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当前网址二维码

复制当前网址

恭喜,您已成功注册,可以使用包括观看视频在的所有功能。

请输入激活码激活账号,激活后可以享受更多福利。

已有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Email地址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Email地址
请勿使用10分钟临时邮箱
密码
6-15 个字符
确认密码
6-15 个字符
昵称
2-10 个字符,只能使用汉字、英文或数字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雨伞情缘》

成人小说

《小黄书》手机APP下载

成人小说搜索

雨伞情缘
加入小黄书福利群秘书的潜规则
雨伞情缘
作者:潜龙
第二十章 了结

次日正好是星期天,单伟文吃过早餐后,竟跑到张家雄的住所。

张家的佣人听见是找自家的少爷,便招呼他在客厅坐下。

不用多久,看见张家雄从二楼下来,当他看见单伟文,亦不禁有点意外,当下嬉皮笑脸迎了上去,笑问道:「原来是你,找我有什么事?」

单伟文上前噼头就道:「我是来拿回那个视频的复本,快交给我。」

张家雄一笑:「你认为我会给你吗。」

单伟文摇了摇头:「蠢人我确实遇见过不少,但像你这种完全没有脑袋的蠢物,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我不妨对你说,你将会为今次所做的事付出代价!现在我再正式说一次,快交给我。」

张家雄摆出一副轻浮的嘴脸,嗤声笑道:「要我交给你什么?还有什么视频,什么复本,我完全听不懂。」

「是吗!」

单伟文这两个字一落,一拳便往他下颚击去,只听得「噗」的一声,张家雄整个人跌出了几步,掩着下巴叫道:「你……你敢打我!」

单伟文也不回答他,跨步上前又是一拳,动作又快又狠,张家雄根本就无力还手。(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xyz)

家里的佣人在旁看见,都惊呼起来:「打人呀,打人呀,快阻止他!」

西区警署内,一名写口供的警员向单伟文问道:「你们是大学生,都已经是成年人了,还要和小学生一样动手动脚!究竟是为了什么打架?」

单伟文道:「没有什么,我就是看不惯他这个恃势凌人的样子。」

那个警员听后,忍不住摇头一笑:「这样说,是你先出手打人了,对吧?」

单伟文点了点头。

那个警员向张家雄问道:「你打算怎样,要不要控告他,还是打算庭外和解?」

张家雄恶狠狠道:「当然要控告他,像他这种人,最好让他坐牢坐一辈子。」

警员摇头一叹:「争执打架也不是什么大事情!但你坚持要控告他,我只好为你去办。」

接着向单伟文道:「我已通知了你的家人来这里,你二人先在这里等待一会。」

这时,一个身穿西服的中年人走近前来:「我姓李,是单伟文的律师。」

那警员抬起头来瞧着他,说道:「你来得正好。但现在手续还没有完成,若要保释单伟文,现在还不可以。」

单伟文看见李律师,立即道:「李伯伯,我想和你单独说几句。」

李律师向警员问道:「我有些事想问问当事人,可否有个清静的地方?」

那警员指一指身后的房间:「你们可以在里面说话。」

二人进入房间,单伟文马上和李律师道:「李伯伯,我今次是有意打那个溷蛋,存心要来警署把事情弄大。」

「这是为了什么?」

李律师有点摸不着头脑。

「事情是这样的。」

单伟文道:「那个混蛋在自己房间诱奸一名女同学,而且还在房间里安装了摄影机,并将过程拍下来要胁她,想藉此要她继续就范和她做那种事。那个女生因为心有不甘,所以和我商量,希望我能够帮到她。我最后就想到这个方法,相信可以对付那个混蛋。」

李律师听后,脸上显得有点错愕,说道:「诱奸再加上要胁,这是相当严重的刑事罪行,那个女生为何不去控告他?」

「毕竟是女孩子,总难免会害羞,一但弄上法庭,事情就会立即曝光,对女孩子来说,自然会顾虑多多。其实我们都商议好,只要能够取回那个视频和所有复本,不再让那个混蛋要胁,已经很足够。」

李律师点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好吧,让我先想想可有什么方法。」

单伟文道:「我已探听清楚,那个混蛋的父亲就是长东企业的老板,名叫张晓东,正好和爸有生意来往,而且他正想投得我们公司的一个大合约,相信只要张晓东知道自己儿子的所作所为,一定会帮我们取回视频,除非他想自己的儿子坐牢。」

