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当前网址二维码

复制当前网址

恭喜,您已成功注册,可以使用包括观看视频在的所有功能。

请输入激活码激活账号,激活后可以享受更多福利。

已有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Email地址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Email地址
请勿使用10分钟临时邮箱
密码
6-15 个字符
确认密码
6-15 个字符
昵称
2-10 个字符,只能使用汉字、英文或数字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雨伞情缘》

成人小说

《小黄书》手机APP下载

成人小说搜索

雨伞情缘
加入小黄书福利群秘书的潜规则
雨伞情缘
作者:潜龙
第十九章 要胁

田珺儿自从那次视频事件后,单伟文表面上已经原谅她,但她非常清楚,在单伟文心中多多少少都有些介怀。

一连几天,田珺儿的心情都无法好起来。转眼又到了星期六,今天早上,单伟文因有事约了同学外出,要到下午才能够陪她。

接近早上十一时,菲佣安亚突然敲响睡房门,说张家雄找她。田珺儿一听,不禁怒从心起,连忙走出大厅,看见张家雄嬉皮笑脸的对她打个招呼。

田珺儿脸容一板,又见安亚在客厅上,不便立即发作,当下走上前去向他道:「你还来做什么?」

「问得可出奇了,当然是来见你。」

张家雄依然摆出一副轻浮样子。

「你跟我进来!」

田珺儿也不待他答话,回身便向自己房间走去。

张家雄尾随她走进房间,田珺儿一关上房门,立即「啪」的一声,给了他一个耳光:「你这个无赖,做出这种事还有脸来见我!」

「原来你已经知道了。」(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xyz)

