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当前网址二维码

复制当前网址

恭喜,您已成功注册,可以使用包括观看视频在的所有功能。

请输入激活码激活账号,激活后可以享受更多福利。

已有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Email地址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Email地址
请勿使用10分钟临时邮箱
密码
6-15 个字符
确认密码
6-15 个字符
昵称
2-10 个字符,只能使用汉字、英文或数字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雨伞情缘》

成人小说

《小黄书》手机APP下载

成人小说搜索

雨伞情缘
加入小黄书福利群秘书的潜规则
雨伞情缘
作者:潜龙
第十七章 爆光

星期一早上,单伟文和田珺儿如常上课,二人在本部大楼外便分道扬镳,田珺儿独自走着间,刘景辉突然从后跟了上来:「嗨!你很早呀。」

田珺儿向他微微一笑,回了一句早晨,彼此并肩而行,全没半点亲昵的动作。

刘景辉开声问道:「你昨天为何不接我电话?」

田珺儿道:「我当时和伟文在一起,有点不方便。对了,昨日你找我有什么事?」

刘景辉一笑道:「没有什么要事,只是想问一问你,你晚上没有回家,男朋友可有起了疑心。」

「你就为了这件事,才追上来和我说话?」

田珺儿疑惑地瞧着他,含笑道:「恐怕是另有目的吧!」

张家雄同时看她一眼:「我不敢否认,因为和你在一起的感觉太美妙了,确实令人回味无穷,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田珺儿轻轻一笑:「你不可忘记,伟文才是我的男朋友,前晚我们这样,虽然说不上是意外,但你和我心里都相当清楚,这只不过是彼此霎时间的冲动。」

刘景辉点了点头:「我当然清楚,但这种冲动或许会延续下去,对不对?」(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xyz)

「或许吧!」

田珺儿向他投了一个可爱的笑容:「不知为了什么,那晚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感觉特别放得开,可能我们心中已各有所属,没有情爱的牵绊吧!」

刘景辉似乎很认同,点头道:「说得很对。」

接着道:「免得让人怀疑,我还是先走一步,以后我给你电话,你记紧要接听哦!」

田珺儿看着他的背影,禁不住摇头一笑,心想:「这个人果然有点与众不同,不似那个家雄,老是对我死缠活缠。」

当晚单伟文仍有课要上,无法陪田珺儿回家。

就在她接近住所时,远远便看见张家雄站在大厦的入口处,田珺儿的眉头微微一聚,已看见张家雄迎上前来:「我在门外等你很多了。咦!为何那个小子没有和你在一起?真是难得。」

田珺儿没有回答他,只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你也太善忘了,我们早已约定每星期要见面一次,但今天已是第十天,你仍没有电话给我,难道你已忘记自己的承诺?」

田珺儿道:「因为这段时间有点不方便。」

「现在应该方便了吧。」

张家雄一笑:「今天我家里没有人,正好是我们快活的好日子,你可不能再找其他藉口,要不我就将我们的事全部捅破,假若你那个情哥哥知道后,不知会有什么感想!」

「你……」

田珺儿瞪大眼睛瞧着他:「你……这个无赖,是在要胁我吗?」

她听见张家雄这番说话,终于看清楚他这副无耻德行!田珺儿现在真的有点后悔,自己当初为何会答应他这个诺言!张家雄也不理会她,一把牵着她的手,田珺儿用力一甩:「放开我。」

