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当前网址二维码

复制当前网址

恭喜,您已成功注册,可以使用包括观看视频在的所有功能。

请输入激活码激活账号,激活后可以享受更多福利。

已有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Email地址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Email地址
请勿使用10分钟临时邮箱
密码
6-15 个字符
确认密码
6-15 个字符
昵称
2-10 个字符,只能使用汉字、英文或数字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雨伞情缘》

成人小说

《小黄书》手机APP下载

成人小说搜索

雨伞情缘
加入小黄书福利群秘书的潜规则
雨伞情缘
作者:潜龙
第十八章 招供

二人走出房间,施美云向田珺儿道:「你先坐下来,一会伟文回来,你们要好好聊一聊。」

田珺儿感到忐忑不安,现在她实在不知该如此面对单伟文。

施美云进入自己的房间,掏出手提给了单伟文电话,并向他说出整件事情,还说田珺儿正在家里等他。

不用半小时,单伟文走进家门,看见田珺儿坐在沙发上,匆匆瞧了他一眼,连忙垂下头来。

单伟文看见她那不安的模样,立即坐到她身旁,低声和她道:「刚才二嫂在电话已和我说清楚了。珺儿,你不要这样,我真的没有事,相信我。」

「对不起!」

田珺儿羞红着脸道:「我真是不想瞒你,我只是担心……」

单伟文截住她的说话:「不要再说了,一切我都明白。这里说话不方便,彩姨不时会经过这里,你跟我到房间去好吗?」

「嗯!」

田珺儿点头答应,让单伟文牵着她走向房间。(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xyz)

掩上房间后,田珺儿仍是低垂着头,当单伟文上前抱她入怀那一刻,她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单伟文轻轻抚摸她背部:「你不要再这样,过去不愉快的事就不要再记住了,好么?」

「我知你……你只是安慰我!」

田珺儿低声道:「你心里一定在骂我,说我淫荡无耻是不是?」

单伟文连忙道:「我怎会这样想,相信我。便是我要怪,也只会怪那个混蛋。」

「真的?」

田珺儿徐徐抬起脸看着他:「你不会……不要珺儿是不是?」

「我怎舍得不要你。我们坐下来再说。」

单伟文和她来到床边坐下,轻轻握住她手,问道:「其实我都想详细了解一下这件事。」

田珺儿看着他问:「你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他是何时提出要你做他的『炮友』,还有是做了多少次?」

田珺儿沉默一会,怯怯道:「你可记得我们还在金钟留守时,有一天你要去机场送机,而我却独自回家换衣服,就是……就是那天,家雄却在我家里等我,当日我向他提出分手,还说我和你已经在一起。家雄当时很生气,对我说他不会放弃,定要跟我纠缠下去,誓要拆散我们。」

单伟文皱起眉头:「所以你就答应了他?」

「嗯!」

田珺儿点头道:「我真的很害怕他骚扰我们,最终会令到你和我分开,当时我真的很担心,一时煳涂,便答应了他每星期和他……和他做一次。」

单伟文道:「这样说,至今应该已做了三次了?」

田珺儿竟摇了摇头:「不是的,就在他提出那一天,我们已……已做了五次。第二次见面,又做了三回。第三次是在他家里的房间,那趟是最后一次,应该是他进行偷拍的地点。」

单伟文真没想到,就开头那两次见面,二人就做了八次,心头不由阵阵发痛,接着问道:「他寄给我的视频,看见你和他就只做了一次,加起来岂不是已经九次了!」

「不是九次,是……是十二次。」

田珺儿羞红着脸道:「当日我和他总共做了四次,或许他只是把第一次寄给你吧。」

「什么?做了四次……」

单伟文不但惊讶,还几乎要昏了过去。

「我知你一定很生气!」

田珺儿低声道:「我因为不相再隐瞒你,所以才如实和你说,这一切都怪我自己,总是受不了他的挑逗,给他来了一次又一次。伟文,真的对不起!」

单伟文虽然心中气愤,但听她短短三星期,便瞒着自己和其他男人做了十二次,不禁又想起那段视频的激情画面,不自觉地,下身的肉棒竟然抬起头来,苦涩道:「这个家伙倒也厉害,竟能一口气连做几次!」