张家雄抚摸着脸颊,笑问道:「我的拍摄功夫还可以吧,你二人一定看得很兴奋,是不是?」

田珺儿气得俏脸通红,又是一巴掌扇过去,这回却被张家雄握住了手腕,右手同时伸出,一把抱住她纤腰,硬是将她拥近身来。

田珺儿的身子霎时失去了平衡,整个人扑到他身上,只觉自己的身体已牢牢紧贴着他,一对饱满的乳房全压在他胸膛。

田珺儿一惊之下,抬起粉拳,不住捶打他:「放开我,你快放手……」

张家雄笑道:「你认为我会吗?」

说完,一低头便要吻她小嘴。

田珺儿连忙侧头避过:「我和你已经完了,今后我再不想看见你。」

「但你已亲口应承做我『炮友』,难道你忘记了?」

张家雄仍是摆出一副笑脸:「我是不会放弃的,你若然够胆反口,我就把片子放到网上去,看你以后还怎样见人。」

「你……你敢……」

田珺儿听见,险些便要昏过去,心里在想:「我为何没想过这一节,这个人真是卑鄙无耻到极点,我……我现在该怎么办?」

「我为什么不敢,识趣你就好好听我说话。那个小子想将你抢走,可没这么容易。」

张家雄说话一落,手掌已拿住她一只丰满。

「啊!不要……」

田珺儿扭动身子要摆脱他,却被他抱得又牢又紧:「你……你这个坏东西,我有眼无珠看错你……」

「我很早就和你说过,像你这样漂亮出众的女孩子,我张家雄绝对是不会放手的。」

张家雄盯着她道:「嗯!好爽,你这对奶子真是好有手感,柔软之中又充满了弹性,确实让人怎样玩都不会生厌。转个身去,我要一手一个玩个痛快。」

「人家不要……」

田珺儿说话未落,已被他用力扳过身子,让她背部贴着他。

只见张家雄双手穿过她腋下,从后握住她两只美乳,大肆搓揉:「这样的极品,实在太更宜那个小子了,快对我说,你这对迷死人的宝贝,是否三不五时就让他玩?」

「不要这样,你……你弄痛我了……」

田珺儿虽然心中有气,但被他这般肆意播弄,原始的欲火亦慢慢被他点燃起来,两颗乳头已变得异常挺立。

「快些回答我,你这对奶子是不是时常让他玩?」

田珺儿给他弄得好不难过,水汪汪的星眸已见半张半合,显得满脸迷痴,心里叫道:「我不能再……再对不起伟文,但……但再这样下去,恐怕……」

她不敢再想下去,只得咬牙死忍。

张家雄见她不答,双手索性掀起她上身的T恤,一手便插进胸罩里,五指抓着一团美肉,着情搓揉:「你不愿意答我,是担心我会妒忌吧,对不对?」

一边说,一边用掌心研磨那敏感的乳头。

「唔……」

田珺儿犹如触电似的,阵阵难言的快感,让她真想大声呻吟起来,此刻听了张家雄的说话,不由把心一横,赌气道:「自大狂,谁……谁会担心你!人家的身体……就只会给伟文,喜欢……喜欢他天天弄珺儿!谁叫他……他有一根十八公分的大肉棒,又粗又大,可不同你……」

张家雄即时怒火中烧:「你……你这个小淫娃,就是喜欢大东西!」

「人家就是……就是喜欢他的大肉棒!」

田珺儿感到越来越难耐,实在快要支持不住,知道今天又要失身给他了:「伟文在我……在我心里面样样都好,又英俊……又强壮,不像你插……插得几十下就……就射出来……」

一话说完,强烈的欲望再令她忍无可忍,连忙回过身来,双手紧抱住他:「你想要我就……就来吧……」

张家雄瞧着她那绝美的娇颜,见她薄面含嗔的样子,真是越看越美,不由脱口道:「你……你好美!」

「既然人家长得美,你为何……为何还不要我……」

说完,已动手去脱男人的衣服,心想:「罢了,我先敷衍应付他一回,过了今天再说!」

当即向他道:「只要你肯答应我不公开片子,人家就……就继续和你好。」

张家雄心里一笑,自知这一招必然生效,笑道:「只要你肯听话,我又何须节外生枝!」

几个起落,二人已脱得精光赤体,旋即拥抱上床。

田珺儿一把推倒张家雄,令他仰卧在床,接着跨到他身上,回手挽起男人的肉棒,把龟头抵到阴道口,着力蹭拭:「嗯!你好硬……」

张家雄给她蹭得难受,问道:「你别这么猴急,我还没摸玩够呢!」

田珺儿一笑,俯下身躯,把一对美乳压在他胸膛:「人家等不得了,要你现在就进去……哦!家雄你……你真的……啊!好硬,我又要……又要背叛伟文,都给你插……插进去了……啊!好舒服……」

