珺儿小屄里,狠狠的抠扣起来,田珺儿美得喉头呵呵直响,淫水猛地喷溅而出。

抠得数十下,刘景辉再度把肉棒插回去,抽送一会,又再次拔出肉棒,用嘴在阴户吸吮一番,再次插回阴户。

如此四五回过去,已把田珺儿弄得死去活来,高潮不断。

没过多少时间,刘景辉突然大刺刺的坐起来,背靠着沙发,伸手扶起田珺儿道:「你背过身子坐到我上面来,看着电视机,我想你看看诺森如何肏弄思雅,为我们助兴。」

田珺儿早已给他干得淫火高烧,迷迷煳煳便跨腿坐到他身上,还主动提起他的肉棒,对准阴户一下便坐了下去:「啊!好满……」

刘景辉双手从后绕到前面来,握住田珺儿双乳,将她身躯稍稍往后靠,下身一条肉棒却疾顶勐送,捣得田珺儿魂飞天外,快感一浪浪涌来:「啊!好……好深,好……舒服……」

「你有没有看见,思雅一个小小的美人屄,竟然将诺森整条阳具吞掉,看她现在这副失神模样,肯定已美到极处。」

「嗯!那……那个诺森真……真的好粗好长,我看见都……有点怕……」

田珺儿配合着刘景辉的动作,抬高臀部,任由他的肉棒在自己阴户奔驰。

二人在沙发干了将近一小时,刘景辉才射出浓浓的热精,接下来经过一轮拥吻爱抚后,荧幕的片子亦已全部完结。

刘景辉问田珺儿今晚会否留下来,田珺儿想了一想,看见时间已经不早,便索性在这里睡一晚,回身搂着他道:「难道你还不够吗?」

刘景辉微笑道:「看着你这个大美人,怎可能要得够。」

田珺儿连忙吻住他:「我都想再要,今晚我就留下来让你要个够。」

当晚,二人一口气又来了两次。

田珺儿早上起来,已是九点多钟,看见刘景辉还未睡醒过来,便轻手轻脚爬下床去,玉足刚碰上地板,手臂已被刘景辉握住:「这么早就离去?」

田珺儿回过头来,向他点头一笑:「我约了男朋友,你多睡一会!」

刘景辉握住她的玉手,引领到自己肉棒上。

田珺儿低声道:「你真是好缠人!」

说完弯下身子,张口含住他的龟头,直到肉棒完全硬起,便骑到他下身,挽住肉棒送入阴户中:「唔!好舒服……」

接着趴到他身上,把一对美乳压在他胸膛,脉脉的瞧着他道:「坏人,再让你射一回好么?」

刘景辉笑道:「当然好,不过不要在这里,我们到浴室去。干完后你好好洗个澡,免得你男朋友起疑。」

田珺儿听见,一笑点头。

午间,单伟文和田珺儿约了在麦当奴见面,当单伟文第一眼看见她时,不知怎样,却发觉她今天特别漂亮动人,神采奕奕的,且一脸挂着迷人的笑容,忍不住说道:「珺儿,你今天看起来特别美!」

