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当前网址二维码

复制当前网址

恭喜,您已成功注册,可以使用包括观看视频在的所有功能。

请输入激活码激活账号,激活后可以享受更多福利。

已有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Email地址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Email地址
请勿使用10分钟临时邮箱
密码
6-15 个字符
确认密码
6-15 个字符
昵称
2-10 个字符,只能使用汉字、英文或数字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雨伞情缘》

成人小说

《小黄书》手机APP下载

成人小说搜索

雨伞情缘
加入小黄书福利群秘书的潜规则
雨伞情缘
作者:潜龙
第三章 男友

单伟文在心中默念:「你不要到其他方向找坐位,一定要到这边来。」

他一面念着,一面把目光扫向身边四周,盼望附近有客人离去,果然皇天不负苦心人,看见不远处有三个客人同时站起身,这三个人显然是同一伙的。

「多谢你们,多谢!」

单伟文真想上前和三人握手,怎料才高兴得十秒钟,只见一对中年夫妇手上捧着食物,竟先一步占了那张空桌。

一股绝望感盖顶而下,使单伟文大为失望!

「请问这个座位有没有人?」

一个动听悦耳的少女声从身前响起。

单伟文抬起头来,整个人立即呆住:「没,没有……」

他万没想到,发问者竟然就是她。

而他更没有留意,原来自己桌子对面就是空着的!(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xyz)

「老天爷果然对我不赖!若不是现在这么多客人,相信她绝对不会和我同一张桌子。」

单伟文越想越开心,他终于明白一句格言:「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虽然得偿所愿,但对单伟文来说,反而感到有点局促不安,就连眼睛都不敢乱张乱看,只能在不经意间偷偷看她一眼。

但单伟文认为,眼前这个少女相信也是和自己一样,心里必定感到非常局蹐,要不又怎会一直低垂着头吃东西,头也不敢抬一下。

单伟文灵机一动,掏出手提电话,进入了「脸书」,见他左手拿着电话,右手拿餐具吃早餐,表面上是边吃边看着电话,其实他是以电话作掩饰,视线却从电话边沿瞧着前面的少女。

「她真是太完美了!」

单伟文看着眼前这张绝世花容,心里赞不绝口:「她怎会长得这样美!不但五官轮廓无可挑剔,就连食相都如此优雅柔美!」

他的视线移到她胸前,立时挑起他的遐思,又忖:「光凭那撑起衣衫的高拔弧度,已看出她的乳房是多么丰满,再加上她一身嫩绰绰的细滑肌肤,相信脱光衣服后,必定不会输给二嫂子,大有可能比她更美更迷人!」

单伟文虽然觉得对她这样胡思乱想,实在是对她有点轻慢和亵渎,但眼前这个少女实在太迷人,又太过完美了,只要是正常的男人,又怎可能不对她动起色心,令人产生种种欲望的遐想!

自那少女坐下后,她至今仍没有瞧过单伟文一眼,不知她是害羞,还是对单伟文全不感兴趣,只是埋头在自己的餐盘上,直到她吃完站起身离去,依然对他全不顾盻,让单伟文感到十分颓丧。

早上八点四十五分。

「早晨!」

田珺儿走进公司的设计部,向着两名已经上班的女职员打招呼。

「早!珺儿今天很早呀,你早到了十几分钟,没有塞车吗?」

一个二十出头,名叫小茵的女职员笑着问。

「嗯!还好。」

田珺儿微笑点头。

另一个女职员微笑道:「你真是找自己辛苦,每朝都要挤巴士上班,其实你爸爸也是在中环上班,大可以坐他的顺风车。」

「当然不可以。」

田珺儿摇头道:「我爸每天都要九点过后才出门,再加上车程,基本都要十点钟才能回到这里,这绝对不可以。」

「你是老板娘的心肝宝贝,就算迟到一小时,相信老板娘也不会责怪你。况且你只是暑期来这里帮忙,下个月便要上大学了,又不是这里的合约职员。」

田珺儿摇了摇头:「我虽然是暑期帮工,但公司的规矩仍是要守的,怎能够因为我是老板的女儿就没了规矩,就算妈容许我,我也过不了自己。」

「难怪刘小姐这样疼爱你,长得又漂亮又乖巧,老板娘的福气真不少!」

田珺儿脸上微微一红:「不和你说了,总要拿说话笑人家。」

「对了,我几乎忘记了!」

那个小茵道:「珺儿,你的精心杰作出来了,昨晚你刚下班离去,样本就送过来了。不过……不过刘小姐看过样本后,见她摇了摇头,似乎不是很满意。」

「是吗?」

田珺儿瞪大一对美目:「妈可有说什么?」

「没有,但看她那个表情,恐怕……」

小茵抬起右手,掌沿在脖子上打横一切。

田珺儿看见,不禁心头一沉:「样本在哪里?我想看一看。」

「在老板娘手上,但听说她今天早上要到铜锣湾分店。」

小茵看一看手表:「这时老板娘应该还在办工室,再过半小时就不担保了。」

田珺儿听见,连忙站起身走出设计部,向着母亲的办公室急步走去。

「品廊」是一间女性皮鞋手袋设计公司,是田珺儿的母亲刘若茹一手创办。「品廊」在香港多个购物区都拥有自己门市部,虽算不上大企业,但销售对象都是中高价路线,自开业以来,在香港颇有点口碑。