「你里面为何湿得这样厉害?」

张家雄边问边发动攻势,下下直捣花心。

「还不是……因为你,刚才被……被你弄得难过死了,再快一点,用你这条早泄的阳具狠狠插珺儿,啊……好舒服!」

张家雄叫道:「我若再肏快些,恐怕真会早泄出来……」

「你……你就先泄一回……给我,人家再为你弄……弄硬它……」

「好!今天我就干个尽兴!快说,想要我和你做多少次?」

「做到你没有……没有精液为止……」

田珺儿一口吻住他:「坏东西,人家已应承……做你的『炮友』,愿意……愿意每星期给你玩一次,你还去坑害人家,我……我真的恨死你……」

张家雄见她突然撒娇起来,一笑道:「我舍不得你让人抢走,所以……」

「所以又要胁……人家!」

田珺儿被他捣得浑身舒爽,阴户不停地收缩,死死的咬住男人的肉棒:「嗯,快……快不行了,想丢……想丢给你……」

「等……等一会,我也快了,我们一起……一起去……」

「唔!家雄,用力……用力射给珺儿……」

田珺儿微微抬高玉股,留出空间好让他狂冲狂刺:「好……美,你怎会弄得我……这样美……」

「不行,要来了……」

张家雄喊了一声,双手握紧她纤腰,龟头顶住花心大泄而出。

田珺儿给精液一烫,再也忍不住那股高潮,嘤咛一声,合他一块丢出来。

二人待得回过气,田珺儿一个翻身,滚下马来,掉过头趴到他胯间,提起精水淋漓的肉棒,来回舔了个干净,再把龟头含入口中,使劲吞吐。

「哦!好爽……」

张家雄大声呻吟,伸手抓住她一只垂乳,徐缓搓玩:「给我用力舔,弄硬它再好好要你一回。」

田珺儿听见,立即手口并用,只求眼前的肉棒的快快硬起来。

如此弄了十几分钟少,果见肉棒渐见起色,再吸吮一会,肉棒变得更硬更挺。

田珺儿吐出龟头,回头瞧着他道:「它又行了,来吧……」

张家雄立即坐起身子:「你坐到我前面向着我,我要瞧着自己怎样肏你。」

田珺儿顺从地照做,面照面的和他对坐着,还主动大分双腿,用手拨开阴唇让他看:「家雄,人家的妹妹美不美,想不想立即插进去?」

张家雄盯着那嫩绰绰的阴户,大赞起来:「美极了,真的又粉白,又是娇嫩,昨天那小子可有插进去?」

「插了,人家让他的大肉棒全插进去了!」

田珺儿含笑瞧着他道:「人家原本只是给你独享的身体,打后不会再是你独享了!」

说着挪前身子,探手握住他的肉棒,将龟头抵在洞口:「把它插进来,珺儿也要看着你插我。」

张家雄听了田珺儿的说话,心里忌恨难当,下身轻轻往前一送,整个龟头立即被一团软肉包裹住,确是受用非常。

而田珺儿被外物一闯,美得膣室阵阵收缩,绞紧入侵的龟头:「噢!」

张家雄再轻轻挺进,又送入半根,便即停住,低头瞧着交接处:「珺儿,看见吗,你的小淫屄已吃了我半根肉棒,还想再吃吗?」

「嗯!人家要……」

田珺儿用手指圈住露出一截的肉棒,为他徐徐捋着:「它硬得好厉害,喜欢我……这样玩它么?」

「真舒服,给我再撸一会。」

张家雄凑头上前,田珺儿自当知道他的意图,立即张开小嘴迎接,为他吐出一根红艳艳的小舌头。

二人同时伸出舌头,彼此在嘴前舌战一会,张家雄才将她的香舌纳入口中,随即你来我往,两根舌头马上卷缠在一处,热情地探索对方的甜蜜。

张家雄双手齐施,握住一对乳房,田珺儿禁不住「嘤」的一声,五指握紧肉棒的根部,只馀一个龟头留在屄中,飞快地套弄起来。

「唔,好爽……」

张家雄在她腔里呻吟一声,把两团乳肉揉得高低起伏。

「咿喔,家雄……」

田珺儿被他弄得情欲大炽,用力握紧男人的肉棒。

只见二人呢呢痴痴的对望着,田珺儿却如痴如醉的瞧着他,满脸泛起激情的红晕:「我……我好想要,求你……求你全插进来吧……」

张家雄道:「你想要就坐到我身上来!」

田珺儿下身依然紧裹住龟头,凑前跨在他身上,双手攀住男人的肩膀,身子徐徐往下坐落,顿觉膣里的肉棒缓缓深进,最终全根没了进去。

「好……好深……」

田珺儿给龟头顶住花心,美得整个人都酥软起来,连忙用手搂住他脖子,彼此胸腹相贴,每当张家雄往上戳刺一下,双乳便在男人胸膛蹭一下:「哦!这样坐着……感到好深,里面都给你……挤满了……」