田珺儿微微一笑:「莫非我平日就不美吗?」

「不!」

单伟文连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你今天看起来特别漂亮,有什么高兴事吗?」

他又怎会知道,自己这个美绝人寰的女朋友,昨夜却送了他一顶大大的绿帽子,竟和别的男人欢好了一夜。

田珺儿想到和刘景辉的淫乱情景,不禁脸上一红,只答了一句:「是么!」

二人吃东西时,单伟文忽然向她道:「一会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要去哪里?」

田珺儿抬起头来,怔怔的瞧着他问。

单伟文一笑道:「暂时我不说你知,一会你就知道。」

田珺儿给他一个微笑:「神秘兮兮的,不知你又搅什么玄虚!」

用过午膳,单伟文和田珺儿乘车直奔南湾,目的地却是单伟文的老家。

当来到家门前,田珺儿看着他问:「这……这里是谁的家?」

她看见门口的气派,显然就是家赀巨富的宅第。

「一会你就知道。」

单伟文牵着她的玉手,直走向住宅大门。

田珺儿看见眼前这栋豪宅,虽然只有三层高,但占地极广,基本接近六至七千平方米。

而屋前私家路两旁,全是绿油油的草地,不远处隐约可见一个大泳池,如此富豪之地,她还是第一次踏足。

门铃响过不久,一个中年女佣人打开了大门,看见单伟文,便叫了声少爷!田珺儿在旁听见,睁大眼睛看着他:「你……」

单伟文微笑点头,牵着她直奔客厅,只见接近三百平方米的大厅,装饰得富丽堂皇,除了一个大型酒吧外,中央还放着两组豪华沙发。

另一个女佣看见单伟文,同样叫了声少爷,单伟文连忙向她问道:「妈呢?」

「应该在房间。」

那女佣瞧瞧单伟文牵着的女孩子,不由露出一个赞羡的目光,接着问单伟文:「少爷,要我去叫太太吗?」

单伟文点了点头,牵着田珺儿坐在沙发上,开门的女佣已送上两杯热茶,田珺儿说了声多谢。

单伟文向那女佣道:「季姐,她叫田珺儿,是我的女朋友。」

季姐微笑道:「田小姐你好!」

接着向单伟文道:「少爷你的本事可不小,能够认识一位如此漂亮的女朋友。」

田珺儿听见,脸上不由升起一抹好晕。

单伟文一笑:「季姐你也小觑我了,到现在你才知道我的本事。」

季姐又是一笑,便转身离去。

田珺儿连忙问道:「原来这里是你的家,没想到你是一位豪门大少爷,为何不早点和我说?」

单伟文道:「又不是什么大事情,有什么好说。」

旋即瞧着田珺儿,又道:「不要这样看着我好吗。没错,我父亲确是很有钱,但都是他的事,一切都和我无关,我不但没有为这个家赚过一分钱,至今仍使用着家里的钱,有什么好炫耀的。」