「好,好!」

张家雄道:「但今天你一定要遵守自己的承诺。」

田珺儿自叹无奈,她确实不想让单伟文知道这件事,只好顺从了他。

转眼又过了几天,单伟文送了田珺儿回家,一进入家门,施美云便向道:「你有一封信件,我已放在你书桌上。」

单伟文应了一声,回到自己的房间,果然看见桌面上有一封信,是以挂号方式寄送。

他拿起来一看,感觉内里有一件的东西,入手轻轻的并不很重,心想:「是谁寄来的,这到底是什么?」

当他打开一看,发觉内里并无信纸,只有一件用纸包裹住的东西,拆开一看,原来是个USB手指,单伟文心里奇怪,启动了电脑,便掩上房门更换衣服。

单伟文换了衣服,坐到电脑前,插进手指,却是个视频档桉,点击打开后,立时双眼发呆,竟然看见田珺儿坐在床边,正被一个男人拥抱住,而那个男人却是张家雄。

单伟文的脑袋不由轰然作响,已心知不妙,双眼紧紧盯着画面。

只听张家雄道:「珺儿,你真的很美,叫我怎舍得放弃你。」

话后凑头过去,吻住田珺儿的小嘴,随听得她轻轻「嗯」

了一声,自动张开樱唇,竟然和他热吻起来。

单伟文看得五孔生烟,当看见张家雄伸手到田珺儿胸前,用力握住她一只乳房时,单伟文真想一拳打向显示屏:「他妈的,珺儿竟然没有阻止他!」

只见张家雄隔着衣衫不停搓揉着乳房,直弄得田珺儿鼻息呼呼。

「你这对奶子真是很丰满,手感实在太美了,如何玩都这样叫人兴奋……」

张家雄抽离嘴唇道:「来,看着我的眼睛,我要一面摸摸你,一面看着你这张漂亮的脸蛋。」

「不要这样。」

田珺儿口里虽然这样说,双眼仍是看着他:「你想要我的身体就快一点,别弄这么多花样,到时你忍不住射了出来,又不知要纠缠人家到什么时候。」

「你不用心急,我今天总会让你爽到够。」

说完,掀起田珺儿的T恤,在她半推半就下,一下子便给张家雄将上衣脱去,接着动手松开她的胸罩,田珺儿一对形状极美的乳房,即时落在男人眼前。

张家雄啧啧连声,大赞起来:「好美丽丰挺的奶子,你这对宝贝实在太诱人了……」

见他连忙凑头上前,张口叼着田珺儿一颗乳头。

「哦……」

田珺儿一张俏脸勐地高高仰起,美美的轻呼一声,用手捧着他脑袋,微挺酥胸,任由张家雄放肆。

单伟文简直悲愤填膺,他全没想到田珺儿竟会如此投入,更奇怪的是,明明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瞒住自己出轨,下面的阳具竟不自觉地勃了起来。