田珺儿是家中的独女,父亲名叫田国华,是个出入口商人,在四年前和刘若茹正式离婚,而田珺儿却和父亲居住,她和父亲的感情向来都不错。

刘若茹离婚后不久,便创办了「品廊」,在短短数年间,「品廊」已获得相当好的评价,门市部亦渐渐增多。

田珺儿的兴趣不多,除了听音乐,就是绘画和一些图像设计,中六毕业后,看见距离大学开课还有一段时间,她又不想闲在家中,便要求母亲去「品廊」帮忙,学习一下手袋设计的心得。

当她走进刘若茹的办公室,还没开声说话,已被母亲截住话头:「你一上班就来我这里,是不是为了这个。」

田珺儿看见办公桌上放着一个灰色皮包,正是自己多日辛苦设计的作品,忙即答道:「嗯!妈,感觉可以吗?」

刘若茹摇头道:「当初看见你的绘图设计还可以,但制成实物后,感觉可就一般。不过,这是你第一件自己设计的制成品,已经很不简单,可以看得出你的天分。」

「真的!」

田珺儿的设计得到母亲的肯定,自然欣喜不已。

「你先不要开心,手袋的外型和设计,我都很满意,可惜你选错了皮革,将一个原本很好的设计,最终弄到非驴非马,可以说不伦不类!」

「妈!」

田珺儿噘起小嘴,撒娇起来:「真……真是这样不堪?」

「不是不堪,但确实不够完美,用『美中不足』较为合适。」

刘若茹从办公椅站起身来:「我现在要去铜锣湾分店,你和我一起去吧,我一会再慢慢和你说,而且我有件事想问一问你。」

「问我什么?」

田珺儿感到有点不祥预兆。

「一会再说,你现在先回去取手包,我驾车在大门口等你。」

刘若茹一面驾车,一面和身旁的女儿道:「你将来若想投身服饰设计行列,对于物料的认知和运用,都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今次是因为你缺乏皮革的认识和理解,才会选择了不该选择的物料。你要紧记,在设计一件产品前,必须先要决定产品的对象,是给年轻人用,还是中年人用。」

「对象的年龄和物料有什么关系?」

田珺儿有点不解。

「当然有关系。」

刘若茹微微一笑:「就以你那个设计品为例,我看你的皮包设计图,相信灵感是来自韩国ROUGE&LOUNGE的SPES,对不对?」

「啊!」

田珺儿掩住嘴巴:「妈,好厉害呀,你怎会知道?」

刘若茹一笑:「傻丫头,妈连这个都不知道,还能够在这个行业立足么!」

「但我的设计虽然来自SPES,但外观一点都不同,你怎可能认出来?」

「你将原本短手把改为单肩双背挽,将袋口三角配色改为垂直配色,但袋型和鸡眼索带,还有左边袋口那个蟹钳钩,却和SPES完全一样,只要是行内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了。」

田珺儿听得有点吃惊:「这……这样说,会不会算是抄袭剽窃?」

刘若茹摇头道:「不算,就算外型一样,只要制造材料不同,都不算抄袭。而你这个皮袋,是属于软包设计,较适合年轻的女性使用,采用物料应该以轻薄为上,但你却用了三厘米厚的上等牛皮,整个袋子就显得失去柔软感,亦破坏了整体的设计。」

刘若茹又道:「SPES原本是采用压纹的意大利薄牛皮,是一种很普遍的中价物料,能够售九十万韩圜,主要是卖他们的设计和品牌名气,其实这个袋子的实质成本,不会超过三百港圆,利润实在相当可观。」

田珺儿瞪大眼睛:「什么,成本才三百港圆?但这个SPES售价要六千多港圆呢!」

「有什么出奇。」

刘若茹道:「在泰国买一个真鳄鱼皮手包,很少会超过一千港圆,但全球顶尖品牌爱马士,她的野生鳄鱼皮手包,随便都要三四十万港圆,就以这个价码来说,你认为可以买多少条活生生的鳄鱼。」