单伟文的母亲王丽芳缓步走进客厅,远远便看见儿子身旁的田珺儿。

刚才她听了佣人的说话,说单伟文带了一个女孩子回家,而且长得非常漂亮。

当时王丽芳仍有点不相信,现在一见之下,心里不由一阵欢喜,暗想:「好小子,竟然找到一个大美女做女朋友,这个女孩子的身材样貌,看来比伟豪的老婆还要好上几分。」

二人看见王丽芳走来,都站起身子,王丽芳一笑道:「不要客气,请坐。」

单伟文为二人介绍后,向母亲道:「珺儿是我的同学,都是念港大,而且是住在二哥的附近。」

王丽芳点了点头,脸上满含笑容对田珺儿道:「珺儿你坐到我身边来,让我看清楚你。」

田珺儿羞怯怯的坐到她身边,王丽芳握住她的玉手,问道:「你父亲在哪里办事?」

田珺儿道:「他是出入口商人。」

王丽芳越看越觉田珺儿漂亮动人:「唔,很好!你和伟文是在大学认识?」

「嗯!」

田珺儿点头,她不知道王丽芳是否赞同这个学生运动,不敢说自己是在金钟示威时,才开始和单伟文交往。

王丽芳起先是不想单伟文这么早结识女孩子,但看见田珺儿后,她开始改变了这个念头,心里暗想:「若然得到像珺儿这样漂亮温柔的媳妇,实在是单家的福气。」

接着道:「我还以为你们在念大学之前已经认识。」

田珺儿摇头微笑:「不是的,我们之前只在街上碰过几次面。」

「这就是了。」

王丽芳似乎已明白到一件事,瞧着单伟文道:「原来你拒绝爸不到美国哈佛念书,就是想继续在二哥家里住,是不是?」

单伟文连忙摇手:「不是,不是!妈你误会了,我哪时还没见过珺儿,又怎会和这件事扯上关系。」

「是这样吗?」

王丽芳还是不大相信:「好了,是又好,不是又好,你好好考进港大,但你老爸还要你去美国念书,我就一万个不赞同。」

单伟文笑道:「妈是不是舍不得我离开你?」

王丽芳一笑:「你这个捣蛋鬼,我巴不得你去得远远的,眼不见为干净。」

田珺儿忍不住「噗哧」一笑,看看单伟文。

王丽芳轻抚着田珺儿的玉手,说道:「伟文的性子就和他二哥一样,老是不肯听老爸的说话,时常说自己有自己的理想,他二哥宁可放弃家族的生意,都要去做医生。而伟文就更加不听话,总要和父亲拗个脸红耳热,他这副德性,你和他交往,真是要好好想一想。」

单伟文赶忙道:「妈,你不要乱说好不好!我只是不想太倚赖爸而已,怎有你说得这样可怕!」

田珺儿微笑道:「伯母,其实伟文对我很好。」

「妈你听见没有。」

单伟文一笑:「不要老说儿子的不是。」

三人说了好一阵子,才听单伟文道:「我想带珺儿四处看看。」

「也好!我都约了你三姨喝茶,时间也差不多了。」

王丽芳接着向田珺儿道:「你要多来这里坐,陪一陪伯母说话,知道吗?」

田珺儿自然点头答应。

单伟文和田珺儿在屋内屋外逛了一会,便来到单伟文的房间,当打开房门后,田珺儿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看着这间足有一百平方米的大睡房,愕然道:「这……这是你的房间。」

「嗯,不错吧?」

单伟文点头道:「虽然这里比二哥家的房间大了很多,但我觉得那里更适合我,只走两步就能够坐到电脑桌去,再走上几步,就可以出到客厅,方便得很。」

「你是在向我扬耀吗?」

田珺儿一笑,指着一个装有磨沙玻璃门的房间,问道:「这是你的衣帽间,可不可以看看?」

单伟文点头一笑,走上前打开衣帽间的大门。

田珺儿一看,显得有些奇怪:「怎会就这么少衣服,而且大部分都是些T恤牛仔裤。」

「很奇怪么?」

单伟文笑道:「很多衣服我都拿到二哥家去了,况且我这个年纪,当然是穿这种衣服。」

田珺儿微微一笑,搂住他道:「像你这样家世的少爷,我还以为像电视剧集一样,衣帽间里都挂着一列列名贵服装,领带有条不紊的排了一行,柜子下面整整齐齐的放着数十对名贵鞋子。」

单伟文一笑:「不要说成像韩剧般这样夸张,爸虽然给了我一张附属金咭,但我很少拿出来用,因为实在不需要。况且我和老爸说过,绝对不会多用他一毛钱,就连司机我都不用他的,这就是我做人的宗旨。」

田珺儿踮起脚跟亲了他一下:「唔,我明白的。看你家中的气派,相信比家雄的父亲还要有钱得多,但你一点都没有家雄这种二世祖性格,真是很难得呢!」

单伟文拥抱住她:「得到你的称赞,比谁人都强。」

话后,吻上她小嘴,田珺儿热情地作出回应,立即向他送上香唇。

二人站着拥吻了一会,单伟文已难忍受这股甜蜜的激情,隔着衣衫摸向她乳房:「我现在想要你。」

「嗯!」

田珺儿张着水汪汪的眼望瞧着他:「我也想要,就只怕这里不方便,会被你家里的人知道。」

单伟文摇头道:「你可以放心,刚才妈已经外出,那些佣人更不会无故打扰,就算我和你弄个天翻地覆,绝对没有人知晓。」

田珺儿再吻了他一下:「那我们还等什么,人家现在就要你爱我。」

单伟文也不多说,一把牵着田珺儿,直走向自己的大床。

色友点评

小说好看吗?给它打个分吧
快速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