田珺儿含羞道:「我和家雄每次见面,他总要缠着我不肯让人家走,每做完一次,他很快又硬起来,硬要插进去,我实在没他办法。确实,家雄的回复能力确是很不错,但其实做爱的时间却很短,每次不到十分钟,他便会射出来。」

「这个混蛋倒也懂得采用频次攻势,一味在你身上大肆纵欲!」

「伟文,珺儿以后都不会再见他了,你要相信我……」

田珺儿说完,垂下头来,却发现单伟文的裤裆处坟起一大团,不由有些错愕:「你……你怎会好端端的……竟会硬起来?」

单伟文往自己下身看去,笑道:「我也不知道,听见你和那家伙做爱,不知不觉就变成这样。」

「好变态哦!你心爱的女人和别人上床,都会变得这样兴奋!」

田珺儿伸出小手放到他胯处,隔着裤子轻揉着:「它……硬得很厉害,憋得很辛苦吧?」

单伟文点头一笑:「你就该帮帮我,为我去一去火。」

田珺儿微微一笑,双手环上他脖子,凑头吻了他一下:「想我怎样帮你。」

「明知顾问!」

单伟文道:「我想立即将你脱清光,就地正法,让你知道瞒着我和其他男人好是什么下场。」

田珺儿一笑道:「珺儿已经准备好了,甘心情愿接受你的惩罚。」

「我们还等什么!」

单伟文说完,连忙动手脱衣服,不到两分钟,二人已浑身脱得精光熘熘,接着双双滚到床上去,牢牢拥抱在一起。

一轮火辣的热吻,使二人立即攀上情欲的巅峰,单伟文握住她一只乳房,一边把玩一边问:「我在视频里看见你十分投入,而且对他很主动,到底你当时是什么感觉?」

「丢死人了!」

田珺儿忙把脑袋钻到他颈弯,害羞得不敢看他一眼:「你……你不要问这个好吗?」

「但我真的很想知道」

单伟文道。

田珺儿想到和张家雄做爱的情景,便连耳筋都红了起来,只听她怯怯乔乔道:「假若我说了,你……你可不能生气哦!」

单伟文点头应允。

沉默半晌,田珺儿终于道:「其实……其实感觉还可以!只是不知为何,我和家雄做爱,会令我感到特别放得开,甚至不觉得害羞。但在你面前,我发觉是完全不同,会自动检点收敛起来,或许我……我不想你看到我淫荡的一面!可能就是『炮友』和『情人』的分别吧。」

单伟文道:「我在网上也看过关于这类的文章。那些专家说,女子因为重视自己的丈夫或伴侣,做爱时都会显得特别保守,这个道理是不难理解的。」

田珺儿很认同他的说话,点头道:「我确实有这种感觉,在你面前稍为主动一点,都会害怕你对我反感。」

单伟文笑道:「人总是难以冲破自己的心理规范,但我对这一点,却有点不大认同,觉得不论是夫妻或情人,做爱时若能放开心怀,能够抛开矜持,主动去讨好自己的另一半,尽情地投入性爱,不但会增加性爱上的情趣,更会让彼此的关系锁得更稳固。」

田珺儿听见,盯着他问:「你真的是这样想,不会认为女方很淫荡?」

「应该怎样说好呢!」

单伟文想了一想,说道:「其实最令男人喜欢,而且最难抵挡的女孩子,就是外表清纯漂亮,人前人后都会显得相当温柔斯文。但每当和自己男人一起时,又会放下身段,变得热情奔放,我认为这样的女孩子,相信是大部分男人都很想拥有的。」