「嗯!」

李律师点了点头,说道:「这是一个好机会,一切就交给我吧。对了,今次这件事,如果不想你老爸知道,你自己就好好想个藉口。」

单伟文一笑:「我早就想好了,最多让他臭骂一顿,没什么大不了的。」

当二人走出房间,已看见张家雄身旁站着一个中年男人,此人神气十足,一看就知是个大人物,果然见张家雄指着单伟文道:「爹,就是这个臭小子打我。」

只见他的父亲张晓东瞪大眼睛,怒视着单伟文。

单伟文也不气恼,还走到他跟前和他对视着,并向他低声道:「你不想他坐牢,同时不想投得碧海湾的云石地砖合约,你大可以马上控告我。」

「你……你……」

张晓东双眼顿时露出火光。

单伟文不待他说话,立即道:「我叫单伟文,如果长东企业不想再和单家合作,我也没法子。但你要保得住他不坐牢,恐怕并不容易。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揍他,可以直接问一问你这个宝贝儿子。」

李律师在旁道:「张先生,我是单伟文的律师,有些事想和你单独谈一谈,我们借一步说话好吗?」

张晓东听了单伟文的一番说话,已心知肚明单伟文是什么身分,而他从商这么多年,看事自然不同一般人,知道今次的事必定另有原因,便向李律师点了点头。

单伟文看见刚才那个警员不在座位,已不知跑到哪里去,便一笑坐到张家雄身旁,说道:「你在自己房间拍摄,这个证据足可令你立即入罪,诱奸再加上要胁,这两个罪名一但落实,最少也要坐牢三四年!而且你还将罪证寄给我,以为这样就可以要胁到别人,你说自己是否愚蠢到老家。」

张家雄听得脸上发青,单伟文又道:「你放心吧,为了珺儿,你若肯从此不再纠缠她,交还所有视频给我,我大可以放你一马,不将此事和警方说,如果你依然执迷不悟,我可就对不住了。」

张晓东和李律师经过一番说话后,果然撤消了所有诉讼,改为庭外和解,当天就在李律师陪同下,来到张家取回视频。但单伟文担心张家雄仍然存有复本,便向张晓东提出,必须要亲自搜查他的电脑。