「唔!家雄……不要这样用力吮……」

田珺儿不住发出妩媚的呻吟声,每一声都像利针一样,狠狠刺进单伟文心房。

张家雄手口不停,一边享受着乳房的美肉,一边用手去脱田珺儿的短裙,只是片刻功夫,便将田珺儿上上下下全脱了个清光。

看见张家雄用力吻住田珺儿小嘴,手掌快速地移到她腿心,田珺儿自动把玉腿分开,娇喘着道:「啊!摸我……帮我弄湿它……嗯!好舒服……」

「弄湿它又怎样?」

张家雄抽开嘴唇,盯着她问。

「让你……让你下面插进去……啊!你的手指入……入得好深……」

田珺儿如此淫荡的说话,单伟文至今还没曾听过,真个是又气恼,但又感到异常刺激,胯下的阳具实在硬得难以忍受,连忙脱掉裤子,牢牢握紧下身的阴茎,不停自撸自娱。

张家雄粗嗄的说话声再度响起:「你……你下面湿得好厉害,流了很多水出来……」

凭他那喘促的声线,已知他相当兴奋。

「嗯,我……我知道……」

田珺儿突然捧住他脑袋压向自己的胸口,不住把一只乳房往他脸上挤:「继……继续弄人家……啊!好舒服,舔我……人家要你舔……」

单伟文见她如此主动,还满口淫荡的说话,让他几乎便要射出来,忙即强行忍住心神,暗骂:「妈的,她怎会说得如此淫荡,我和她做了这么多次,都不曾听过这种说话?」

只见张家雄突然趴到田珺儿的腿间,双手扳开两条美腿。

单伟文看见,心房不由「噗通」地跳,已知他想要做什么事情。

果见张家雄再把田珺儿的玉腿大大张开,露出那娇嫩诱人的阴户。

单伟文睁大眼睛看去,见那玉雪嫩腻的花户已经湿成一大片,便知田珺儿已到达情欲的高峰,等待着张家雄的进入。

张家雄双眼紧盯着美屄,一笑道:「只是弄了一会,小屄便湿成这样,你真敏感!」

说话一落,便「唧唧习习」大吃起来。

「哦……」

田珺儿美得咬紧拳头,双腿不停地抖动。

看见张家雄手口并用,不住又掘又吮,吃得津津有味。

过得一会,田珺儿浑身突然剧颤起来。

单伟文简直心痛如绞,知道她快要高潮了。

果然如他所料,忽见田珺儿双手抓紧床单,下身一连几个强烈的抽搐,竟然喷出大股淫水来,射了张家雄一嘴一脸。

单伟文见她竟被张家雄弄到潮吹,整个人都呆了一呆,他简直是倒翻了五味瓶,甜、酸、苦、辣、咸,心里真不知是何种滋味!张家雄一脸自豪的站起身子,脱去上身的衣服:「你来帮我脱裤子。」

