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当前网址二维码

复制当前网址

恭喜,您已成功注册,可以使用包括观看视频在的所有功能。

请输入激活码激活账号,激活后可以享受更多福利。

已有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Email地址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Email地址
请勿使用10分钟临时邮箱
密码
6-15 个字符
确认密码
6-15 个字符
昵称
2-10 个字符,只能使用汉字、英文或数字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雨伞情缘》

成人小说

《小黄书》手机APP下载

成人小说搜索

雨伞情缘
加入小黄书福利群秘书的潜规则
雨伞情缘
作者:潜龙
第六章 奇缘

二人跑了好一段路程,田珺儿还是忍受不住,摇手道:「我……我不能再跑了……」

便停了下来。

那人同时收起脚步,回头看见已走了很远,催泪烟应该不会飘到这里来,向她道:「在这里休息一会吧,我这里有水,你先用水冲洗一下眼睛。」

这时在二人周边,到处都是坐在地上喘气的示威者。

田珺儿一直用毛巾掩住口鼻,见那人递来一樽蒸馏水,便低声说了多谢,扭开樽盖,但又不知如何冲洗好。

那人看见道:「我来帮你。」

当那人看见她移开口脸的毛巾时,当场呆住,轻叫一声:「你……是你!」

原来这男人正是单伟文。

田珺儿亦抬起头来,当她看见眼前之人,不禁心如鹿撞,暗想:「怎会……怎会这么巧!」

单伟文道:「我们应该是同一所大学,真巧。」(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xyz)