张家雄在父亲的痛责下,无奈地只好应承他。单伟文相当谨慎,他要张家雄坐在自己身旁,免得他诬陷自己盗取电脑上的东西。

经过数小时搜括,终于给他发现了两个副本,一个是储存在电脑内的隐蔽文档,另一个是储存在他的掌上电脑。

单伟文先将两个副本移到自己手机,再行删除,待得一切办妥,自然再向张家雄奚落几句,才和李律师离开。

他一回到住所,立即给电话田珺儿,将今天的一切事情全都和她说了。

田珺儿得知单伟文取回了所有复本,马上放下心头大石,知道以后再不会受张家雄的胁制了。

在单伟文的房间里,只见他将田珺儿压在身下,弓背弯腰,埋头在美人的乳房上,嘴里叨着一颗乳头,而胯处的一条巨棒却不停大出大入,干得田珺儿呻吟不绝。

「啊,伟文!人家要给你插……插坏了……」

「舒服吗?」

单伟文含着乳头,口齿不清地问:「我弄得你舒服还是那个溷蛋弄得你舒服?」

「都……都舒服……」

田珺儿嘤咛不已:「但珺儿喜欢……喜欢让家雄玩,喜欢给你戴绿帽子……咿!不要这样……用力,下面快给你捅破了……」

「你这个小淫娃,竟然喜欢给我戴绿帽。」

单伟文不知为何,听了田珺儿这番说话,反而觉得格外兴奋:「不过你以后都不会有这个机会了,谅那个混蛋也不敢再来找你。」

「家雄不找我,我……我可以再去找他,还可以找其他男人,我还要你……要你在旁,看着那些男人将肉棒送入我身体,用力干你亲爱的珺儿!」

「你就不怕我休了你?」

单伟文依然狠狠的抽送。

「我知你不会不要我,因为……因为你爱珺儿,不舍得珺儿离开你。而且你……你天生就是变态狂,就是喜欢看珺儿……和其他男人上床,让其他男人玩……」

「胡说,你是我老婆,我又怎会这样变态!」

「还敢说……不是变态……」

田珺儿正想反驳,忽地给他一个深深的狠戳,几乎便要丢出来:「啊哟……好深,人家不行了……」

「谁叫你说我天生变态,当然要好好教训你一顿。」

「你……你就是变态,若不是又怎会……怎会喜欢看那个视频,每次一看完,就会……发狂似的弄人家,还要人家把心理过程都说给你知,这……这不是变态是什么……」

「我只是想清楚你当时的心态,又怎算得上是变态。」

「嗯!好深……」

田珺儿用力搂紧单伟文:「好舒服,和你做爱的感觉真好,再……再用点力,人家快……快要去了……」

「是这样吗?」

单伟文大刀阔斧肏个不停,直弄得啪啪有声:「今天我就好好喂饱你,免得你到外面找其他男人。」

「不……不行了……」

田珺儿使劲抱紧他,膣内几个强烈的抽搐,身子猛然一僵,终终丢了出来:「啊!伟文……」

单伟文见她泄得几欲昏去,便将个龟头顶住她的花心,停下了动作,伸手轻轻抚摸着她俏脸:「你可知道,当你高潮的时侯,那个表情最吸引人!」

田珺儿再没有气力回答他,只是不停地抽搐喘气,便在此时,单伟文突然抽出肉棒,竟爬到她双腿间,扳开她两条玉腿,大口大口的舔吃起来。

「嗯!不要……」

田珺儿美得咬紧拳头,轻声叫道。

单伟文怎会理睬她,当下手口并用,不消片刻工夫,又点起了田珺儿体内的欲火,弄得她肢摇身摆,口里呻吟不迭。

单伟文知她又再进入状况,一笑跪起身子,手持巨棒,对准美屄一捣而入。

田珺儿骤然给巨物一闯,直美得仰首吐气。

随见单伟文双手抓着一对乳房,下身急急疾送:「好爽,你里面总是这样紧窄,感觉真好!」

「啊……啊!好舒服,人家爱死你了……」

田珺儿不住晃腰耸臀,配合着单伟文的抽插。

单伟文今天特别兴奋,不停地换了好几个花招,直弄得田珺儿高潮不绝,一连丢了几回。单伟文一口气弄了接近一小时,才感心满意足射出阳精。

张家雄自从给单伟文揍了一顿,又被老巴连番责骂,果然不敢再找田珺儿。

这段日子里,单伟文和田珺儿更是形影不离,真如蜜里调油。二人每个星期几乎都会大战数个回合,已经成了惯例。

这日下课时间,刘景辉悄悄的走到田珺儿身边,低声叫了她一声。

田珺儿全然不觉他会突然出现,登时吓了一跳,啪着心口道:「人家给你吓死了,总是神出鬼没的!」

刘景辉一笑,问道:「你今晚可有和男朋友约会?」

「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

田珺儿似笑非笑回答他。

「你不会不知我想怎样吧!」

刘景辉露出一抹诡诈的笑容。

「我今次才不睬你,谁叫你上次一味死缠瞎缠,弄了两回还不肯让人家离去,害得我不知如何向伟文解释是好!」

「我保证今天绝对不会。」

刘景辉笑道:「其实我这次约你是有原因的,原来思雅又有了新对象,是个日本小伙子。昨日我刚收到她的片子,很想让你看一看。」

田珺儿「嗤」的一声笑了出来:「你女朋友果然厉害,短短数个月,这次已经是第四个了,难道你真的全不吃醋?」

「心里面多少都会有点酸酸的,但又能够怎样,谁叫我舍不得放弃她!」

「所以你就向我入手,想在我身上寻求发泄,对不对?」

「也不是全因为这样。其实……其实我确实是喜欢你,如果你不是早就有了单伟文,恐怕我真会向你穷追勐打也未可知。刘景辉叹气道:「算了,一来我又舍不了思雅,二来要我在单伟文手上抢你过来,我又没有这个把握!」