田珺儿微微一笑,抱着单伟文一个翻身,将他压在身下,说道:「你说女孩子要主动讨好自己另一半,是不是这样?」

接着把两条玉腿分开,回手握住他的肉棒,将龟头对正自己的屄门,一下便挤了进去。

单伟文一笑:「你果然是个好学生,一点就明!」

说着使力往上一顶,大半根肉棒一送到底,紧紧抵在深处的柔软。

「哦!你那里真是很大,撑得我好胀……」

「比之那个混蛋如何?」

「嗯!你……你下面比家雄粗大得多,里面全……全都被你撑满了……」

田珺儿放出娇柔的呻吟。

单伟文笑问道:「那感觉好还是不好?」

「那还用问……」

田珺儿吻着他脸膛:「珺儿真的好爱你,不要……不要离开我……我要永远做你的女人……」

单伟文道:「我也爱你……」

接着使出本领,运起阳具,在下用力抽捣。

田珺儿简直美得魂飞天外,只听得下身处传来「咕唧咕唧」之声,便知晓是自己的淫水声,心中虽有点羞意,但又舒服到不行,小嘴只能嘤声吐出畅悦的呻吟。

单伟文见她美快,更是变本加厉,捅得又疾又狠,一口气便来了过百抽。

田珺儿终于抵受不了这欢快的折磨,似啼似哭道:「不行了,人家想……想来……」

「那就爽爽的丢给我!」

单伟文笑道,从下再运劲用力一顶,肉棒竟又深进了几分,只馀少许在外。

怎料这样一顶,田珺儿当场忍受不住,身子抖得几下,浑身便即僵住,「噗嗤嗤」的泄了出来,直泄得她死活不知。

单伟文也不敢太过,抵住她的花心停下了动作,问道:「舒服吗?」

田珺儿良久才回气过来,捧住他的脑袋,在他脸上又亲又吻:「舒服死了,才一会儿就给你弄出来,你比家雄强多了!」

单伟文见她不住提起张家雄,心中不勉有点酸涩:「我在那个视频中看见,那个家伙下面虽然不及我粗大,依然弄得你叫生叫死,而且又见你不停说些淫言浪语去诱惑他,莫非你当时真的爽过了头?」

田珺儿霎时羞红了脸:「我……我知他喜欢听这些东西,每次我只要一说,他就会很快射精,所以我……我才……」

单伟文一笑,揶揄道:「所以你就故意挑逗他,要他把精液射进你身体,要他弄大你肚皮?」

田珺儿听见,登时娇嗔起来,伸手轻轻打了他一下,赌气道:「珺儿就是要为他生孩子,还要生个漂漂亮亮的女孩子,不可以吗?」

单伟文有点不明,笑问道:「为什么一定要生个漂亮的女孩子,男孩子不可以么?」

田珺儿微微一笑:「因为人家实在太爱你了,珺儿很想嫁给你,不知你会娶我吗?」

单伟文笑道:「我当然想娶你!」

田珺儿接着道:「我若然嫁了给你,珺儿以后就是你的人,只会让你一个人独享,不会再给其他男人了,对不对?」

单伟文连忙点头。

田珺儿听后,又是一笑,续道:「就因为我太爱你,必须考虑到你将来的性福,但二十年之后,我已经接近四十岁,变得人老珠黄,到那个时候,相信你多多少少都会对我失去兴趣吧?」

单伟文摇头道:「恐怕未必,依我来看,就算你到了四十岁,肯定依然漂亮迷人。」

田珺儿微微笑道:「我也希望是这样,但二十多年后的事,谁人可以担保,所以为了你将来的幸福,我只好在未嫁你之前,先让家雄为我播种,生个比我还要漂亮的女孩子,到得孩子十六七岁时,珺儿会将孩子送给你,还会握住你这条大肉棒,亲手送进我女儿的阴道里,给你破了她的身子。」

「啊……」

单伟文那曾听过这般淫荡的说话,不由兴奋得全身火热,把肉棒往她花心用力一捅,旋即抽插起来。

田珺儿没想到他有如此强烈的反应,给他一轮狠狠的抽刺,立时美得身酥眼饧,连声叫道:「不……你先停一停,待我说……说完再弄好吗?」

单伟文听见,便缓了下来,笑问道:「你这个浪蹄子,还想说什么?」

田珺儿喘过一口气,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珺儿的第一次无法给你,人家只好用我的女儿作补偿了,而且你又可以消了家雄偷你老婆这口气,不是很好么?如果你有本事,哄得我女儿嫁了人之后,还会瞒着老公继续和你好,我也不会反对,你说好不好?」