田珺儿高潮过后,早已软倒在床,听见他的说话,还是勉强撑起身子,为他解除下身的障碍,直把他的内外裤子全脱了下来。

即见张家雄晃着一根十五公分的肉棒,笑道:「你看它硬得多厉害。」

田珺儿也不答他,伸出玉手握住阳具,撸动了一会,便开始为他舔起来。

单伟文直看得脑袋发胀,他真不敢相信屏幕里这个漂亮的女孩子,竟会是自己最心爱的女朋友。

田珺儿用手为他撸屌,小嘴却含住男人的龟头,卖力地吸吮,不用几分钟,已弄得张家雄舒爽无比,从喉间不停发出「呵呵」的喘息声。

又过了一会,张家雄确实受不住这股美妙的折磨,连忙抽出肉棒,道:「我现在……就要你,而且要看着你给我送进去!」

田珺儿欲火正炽,依顺地移动身子卧到床中央,张开一对玉腿,便向张家雄道:「你跪到我这里来。」

张家雄连忙跪到她双腿间,田珺儿一把握住他的肉棒:「它好硬喔!」

撸了几下,便将龟头抵到阴户前,慢慢把个龟头塞进阴户里:「啊……家雄……」

「好紧……」

张家雄只觉内里又湿又紧,轻轻一送,又进入了半根,问道:「还想不想再要?」

田珺儿一对玉手抓住他大腿,点头道:「珺儿要,快……快全部插进来,人家要你……」

单伟文看见田珺儿的举动,简直气得裂眦嚼齿,果见张家雄缓慢推进,整根阳具已全部没入田珺儿小屄中:「好舒服……喜欢我插你吗?」

「嗯!喜欢……」

田珺儿美得星眸迷离:「快动吧,人家忍不住了……」

张家雄一笑,立即「噗唧噗唧」抽插起来。

田珺儿给他突然发狠一冲,登时美得仰首呻吟,一对美乳随着抽插的动作,不停地晃来晃去。

张家雄双眼紧紧盯着她,口里赞道:「珺儿你实在太美了,尤其你做爱时这种娇柔媚态,简直可以杀尽天下的男人!」

田珺儿只觉龟头不停刮着膣中的娇嫩,阴道变得越来越美,而且渐渐蔓延至全身:「啊……好舒服,抱我,人家要……要你抱我……」

张家雄当然不负她所望,立即趴到她身上,用胸口压住美人的娇躯。

田珺儿连忙圈着男人的脖子,樱唇贴向他嘴巴,娇喘道:「再用力插,嗯!你……你弄得我好舒服,不要……不要停下来……」

「我不会停……」

说话一完,马上吻住她小嘴。

只见二人吻得火盛情涌,张家雄一手拿住她一个乳房,下身奋力疾捣,如此弄了数分钟,张家雄突然道:「我想你背向着我,骑到我身上?」

田珺儿和刘景辉也曾用过这一招,她也不再说什么,便依照他的吩咐,背着他骑到他胯处,半蹲着身子,反手拿起男人的阳具,对准自己的阴户又坐了下去:「好满、这下好深……」

旋即晃动腰肢,疾提急落的套弄起来。

张家雄用手扳下她的身躯,让她的背部贴着自己的胸膛,双手同时绕到她胸前,握住田珺儿一对乳房,又搓又揉,而下身那根贪婪的肉棒,却不停往上捅:「啊!好爽……」

这一个角度,原来刚好对正摄影机镜头,教单伟文看得一目了然。

单伟文心中一团怒火无从发泄,只看得握拳透爪,使劲撸着自己的肉棒,心想:「你这个混蛋好毒呀,存心叫珺儿摆出这个淫荡的姿势,好叫我看清楚你二人的淫行!」

单伟文牢牢盯着眼前的情景,只见一根肉棒从下而上,不停在阴户里进出,力度又凶又勐,直干得田珺儿花汁四溅,不住口呻吟。

这个动作维持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张家雄叫了一声:「来了,来了……」

单伟文即刻在心里大叫:「不要,珺儿你不要让他射进去……」

一念未毕,已见张家雄把肉棒紧紧抵住花穴,腿心一抖一抖的,显然已在阴道里射精。

「啊……好烫……」

田珺儿长长嘘了一声,似乎十分满足。

待得张家雄抽出肉棒,一道白浆从田珺儿阴户里流出,沿着股沟往下淌!单伟文看见,再也忍不了这分难言的刺激,腰眼一麻,即时射了出来。

待得单伟文把精液抹乾抹净,屏幕上的二人拥抱在一块,不停亲吻爱抚。

单伟文一气之下,关掉了视频,不想再看下去,心里只叫着:「好呀,你二人竟敢瞒住我做出这种事!」

只见单伟文趴在书桌上,双手抱着脑袋,不停在想:「这个混蛋显然是在向我挑战!但珺儿对我说过,以后不会再和他见面,而且已经很久没有和他来往,但现在来看,这分明都是骗我的说话!可是……可是她对我这么好,又不像是作假,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单伟文越是想,脑袋就越是溷乱,忽地,脑里突然闪过二嫂施美云的影子。

单伟文立即坐直身躯,自忖:「这个视频,相信珺儿一定不会知道,明显是那个混蛋一人所为,其目的就是想拆散我和珺儿!」

「没错!」

单伟文一拍大腿:「目前不论里面仍有什么秘密,但到了现在,我和珺儿可以说是到达分手的边缘,彼此既然要分手,就算让二嫂知道,相信亦不会有任何影响。二嫂身为女人,又是过来人,看女人一定比我强得多,为何我不去请教二嫂,看看她有什么意见。」

一想到这里,单伟文立即走出房间。

这个视频并不很长,只是短短不到半个小时,施美云便将视频全部看完,单伟文连忙问道:「二嫂,你怎样看?」

施美云微微一笑:「好小子,你这个女朋友真是不赖,不但样子漂亮,身材也是没得说,连我身为女子,看了都对她产生兴趣。」

「不要说笑嘛!」

单伟文急得搔耳抓腮:「你觉得怎样?」

「这个张家雄如此做作,你我心里都明白,他的动机已经很明显。但你可有发觉珺儿开头的表情,似乎是对他非常冷淡,言行举止都有些很无奈,依我来看,重点就是在这里。一就是二人刚吵闹过一场,二就是珺儿为势所迫,所以才和他上床。」

「是吗?」

单伟文再次打开视频,仔细地留意田珺儿开头的表情。

「看见吗?」

施美云指着屏幕道:「你留意珺儿的说话,『你想要我的身体就快一点,别弄这么多花样。』这一句是带有很不耐烦的味道,对喜欢的人绝对不会用这种语气,珺儿显然是想他快些草草了事,希望他不要再纠缠自己。」

「对呀!」

单伟文道:「你看,珺儿的眼神,还微微透着不满之色。」

施美云道:「所以我说,内里必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但在单伟文心里,又感到有点不明:「可是我发觉珺儿相当配合他,而且也很主动,还要那个家伙去吻她,这又是什么道理?」

「我听你说,这个张家雄是她以前的男朋友,而且早在一年前,二人已有了肉体关系,对吧?」

施美云问,单伟文点了点头。

施美云又道:「既然他们是旧相好,珺儿对他的厌恶心,多多少少都会减了几分,况且张家雄还是她第一个男人,对女孩子来说,除非他们曾经发生过重大的仇怨,要不是,这是一件是很难磨灭的事情,这点你一定要知道。」

单伟文点头道:「关于这一点,我都听人说过。」

「你还要懂得女孩子的生理反应,女人任你平日是多么害羞,多么矜持,一但被挑起了性欲,大多都会变得不大理性,脑子里只求获得更多的快乐,更多性爱的高潮,举止亦会渐渐显得淫荡起来。珺儿年纪还轻,更难控制这种肉欲的刺激,她在张家雄面前做出亲热的事情,也是能够理解的,你不要将这种事太放在心上。」