田珺儿从来没有接触过生意,脑里便只有一个想法,这样可观的利润,难怪会有这么多人做生意。但她却没想到,要创立一个全球隽誉的品牌,是要经过多少努力和拼搏才能做得到。

转眼间已来到铜锣湾的分店,刘若茹把公事处理完,已是中午饭时间。

「珺儿,陪我吃完饭才回公司。」

刘若茹向女儿道。

「嗯!」

田珺儿点了点头,她知道母亲有说话要和自己说,却不知是什么事情,不免有些感到不安。

用饭之际,刘若茹突然问道:「上星期我经过金钟,看见你和家雄手牵手走在一起,你二人正在交往吗?」

田珺儿一听,心头马上噗通乱跳,但既然给母亲看见了,又怎能够否认,只好点头回答。

刘若茹道:「你都要上大学了,结交男朋友本无不可,但家雄这个人太重公子脾气,仗恃家中有钱,言行过于高傲自大,而他唯一的优点,就是长相还过得去,但我并不喜欢他。」

张家雄是刘若茹远房亲戚的儿子,刘若茹和张家向来很疏远,平日很少接触,只有节庆或大日子,两家人才有机会碰面。

但在田珺儿念中二那年,张家在宝珊道购了一块地皮,盖了一栋豪华的房子,便举家搬到宝珊道居住。

是年,张家雄以转校生身分,进入田珺儿同一间学校念书,而且成为同班同学。

当年田珺儿才十二三岁年纪,但已长了一张漂亮可爱的脸蛋,极受男性同学欢迎,亦成为男生追求的目标,而张家雄自然不会例外,对田珺儿展开强烈的攻势。

但田珺儿向来文静腼腆,对追求者总是保持着距离,但张家雄的身分毕竟不同,如何说二人也说得上是亲戚,不时以研究功课为名,时常到田家走动,目的不问而知,就是要接近田珺儿。

刘若茹和田珺儿父亲离婚后,张家雄仍不时藉机前去田家,在他热烈的追求下,少女的春心亦慢慢为他敞开,二人便开始交往。

但田珺儿知道母亲不大喜欢张家雄,所以一直隐瞒着母亲,但现在听见母亲这样说,一时也不知如何说是好!只见刘若茹长叹一声:「我不是要阻止你们,但我希望你想清楚,结识男人可不能随随便便,抱着人有我有,敷衍了事的心态!家雄的家世虽好,但有钱人是极难应付的。向来有名有利又有钱的男人,很少能够忠于一个女人,你必须要有心理准备。」

田珺儿不敢回驳母亲,只是默默点头,表示知道,但在她心里,又何尝没想过这种事会发生,但张家雄对她确实千依百顺,而且非常关怀备至,自己和他交往的日子里,二人确实渡过了不少快乐开心的时光。

「当日我看见你们的举止非常亲密,现在你老实和我说。」

刘若茹忽然盯着女儿问:「你和他到底有没有做过那种事?」

田珺儿一听,脸上立即升起一团红晕:「妈,你……你说什么嘛!」

「你不要瞒我,老老实实和我说。」

刘若茹仍不肯放过:「到底有没有?」

田珺儿怎肯和她说,只是低垂着头,轻轻摇头否认。

刘若茹突然坐直身躯,叹道:「唉!我的女儿真是长大了,再不用我担心,以后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不会再过问你!」

「妈!」

田珺儿听了这番话,不禁内疚起来:「我……我……」

「你不想说可以不说,我现在不想逼你。」

田珺儿无奈,只得轻轻点头:「是……是有过几次……」

「什么?还来过几次?」

刘若茹盯着女儿,只见田珺儿低着头嗯了一下,刘若茹大感意外和绝望,她向知这个宝贝女儿素来温柔斯文,而且十分害羞,却没想到竟会如此开放,已经和男人发生多次性行为。

「是哪时开始?」

刘若茹真想了解清楚这个女儿。

「一年多前。」

田珺儿满脸通红,再不敢看母亲一眼。

「那时你才十六七岁,就和他……」

刘若茹怒极反笑,摇头叹道:「你爸应该不知道,是不是?」

田珺儿再次点头。

刘若茹长长一叹:「见你二人如此亲热,那时我就知道不妙,果然不出我所料!我真不知道怪你还是怪家雄,总之一只手掌拍不响,但你给我听清楚,我虽然不想再有这种事发生,但现在你二人已弄到这地步,我也不敢抱什么希望,但你们必须做好前事工夫,不要弄出什么乱子来。」