张家雄一笑:「喜欢吗?」

田珺儿用力点头:「好舒服……再,再用点力,人家喜欢……这种感觉……啊!好美……」

一声呻吟,马上吻住张家雄的嘴巴,主动抛臀晃腰,务求肉棒能够插得更深。

如此弄了一会,张家雄再叫她爬在床上,翘起丰臀从后杀进。只见他双手分握一对美乳,以此借力,直干得「啪啪」见声。

田珺儿掩住小嘴,免得声音传到大厅给安亚听见。转眼间又是百来抽,张家雄始终耐力有很,哼唧两声,又再射了出来。

「哦!好爽,真舒服……」

张家雄喘着大气:「能够将精液射进你阴道,实是人生一大快事。」

田珺儿早就软软的趴在床上,任由张家雄压住嫩腻的雪背,待得他抽出肉棒,精液随即牵扯而出,缓缓流到她股沟。

张家雄抱着她道:「和你做爱的感觉确实美妙,总是让人不想停下来!」

说完一个翻身,仰卧在田珺儿身旁,满足地长长嘘了一口气。

田珺儿侧过头看着他:「你玩了别人的女朋友,当然开心,难为人家再次对不起伟文,又给你弄了两次!」

接着把半边身子趴到他身上,探手握住那根软不叮当的肉棒,轻轻把玩起来。

张家雄一笑,握住她一只乳房,细细搓揉:「你的身子本来就是我的,若不是他从中插上一腿,就不会弄到今天这个样子。我现在再和你说一遍,只要我想见你,你绝对不能拒绝我,后果如何,你自己心里有数。」

「坏人,只晓得要胁人家!你如果不公开视频,我们还可以保持『炮友』的关系,但你若敢反口,莫怪我和你拼个鱼死网破,肯定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张家雄笑道:「有你这样漂亮的女生做我『炮友』,我又怎会随便乱来!现在你再帮我用口弄硬它,本大爷还想再来一炮。」

「你好过分!」

田珺儿在他龟头打了一下:「我不弄,你若想再要,先帮我舔干净小妹妹,舔干净你自己的精液。」

「好呀,你竟敢作反……」

张家雄笑着扑到她身上。

田珺儿「噗嗤」一笑,一把抱住他脖子,接着吻住他:「谁叫你要胁我,若不肯舔,我就不给你。不过,要是你动粗强奸我,人家也没你法子,今天只好让你肏个够本,肏个痛快了?」

「本大爷就是要动粗!」

张家雄连忙跪到她身边,将那根软绵绵的肉棒送到她嘴前。

田珺儿斜睨他一眼,张开小嘴把龟头含入口中。

当日二人又来了三次,直干到下午二点多钟,张家雄才离开田家。

待得张家雄离去,田珺儿给单伟文一通电话,约他四点在麦当奴见面。

单伟文依时抵达,看见田珺儿已坐在堂上。

田珺儿今天和往日一样,同样是一身T恤短裙,但在单伟文眼中,发觉她今日格外光采夺目,显得更加动人,忍不住问道:「瞧你神采奕奕的,似乎心情很好呢,有什么好事吗?」

田珺儿给他一个甜笑,挨头到他耳边,压低声线道:「因为我刚刚和张家雄做爱,给他连续射了三回,弄得你的珺儿好舒服,自然神采奕奕了。」

这几句说话轻松自然,确也令人真假难辨。

单伟文还道她是说笑,但也听得兴动非常,忍不住在她鼻头捏了一下,低声笑道:「一连三次,那岂不是爽翻你,你可有为他舔肉棒?」

田珺儿似笑非笑看着他,点了点头:「舔了,你的珺儿就是喜欢舔家雄那话儿,含硬它好让他来插我。」

单伟文听得肉棒大胀,硬挺挺的抵着牛仔裤,实在好不难受:「你再说下去,恐怕我要立即射出来。」

田珺儿低声笑道:「人家就是等着这一刻。你若然忍不住,便带我回你家,将我剥个清光,把你全身的欲火都发泄在珺儿身上,你说好不好?」

「这是你说的,不要开空头支票。」

田珺儿微微一笑:「人家爱死你了,巴不得让你天天抱住我,让你那根大家伙爱我。」

说完在他耳孔吹了一口气:「现在你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快去帮我买东西,我要鱼柳包套餐。」