田珺儿微微一笑,点头嗯了一声。

单伟文拿起蒸馏水,向她道:「你先仰起头,我为你冲洗一下。」

只见田珺儿乖乖的仰起脸,单伟文用水冲洗一会,问道:「好一点没有?」

「好多了,多谢!」

「我叫单伟文,你呢?」

他一边介绍自己,一边把蒸馏水送回给她:「喝几口水会舒服一些。」

「田珺儿。」

她显得有点害羞,伸手接过蒸馏水,单伟文听见她说了名字,兴奋之情简直难以言喻。

「你一个人来这里吗?」

田珺儿摇头道:「我和几个同学一起来,放催泪弹时失散了。」

「我也是。」

单伟文道:「我们一行五人,现在他们也不知跑到哪里去。」

但在单伟文心里,却想着不知她的男朋友是否和她一起。

接着又道:「对了,我在港大念工商管理,你是修什么科?」

「中国文学。」

田珺儿低声道。

二人沉默一会,忽听田珺儿开声问道:「你好像是住在般咸道一带?」

单伟文摇了摇头:「不是,我为了上学方便,暑期才搬到学校附近,暂时住在我二哥巴丙顿道的家里。」

田珺儿有些惊讶:「很巧呀,我也是住巴丙顿道,这样说我们是街坊了。难怪不时看见你……你在麦当奴吃东西。」

「对呀。」

单伟文道:「只是下次我们在麦当奴碰见,你会不会让我和你一起同桌。」

田珺儿听见,虽然有些许尴尬,但仍是微微一笑:「可以呀,我们不但是同学,而且又是街坊,怎会不可以。」

其实在她心中,巴不得每天和他坐在一起。

二人笑笑谈谈,转眼已经入夜,单伟文道:「你要不要去找你的同学?」

田珺儿道:「现在这么多人,恐怕会很难找到他们。」

「也说得对。」

单伟文接着道:「我还想回政府总部,你要不要一起?」

「好呀,我和你一起去。现在我有了湿毛巾,再不怕那些催泪弹了。」

单伟文站起身来,背上了背包:「真没想到,警察会施放催泪弹对付手无寸铁的市民,想起就一肚子都是火。」

田珺儿亦站了起来,道:「警察越想我们走,我们就偏不走。」

单伟文笑了起来:「没想到你娇娇滴滴的,原来是巾帼须眉,佩服,佩服。」

田珺儿「噗哧」一笑:「你说得太严重了,只是看不惯那些警察。」

二人沿着来路回到金钟,已是晚上六点半钟,来到接近天桥口,已有不少人聚集在那里,二人从上往下面,满街都是示威群众,正与数十名手持盾牌和长枪的防暴警察对峙。

「他们会不会开枪?」

田珺儿有点不安问。

「相信不会吧,我们个个手上都没有武器,如果警察开枪,将会是全世界头条新闻,亦会受各国谴责。」

但他说话刚完,却见一名警察高举警告旗,上面写着「速离否则开枪」,田珺儿看见,扯了一扯单伟文的衣服:「不是呀!你看,他们说会开枪。」

单伟文皱起眉头:「安全起见,我们还是留在天桥上。这些警察杀红了眼,说不好真会开枪,就算是橡胶子弹,都有非常强大杀伤力。」

「嗯!」

田珺儿点了点头。

这时,两枚催泪弹又在人群里爆发,催泪烟从下涌上天桥,单伟文一把拉住田珺儿的小手:「快走。」

天桥上的群众都纷纷向后走避。

田珺儿任由单伟文牵住玉手,二人走了一段路程便停了下来。

这时,田珺儿的手提电话响起,正是张家雄的来电,一接上电话,便传来张家雄紧张的声音:「你在哪里,我找了你很久都找不到你,电话你又不接。」

田珺儿道:「我……我刚才吸了很多催泪烟,没有留意电话声,现在我在演艺学院的天桥上,你呢?」

「我在美国银行中心,这里已被警察挡拦住。你现在不要离开,先在那里等我,我想办法过来找你。」

「好吧。」

田珺儿关上电话,向单伟文道:「我朋友一会来这里找我。」

单伟文表示知道,心想一定是她男朋友的电话,便道:「我就留下来陪你,直到你朋友来到为止。」

田珺儿点了点头,看见不少刚才走避的人,现在又再次回头,走向原来的地方。

田珺儿向单伟文问道:「我们待在这里还是回去?」

单伟文道:「你若不怕,我就陪你回去。」

「我不怕,你呢?」

田珺儿微笑着问。

「连你都不怕,我当然不会怕,回去吧。」

返回刚才的地方,看见防暴警察已向前推进,一直朝他们而来,单伟文道:「不好,警察要过来了,我们还是先退一退……」

谁知一句未完,数枚催泪弹又在不远处爆开,这回因顺着风向,烟雾不住迎面吹来。

单伟文只得又牵着田珺儿狂奔,这回一直走到分域街,二人不知为何,一直就这样手牵着手向前走,彼此全没有想过分开来。

谁知来到演艺学院附近,又有一排警察和百多名群众对峙着,根本就无法通过。

田珺儿道:「怎样好,这里又有警察。」

接着又是催泪弹的响声,单伟文发觉不妥,连忙牵着她往后走,这一回二人转向港湾道,直朝湾仔方向走去。

来到中环广场门口,已累得双腿发软。

单伟文指一指花坛的石台道:「我们坐一会好吗?」

田珺儿已累得气力全无,自然点头答应。

二人坐下不久,田珺儿的手提又再响起,明显是张家雄的来电,她接上道:「家雄,你在哪里?」

「我仍在美国银行大厦,警察四周封锁住,不让这里的人通往政府总部,瞧来暂时无法离开,你还在那里吗?」

「我被催泪弹驱赶到湾仔去,看情形只好回家,你不用过来我这里了,但你要小心,知道吗?」

「我不会有事,放心吧。有没有同学送你回去?」

「不用担心,有同学和我一起,你小心喔!」

接着收了线。

「你的同学很关心你呢。」

单伟文试探着问。

田珺儿不想说出自己和张家雄的关系,只轻轻一笑,接着点下头。

「你现在打算回家?」

单伟文问。

「现在四处都是警察,又无法回去金钟,也只好回家。」

田珺儿无奈地说。

单伟文耸耸肩:「好吧,我也不想你回金钟冒险,还是回家吧,我送你。」

「你不打算回金钟吗?如果你想留下来,我自己回去也可以。」

单伟文有如此大好机会,又怎会放过,摇头道:「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回去。刚才你不是说过有同学陪你回家么,难道你想反口?」

田珺儿不禁甜甜一笑:「好吧,坐一会儿我们便离去。」

单伟文点头答应,同时掏出手机,问道:「可以给我你的电话号码吗?」

田珺儿说出自己的手提电话号码,单伟文按照号码接通了线,待得田珺儿的电话响起,单伟文道:「这是我的号码。」

二人回到巴丙顿道,已是十二时多,单伟文经过住宅大楼时,指一指大门入口,向田珺儿道:「我现在就住在这里。」

接着问道:「你呢?」

田珺儿道:「就在这里转弯。」

「现在太夜了,我先送你到家门。」

单伟文道。

田珺儿暗暗窃喜,并没有拒绝,她也不想这么快和他分开,自忖:「我似乎真的喜欢上他了。」

但一想到张家雄,又不禁发愁起来。

单伟文回到自己的房间,高兴得直扑到床上去,趴在床上暗道:「我终于认识她了,只不知她和男朋友的感情怎样,我是否能够把她抢到手!但如何说,这个机会我一定不能放弃。」

高兴片刻,又想起今天在金钟现场的事,不由又关注起来,忙即跳下床打开电视机。

只见新闻报导说,学生联会表示,他们收到消息,称警方已经出动橡胶子弹暴力镇压,故呼吁参与示威者全面撤离,并须保留实力,择日再会。

单伟文吃了一惊:「不会吧,真的用到橡胶子弹?」

新闻又道:「学生联会同时称,示威者留守与否,是他们的个人决定,若有市民在评量风险后仍愿意留守,学生联会亦留守在大台至最后一刻。呼吁撤离的同时,学生联会希望香港特首在午夜十二时前回覆四大诉求,如无回应,学生联会将发起无限期罢课。」