单伟文虽然知道她是说笑,但听着还是兴动难当,笑道:「到时你母女二人,会不会让我左拥右抱,一炮双凋?」

「不!」

田珺儿一笑:「我会让家雄加进我们的行列,你去弄我女儿,而我会继续让家雄肏,再和他生个漂亮的女儿,当你到了六十岁,那时还有一个美女给你享用,不是很好吗!」

单伟文笑说道:「这样来说,我的性福可真不少!」

「不过,你现在做梦还是有点早!」

田珺儿吻了他一下:「目前你最好面对现实,先把我弄个满意,再去做你的白日梦吧。」

「也说得对!」

单伟文说话一落,又再提枪疾刺,捣得田珺儿身播肢摇,呻吟不绝。

单伟文用手抱住她纤腰,力度渐渐增强,整根肉棒终于全捅了出去,发出「啪啪」的碰撞声:「珺儿,我……我竟然全插进去了,里面软……软的,是否已进入你子宫?」

田珺儿被捣得呻吟连连,听后摇了摇头,喘声道:「不……不是这样的,打后……我会慢慢和你说,现在你先用力……用力插珺儿吧,好么!」

单伟文使劲疾捣,干得娇嫩的花唇不停翻动,淫水像似失了控一般,不住狂渗而出。

单伟文越弄越起劲,双手抬高她身子,嗄声说道:「你撑起上身看着我,我要看清楚你这个淫荡的表情。」

田珺儿不依道:「你……你不是喜欢我淫……淫荡么?」

单伟文笑道:「所以我才想看清楚你。」

田珺儿果然用双手撑起上身,从上往下瞧着单伟文的俊脸:「你想看,人家现在就让你看个够本,满意了吧!」

单伟文看着她这张娇美的脸蛋,不禁想起田珺儿在视频里的样子,她和张家雄做爱之时,脸上满是娇淫荡媚,不由又恨得咬紧牙筋,心里大骂张家雄:「你这个家伙,显然是贪图珺儿的美色,所以才想出这种邪恶的手段,我若不好好回敬你,我就不叫单伟文!」

接着伸出右手,握住一只垂晃的乳房,轻轻把玩着,问道:「喜欢我这样摸你吗?」

田珺儿任由他放肆,柔声道:「珺儿喜欢……」

田珺儿迷痴痴的水眸半张,只盯着身下的俊男,只觉单伟文不但英俊过人,而且还有一身雄迈洒脱之气,自问能够做他的女人,实在是莫大的福气。

:「哦……好舒服,珺儿爱死你了……」

单伟文见她这副陶醉的表情,简直美得无懈可击,但想起她被张家雄压在身下,用肉棒插得娇喘连连,气又打从一处来,忍不住用力往上狠狠一捣:「你对我说,是我弄得你舒服,还是那个溷蛋弄得你舒服,到底你喜欢和他做还是和我做?」

「啊!不要……你弄得好深……」

田珺儿强忍着膣里的酸楚,轻声道:「你两个珺儿都……都喜欢……」

单伟文听见,真个怒从心起,猛地文用力一插。

「什么,都喜欢?你竟然喜欢和他做……」

也不理会田珺儿答话,双手扳住她纤腰,肉棒大出大入,直干得「啪啪」大响。

「啊!伟文……人家要……要来了,要……要泄给你……」

田珺儿美得花心大开,只觉巨棒龟棱不停刮着娇嫩的膣壁,变得极度酥麻爽利,整个阴户不住强烈地翕动收缩,把入侵的肉棒箍得又牢又紧:「嗯!来……来了,啊……啊……」

迷人的娇呼声夹杂着连连抽搐,直泄得田珺儿甘畅淋漓,浑身软绵绵的趴在单伟文身上。

单伟文停下了动作,抱着她那雪腻的娇躯,待得田珺儿高潮过去,才拥着她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自己身下,盯着她问道:「你……你真的喜欢和那个混蛋做爱?」

田珺儿缓缓张开美眸,看见他那生气变脸的样子,心里也微微一怯,但仍是点了点头:「你不要生气,先听我说嘛。」

接着又道:「我和你做爱,确实令我有种很温暖和被疼爱的感觉,能够让我感到相当幸福,但我亦发觉,自己总是无法在你面前放开情怀,相信还要一段时间,我才能有所改变,找回那纵情肆欲的激情!」