单伟文一连几天,都想着如何对付张家雄的方法,他很清楚那个视频在他手中,显然对自己和田珺儿很不利,必须将视频夺回来不可,更不容许他暗藏着复本。

再过几天,是单伟文的父亲生日,往年每逢父母亲生日,单家兄弟三人都会预早准备礼物,今年也不例外。

单伟文不似两位兄长,能够送给父亲什么贵重的大礼,他只是选购了一条Gucci领带,但也花掉了千多圆。

单伟文这天下课后,知道田珺儿还有课要上,便索性带着礼物回老家一趟。

当他回到南区大宅,已是下午六时多,他在大厅和母亲聊了一会,就看见父亲单绵熊走进家门。

单绵熊因工作关系,很少有机会和单伟文聚头,看见他在大厅和母亲聊天,便走上前去坐了下来,向单伟文问道:「大学生活怎样?」

单伟文回道:「还可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大压力!」

单绵熊点了点头:「听你母亲说,在大学里你结识了一位女朋友?」

「嗯!」

单伟文道:「前时我带她来这里和妈见面。」

「才一上大学就去找女朋友,简直不像话!」

单绵熊叹道:「你要小心自己的学业,该好好打稳根基,男人毕竟是以事业为重。」

单伟文早已习惯父亲的说话,只好点头应了,随即想起一件事来,问道:「爸,你在商场这么久,可有听过张晓东这个人?」

单绵熊听见大感奇怪,瞧着他问道:「你问这个作什么,难道你认识他?」

单伟文摇了摇头:「我没有见过张晓东,我只是认识他的儿子张家雄。」

「唔!原来这样。」

单绵熊点头道:「张晓东是经营建筑材料生意,我们很多房产都有和他合作。」

「这样说你是认识他了,爸你和张晓东很熟稔吧,对不对?」

单绵熊凝视着他:「你为何关心这个,况且生意上的朋友可没有熟与不熟,只有合作得好与不好,各有所求而已。」

「我明白了。」

单伟文一笑,从背包取出礼物:「这个是送给爸的生日礼物,不值什么钱。」

单绵熊笑着接过:「心意就好。对了,今年我不打算在外面铺张,当日我打算在这里和相熟的老友叙一叙,你也带同女朋友一起来吧。」

单伟文喜道:「好的,我会带她来。」

当晚单伟文回到二哥家,卧在床上想:「原来那混蛋的父亲和我们有生意来往,听老爸刚才的语气,似乎和张晓东的感情只是一般,可惜我对生意又一窍不通,更不知道老爸和张晓东的交易情况?但我若要制衡那个混蛋,这亦是我唯一的途径,我该怎样办才好?」

单伟文左思右想,终于给他想起一个人:「对,我为何不去问大哥。」

想到这里,单伟文连忙掏出手提电话。

他的大哥单伟杰,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待在父亲身边办事,是公司里的核心人物,加上他们兄弟间的感情相当不错,单伟文想要从大哥身上得到消息,相信并不太艰难。

单伟文接通了电话,直接道:「大哥,我有一件事要你帮忙,可以吗?」

「今趟又想我帮什么?」

单伟杰笑问道:「若是要我为你在妈面前说好话,我可帮不了你。」

单伟文道:「不是这样,我知道公司和长东企业有生意来往,对吧?」

「确是有生意来往。」

单伟杰道:「这件事你怎会知道?」

「因为长东企业的老板是我同学的父亲,所以想……」

单伟文还没说完,单伟杰已抢先笑道:「我知道了,是你同学拜托你,希望取得我们碧海湾的云石地砖合约,对不对?但你可以回覆他,因为今次工程庞大,关乎十数亿的生意,而且竞投者又不少,我们不得不谨慎行事,何况合约一事,却不是我个人能够操纵的,你明白吗?不过,以长东企业目前的实力,他的机会可以说相当高,叫你同学放心吧。」

单伟文一听,心里即时有了计较,便道:「哦!我知道了。」

色友点评

小说好看吗?给它打个分吧
快速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