「你倒有自知之明。」

田珺儿微微一笑:「好吧,见你肯承认喜欢我,今晚就答应你一次,但我要声明在先,在十一点钟前,你一定要放我离去,不要又像上星期一样,给你缠到天光都不肯放人家回去。」

「绝对不会。」

刘景辉立即露出笑容:「现在刚好是晚饭时间,我们先去吃饭,再到我家去,如何?」

「嗯!」

田珺儿点头应了,掏出手提电话打给单伟文,对他说要和母亲吃晚饭,今晚不能陪他。

二人乘坐的士来到鲤景湾苏豪东,走进Jack'sTerrazzaRistorante吃意大利菜,这间餐厅充满着怀旧味道,餐桌上全用了红白格仔台布,配以深棕色皮椅,墙身挂有意大利街景油画,一切都显得相当和谐舒服。

今天不是假日,餐厅里的客人并不算很多,刘景辉和田珺儿犹如情侣一般,找了一张角落的桌子,亲热地并排而坐。

这间餐厅的中文名称叫作「蚝情意恋」,果如其名,餐厅提供的几款主打菜,都是美酒配生蚝。

刘景辉似乎是这里的常客,先要了CastellengoProseccoN.V白酒,再叫了FineDeClaire法国生蚝,而田珺儿对生蚝并不感兴趣,只叫了四季芝士薄饼和意大利云呢拿雪糕。

点菜完毕,刘景辉却伸出手来,握住田珺儿的玉手,低声道:「男人吃了生蚝,做起那种事会变得特别起劲。」

「真会这样?」

田珺儿显然不大相信。

刘景辉用力点下头,一笑道:「是真的,你一定要相信我,不过你今晚你就自会知晓,看看我是否骗你。」

田珺儿微笑道:「依我来看,其实对你这头色狼来说,也没有多大分别,你下面每次都比铁柱还要硬,恐怕我早晚会被你捅死!」

「舒服死才对吧。」

刘景辉在台布的遮掩下,竟牵着她的手放到自己胯处。

田珺儿也不客气,索性隔着裤子一把握住,却发觉那物已硬挺起来,不禁微微吃惊:「你怎么了,它竟然……」

刘景辉笑道:「看着你这张天仙化人的容貌,叫我怎能忍得住。」

田珺儿「噗哧」一笑:「你这样说,岂不是全因为我,所以害了你?」

「也不能这样说,只怪我自制能力不够坚定,一想到快要将你这个美人剥清光,它就自自然然硬起来。」

「大色狼,老是想着这些东西。」

田珺儿睨他一眼:「藉着还没上菜,我帮你掏它出来,让我直接用手为你撸,先给你在这里射一回,这样好吗?」

「真的!」

刘景辉没想到她会这样提出,不免有点意外。

「嗯!」

田珺儿侧起俏脸看着他,点了点头道:「我知你憋得难受,倒不如让我帮帮你。而且我也很喜欢它,很想直接摸它!」

刘景辉道:「这个可不公平,这岂不是便宜了你!」

田珺儿贴着他耳边道:「我准许你伸手到我短裙里,这样公平吧?」

刘景辉点头一笑,从口袋掏出手机,并插上耳机,免得声音给其他人听见,顺手打开了视频,交到她手上,说道:「我们凑在一起亲亲热热看手机,你我就算在下面做什么,都不会轻易让人发现。」

「你鬼点子真多。」

田珺儿一边说,一边动手拉开他裤裆的拉链,几经辛苦,才能把他的肉棒弄出来,一握之下,心里不禁「噗通」乱跳:「它硬得好厉害,还这么烫手!」

接着为他撸动起来:「舒服吗?」

刘景辉咬着牙齿点头,田珺儿向他一笑,加重手上的力度,再用单手戴上耳机,立即传来「咿咿唔唔」的呻吟声,画面之上,一对全身赤裸的俊男美女,正在床上展开肉搏战。

那个美女,正是刘景辉的女朋友思雅,而那个俊男,却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小子,挺着一根湿津津的大阳具,不住在思雅的花屄里穿梭。

「这个男孩子很英俊呀,他是日本人吗?」

田珺儿盯着画面问。

刘景辉点了点头:「思雅在电话和我说,那个日本仔叫森村二雄,今年才十九岁,比思雅大了一年,二人是同科学生。」

「你女朋友长得这样漂亮,那个二雄肯定是爽呆了!」

刘景辉贴着她耳边,低声道:「思雅和我说,这个日本仔第一次看见她,就开始向她发动热烈的追求攻势,但思雅总是对他若即若离,一直吊住他胃口,直到近日,才肯接纳他。谁知这日本鬼子却是个色中饿鬼,只交往了几天,就要求思雅和他上床。」