单伟文蹙着眉头问道:「难道你和他做爱,就能够有这种激情?」

「嗯!」

田珺儿点头道:「确是这样,或许我是根本不在乎他,没有太多顾虑吧!所以我在家雄面前,不但可以尽情地放肆,还会产生一股玩弄他的感觉,更甚的是,也会有种想强奸他的感觉!换句话说,就是那种女皇与性奴的感觉。」

单伟文听后一笑:「你竟然将他当作性奴!」

田珺儿也是微微一笑:「是呀,我和他在一起,确实有这种感觉,而这种感觉会很容易挑起体内的欲望,令我能够放开所有的矜持,极其淫荡地面对他。」

单伟文听得瞪大眼睛:「强奸他?这……这又是什么道理?」

田珺儿一笑,捧着他脸吻了一下,脸含羞红道:「我不妨和你说一件事。有一天你来我家里,我们做完爱之后,因为你约了李子安,所以就匆匆离去,你可还记得?」

单伟文道:「我记得,这个又怎样?」

田珺儿低声道:「我应承了家雄每星期和他见面一次,你都知道了。就在当日你离去后,我便想起了这个诺言。可是在我心里面,一直对他向我作出逼迫的所为很生气,实在想狠狠教训他一顿。那天我主动约他到我家,就是开始我惩罚他的计划。」

单伟文脑袋轰然声响:「我……我那天才一离开,你……你就去约他!」

田珺儿点头道:「嗯!后来我想想,都发觉自己很淫荡,刚和男朋友做爱不久,又去找其他男人做爱,实在对不起!」

单伟文给她一说,一团强烈的欲火立时烧遍了全身,插在她阴户的肉棒,霎时变得又硬又挺,忍不住又抽动起来。

田珺儿被他一轮狠捣,即时柳眉一聚,轻呼道:「哦!不要……待我先说完再弄好么?」

单伟文只好强忍住欲火,停了下来。

田珺儿接着又道:「当天家雄一进入房间,便急巴巴的抱人家上床,很快我们就脱得一丝不挂,但我却向他发出命令,要他好好的仰卧着,不许他乱动,然后我跨开双腿,骑到他脸上去,不但让他欣赏我下面,我还要他为我舔。」

「你竟主动让他……让他……」

单伟文到现在方知,田珺儿外表虽然斯文漂亮,其实骨子里却相当淫荡。

「你不要生气嘛!人家主动要他舔,其实是有原因的。」

田珺儿道:「当日你射在我阴道的精液,我是有心不去冲洗掉,全都保存在阴道里,本的就是要家雄来吃,我要他尝尝你的滋沫,待他吃得干干净净之后,我才开声和他说,当时简直把他气得半死,但谁知……」

单伟文皱起眉头:「谁知怎样?」

田珺儿红着脸道:「家雄当时如狼似虎的,扒开人家下面又掘又舔,待他舔完之后,人家己被他弄得欲火熊熊,全身好不难过,只想让他来插我!终于,你的珺儿又背叛你了!当日我和他疯狂地做爱,还让他在我身上连续射了三次。」

单伟文听得又是气恼,又感异常兴奋,立即将她一对玉腿抬高,搁在双肩上,又再大肆抽插起来:「你当时肯定爽死了,对不对?」

「啊……这样好深……」

田珺儿被他抬起花屄,下下直没至根,阵阵美意迅速蔓延全身,口里不停喘呼着:「人家……当时被他挑起了淫筋,实在是没有办法。不过,当时我确实是很……很舒服……」

「你现在还想和他做爱么?」

「想,珺儿想和家雄做爱,人家想要给你戴……戴绿帽子……」

「你这个小淫娃,今日大爷便好好教训你,看你还敢再见他。」

「那你就用力教训我吧!啊……好舒服……好深……珺儿爱死你了……」

单伟文盯着她俏脸,只觉田珺儿实在越看越美,心想:「那个混蛋千方百计都不想放弃她,确是大有道理。老实说,像珺儿这样漂亮的女孩子,又有多少人能轻易放手!不行,我必须想个万全之计,要那溷蛋对珺儿死了这条心,若不是我头上这顶绿帽子,就只会越来越高,更不知会到何时方休!」

二人转换了几个姿势,直干了大半小时,单伟文才兴兮兮的射出精液,权满田珺儿整个花房。

色友点评

小说好看吗?给它打个分吧
快速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