「这样说我该怎样办,难道对此事就不闻不问,这个我绝对做不到,就算珺儿有什么难言之隐,我都要弄个清楚明白。」

「这个当然。」

施美云道:「我首先问你,如果珺儿真是受到他胁要,你还会放弃她吗?」

「老实说,虽然我看见视频很生气,但我真的不想和珺儿分开!」

单伟文道:「二嫂,你认为我要不要直接问珺儿,大家好好说清楚。」

施美云想了一想,摇头道:「这样吧,女人和女人说话会方便些,你就把此事交给我,让我为你向珺儿探问清楚因由,到时你再作决定好么?」

单伟文想想也对,他确实担心自己如何开口好,便点头同意。

次日,单伟文找了个藉口离开住所,却由施美云约会田珺儿见面。

田珺儿应约来到,发觉单伟文不在,便向施美云问道:「二嫂,伟文呢?」

施美云微笑道:「他突然有点事出去了,一会便回来。」

接着又道:「珺儿,我有一事想问问你,我们到伟文房间去好吗?」

田珺儿一笑点头。

二人进入房间,施美云牵着她的手在床边坐下,问道:「珺儿,你现在是否还有和以前的男朋友来往?」

田珺儿心里吃了一惊,一时反应不来,不知如何回答她是好。

施美云一笑,又道:「我不妨说明白一点,你现在还继续和张家雄见面,而且还瞒着伟文和他做爱,是不是?」

田珺儿一听,几乎就要昏过去,脸上立即烧红起来,心房同时跳个不停,低垂着头不敢做声。

「你知道么,那个叫张家雄的人,寄了一个你和他做爱的视频给伟文,他的用意是什么,暂时我们不用去理会。但你也该想到,伟文看见那视频后,他的反应会怎样,相信你一定很清楚。」

「家雄……家雄他怎可以这样做,太无品了!」

田珺儿的眼泪倏地涌了出来。

施美云拿过纸巾为她抹去泪珠,温柔道:「你不要难过,我和伟文都看得出,你一定有什么隐衷才会这样做!现在都到了这个关节,你就该详详细细和我说,我们才能够帮你。」

田珺儿也知再无法隐瞒,握住施美云的玉手道:「二嫂,你要帮我,我……我实在不想和伟文分开,你帮帮我……」

「好、好……」

施美云轻轻抚着她小手:「你先对我说清楚。」

田珺儿只好将一切和她说了。

言下之意,是因为不想张家雄纠缠自己和单伟文交往,才会答应做他的「炮友」,每星期见他一次。

施美云听后,禁不住叹了一声,摇头道:「你这个傻孩子,这种事你都会应承他,去相信他!像你这样漂亮可爱的女孩子,他怎会因为你说分开,就乖乖的和你分开。他就算得不到你的心,也不会轻易放弃你的身子,必然会使出种种手段纠缠你,甚至会要胁你。张家雄要你做他的『炮友』,这只是他的权宜之计!」

田珺儿低垂着头,泪水又再忍不住,淌了个不停。

「不过,这个张家雄也实在太蠢了。」

施美云道:「他以为寄了这视频给伟文,就能够让你们分开,其实是正好相反。」

田珺儿听她这样说,不由抬起头来,张着水汪汪的美眸瞧着施美云。

「我很清楚你在伟文心中的地位,我相信伟文不会因你受到他要胁,而要和你分手。张家雄这样做,只会让你对他更死心,从此不再受他胁迫。」

田珺儿点头道:「他……他这样对我,我绝对不会原谅他。」

「这就是了。」

施美云拍拍她的手:「你之前已和他有过肉体关系,现在你虽然瞒着伟文和他好,也只是跟他多做几次而已,实算不上什么,但打后张家雄的损失可就大了。他不但让你看清楚他的人格,而且还会永远失去你。珺儿,以后你不论有什么事情,不妨和我说,我都会乐意帮你,知道吗?」

「嗯!」

田珺儿点了点头。

色友点评

小说好看吗?给它打个分吧
快速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