「家雄他……他每次都有戴……」

田珺儿说到最后,几乎难以听闻。

「这个你一定要坚持,绝对不能逞一时之快,更不能纵容他。老实说,我真的不大喜欢家雄,也不想你嫁给他,假若你弄出事来,到时莫要怪我,你二人好自为之。」

单伟文每朝都站在窗前等待丽人出现,又到麦当奴碰运气,但一星期过去,还是无法再见她一面,但他没有便此放弃,今天是星期天,单伟文依然候在窗前,今日不知是否天公显灵,终于看见她在街上走过。

只见她穿了一件圆领细横间T恤,下身却换了一条长牛仔裤,朝着汉宁顿道方向走去。

单伟文终于明白,因为从汉宁顿道到麦当奴,路程会近一些,这样说,她今天相信会到麦当奴去。

一想到这里,单伟文当然立即行动,一手背上背包,便立即走出家门。

田珺儿走进麦当奴,一眼便看见张家雄,正要向他走去,而张家雄已发现了她,奔上前来握住她的手:「我还以为你忘记起床,正想给你电话。」

「傻猪,人家答应你出来,当然有分寸。」

田珺儿笑说,二人走到地库客堂,田珺儿先找了个双人位子坐下,而张家雄却去购票取食物。

单伟文匆匆来到大堂,果然看见梦里佳人,心头一阵狂喜,当他捧着餐盘找坐位时,发觉少女身前竟多了个年轻人,二人谈笑正欢。

当真是冷水浇头,单伟文不由心里一凉:「原来她已经有男朋友。」

最后找了个座位坐下,距离二人也不很远,仍能清楚看见对方。

单伟文的心情一落千丈,只是下意识的为冻茶加着糖浆,眼睛和心思始终不离开田珺儿:「我最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其实也是意料中事,这样漂亮迷人的女孩子,又怎会无人问津。」

田珺儿和张家雄在说话间,忽然看到不远处的单伟文,心想:「真是巧,那人又在这里吃东西,相信他一定住在附近。」

「珺儿,一会你想去哪?」

张家雄边吃边问。

「我没有意见,但今天是假日,相信满街都是人,想起就有点怕,可是我又想去买衣服,平日要去我妈的公司,就只有假日可以出来逛逛。」

「一切依你,今天就去逛公司看电影,中午若然累了,就回去我家休息。」

接着将头凑前去,放低声线道:「爸妈今天都有重要约会外出,大哥一家又去了旅行,家里就只有女佣,整间屋变成无王管,我二人又可以……」

「我才不要。」

田珺儿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不禁脸上一红,但她心底里又怎会不想,能够和自己喜欢的男人亲热,是每个正常女人都渴望的事情,但田珺儿天生温文害羞,当然不会主动提出。

「已经个多月没做了,我真的好想要,就答应我一次好么?」

「不要嘛,每次你都这样说,一次又一次,已经不知多少次了!你这个脑袋总想着坏事,早知你这样,人家就不出来了。」

远处的单伟文看见二人异常亲热,心中真个酸楚无比,暗自在想:「他们只是男女朋友关系,又不是夫妻,未必代表我就绝望,二哥既然能够从志充手上抢到二嫂,为何我就不可以?没错,我不能够灰心,月老究竟会将红线牵向谁人,到目前还未有定断!」

「就再和我一次好吗?」

张家雄仍是苦苦哀求:「我足足憋了个多月,难得今天有这个机会,就顺我一次意思好不好?」

「你真的很烦人。」

田珺儿佯嗔道:「老是想着这种事,你可知道人家有多担心,每次都害怕得要死,要是弄出事情来,叫我怎有脸去见人。」

「我保证不会有事,一个不够就再加一个做保险,总可以了吧。」

其实张家雄的性智识相当肤浅,采用两个避孕套,因为会相互磨擦而弄破,比之用一个更为危险。

「什么一个又一个,你到底说什么?」

田珺儿明知故问,不住在心中发笑。

「我是说套套……」

张家雄害怕邻桌听见,向四周望了一眼,才尽量压低声线。

田珺儿见他这个模样,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你这个人好搅笑。没胆鬼,人家怕你了,但你要记住自己说过的话,还有,不要像上一次那样弄痛人家。」

张家雄得到美人答应,自然雀跃不已,二人离开麦当奴,田珺儿竟然破例地主动环住他臂弯,张家雄心中高兴,问道:「你今天想买什么衣服,我送给你。」

田珺儿摇了摇头:「我不要你送,我买东西我自己付钱。」

「难道我想送东西给你都不行?」

田珺儿仍是摇头:「不是不可以。我们每次出来,吃吃玩玩都是你的,但我自己用的东西,怎可能要你来付钱。」

「有关系吗?」

「对我来说是有关系,你不要再说了,再说我就不理你。」

单伟文看着二人亲亲热热走出门口,本想暗中尾随着他们,但又怕会给那少女发现,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一个人独自回家。

色友点评

小说好看吗?给它打个分吧
快速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