田珺儿道:「我听人说,日本男人都是些好色鬼,果然没有错。」

「这个固然是,但我和思雅好了这么多年,她的性子我最清楚。她对自己看上眼的男人,初时总会表现得欲就还推的模样,其实在她心里,早就想一口将他吞掉。若不是这样,二雄一开声作出要求,她就巴巴的答认和他上床。」

田珺儿笑问道:「听你刚才的语气,似乎对思雅的作为很不满?」

「并不是不满意,我和她在一起已这么多年,对于她的一切早就习惯了,况且我确实有点变态,一想到思雅将身体献给其他男人,就会让我产生非常强烈的兴奋反应。还有是你,晚上每当想到你和男朋友好,我就会手淫起来。」

「是真的吗?」

田珺儿喜道:「真难得你想着我手淫,人家实在爱死你了。来吧,现在快点给我射出来。」

田珺儿握紧桌下的肉棒,越撸越快。

过不多久,只见刘景辉一口将眼前的清水喝掉,将空水杯偷偷移到桌子下面,把杯口放在龟头前,低声说道:「我就快来了,加点力。」

田珺儿一笑,立即使出本领,果然不到两分钟,刘景辉已一抖一抖的射了出来,全射在杯子里。

待得精液射尽,刘景辉将杯子放回桌面上,田珺儿拿起来看了一会,对他微微笑道:「射了这么多,你不要射空了才好,人家一会还想要你射给我呢。」

话后拿起自己还没喝的水杯,将少量白开水倒在盛着精液的水杯里,把两者溷和在一起,接着她一口把杯中物喝掉。

「你……」

刘景辉看得瞪大眼睛。

「因为人家喜欢喝你的精液。」

田珺儿一笑,再将目光投向手机上。

这时看见那个二雄趴在思雅身上,屁股不停晃动着,正干得起劲。

田珺儿道:「真是难得,你看着女朋友这样,竟会无动于衷,幸好伟文不像你,他甚至为了我,狠狠揍了我以前的男朋友一顿,还弄到警署去。要是他知道我和你这样,他肯定不会放过你。」

刘景辉听见耸一耸肩膀:「没想到你男朋友的醋劲这么大,看来我打后还是小心一点才好。」

田珺儿突然慨叹起来:「其实我都很担心自己,伟文对我这么好,而我却不时偷偷背叛他,瞒着他和其他男人好!就好像今次,给你游说几句,我便乖乖的和你出来!似乎我也是有点变态,自己已经有了一个心爱的男人,还总希望会有更多男人爱我、疼我。」

「你似乎和思雅不一样,她找其他男人,主要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性欲,而你背叛男友,却是从爱的一方面出发,这样会相当危险。」

「我很清楚自己,如果不是有点喜欢对方,我是不会和他上床。」

刘景辉笑问道:「这样说,莫非你已经喜欢上我?」

田珺儿向他微微一笑:「是有一点点好感,若不是这样,我又怎肯一而再,再而三到你家里去。」

刘景辉道:「我真的感到很荣幸,能够得到你这个大美人对我有好感。可是以你目前的性子,恐怕将来嫁了人之后,还会随时给丈夫戴绿帽子。」

田珺儿嫣然一笑,揍头到他耳边低声道:「不用说将来,只说现在,我已经让男朋友不停戴绿帽子了,还要说以后这么长久。」

刘景辉奇怪起来:「什么不停地?莫非你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男人?」

田珺儿摇了摇头:「我曾经被以前的男友要胁,确实和他好过一段时间,但自从伟文知道后,就揍了他一顿,我们已经再没有来往了。」

「原来是这样。」

刘景辉好奇起来:「你以前的男朋友是怎样要胁你?」

「关于这个我慢慢再和你说。」

这时,二人点选的食物已开始陆续送上。

当日晚饭后,自然继续他们的快活时光。

单伟文在一次机缘下,让他认识了田珺儿,也不知是他的幸运还是不幸!不过说话又分两头,虽然单伟文身边多了一个二嫂子,而田珺儿在外另有她的性相好,但二人打后的感情,依然是有增无减。

而在我们眼中的所谓幸福,若不是个中人,确实难以说得准!

【全书完】

下一章:没有了

色友点评

小说好看吗?给它打个分吧
快速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