接下来是示威现场直播,只见警方在夏悫道和干诺道中一带,再发放多枚催泪弹,示威者争相走避,而警方的防线,亦开始向金钟和湾仔推进。

单伟文越看越心惊,自己幸好和田珺儿离开了湾仔!而田珺儿这个时候,正独自坐在床边,且不住偷偷发笑,一颗芳心只想着刚才和单伟文的一切:「看他刚才的言行举止,一定是对我有意思,若不是,又怎会总要找机会牵着我的手!」

她看着自己的玉手,回味着被单伟文牵住的感觉,真是又温馨又甜蜜。

她痴痴迷迷的想了一会,同样打开房间的电视机,看着示威的进展。

次日早上,田珺儿被张家雄的电话吵醒:「我担心你一夜,睡得好吗?」

「你若担心我,昨晚为什么不给我电话,显然就是说谎。」

「不,不是的,我在中环给警察困了一夜,回到家都两点多,怕会吵着你睡觉,所以才没给你电话!」

「也不知你说的是真是假。还有昨日你在我身边,催泪弹在我脚旁爆开,为什么你只顾自己走避,也不理会我。你可知道,我大声叫你又没有回应,当时是多么无助!」

「对不起,事发突然自然会有些慌乱,其实我也吃了不少催泪烟呀,早知警察会施放催泪弹,我们就不应该去那里。」

田珺儿听他这样说,更不想再和他辩驳,便道:「没有事我收线了。」

「不要!」

张家雄连忙道:「我想问你,听说学联呼吁继续罢课,你打算怎样?」

田珺儿想一想道:「我也不知道,现在我先和同学联络,若然大家都继续罢课,我也只好和大家一起。」

「要是你不上课,给我电话好吗?」

田珺儿聚起柳眉问:「有什么事吗?」

「如果你打算不上课,我想和你吃午饭。」

「吃完午饭呢,你又想怎样?」

田珺儿暗自一笑。

「我想……我想你来我家。」

田珺儿连忙道:「就知道你想着歪念头!你休想,我今天多数会回学校,收起你的色心吧,我收线了。」

放下电话不久,手提再次响起,田珺儿暗骂道:「这家伙怎会这样缠人!」

看一下来电,竟然是单伟文,不由一喜,忙接通电话。

「早晨,是珺儿吗?」

单伟文的声音从电话传过来。

「早晨,我是。」

田珺儿的心马上「噗通」的乱跳。

「你有看见昨夜的新闻吗?」

单伟文道:「听说今天会继续罢课,而且铜锣湾和旺角都被占领了,你知道这件事吗?」

「是真的吗?好厉害喔!」

田珺儿道:「我昨晚很早上床,只知道今天会罢课,但不知道铜锣湾和旺角都已经被占领。」

单伟文道:「昨夜学联收到消息,警察会出动橡胶子弹,呼吁大家离去,但想不到大家都没有散去,一些给警察阻拦住无法进入金钟的市民,便自发占领了铜锣湾和旺角,现场消息说铜锣湾已超过一万人,旺角更接近二万人。」

田珺儿喜道:「真是想不到,一夜之间香港都变天了!」

「我现在想到金钟看看,你要不要一起去?」

单伟文问。

「好呀,我和你一起去。」

田珺儿实在高兴极了,心想:「我今天又可以和他一起了。」

「半小时后,我在劳当奴等你好吗?」

单伟文问,田珺儿自当应承。

今天田珺儿同样是T恤短裤,不施任何脂粉,显得既清纯又亮丽,堂上食客都被她吸引住。

当她看见单伟文时,微微一笑:「来了很久吗?」

单伟文一看见田珺儿,不由被她的姿容吸引住,连忙道:「刚到而已,吃什么东西?我去买。」

堂上客人都不自禁暗赞起来:「真是一对童男玉女,希望二人顺顺利利,能够白头到老!」

不少人都为二人暗暗祝福。

二人边吃边谈,单伟文问道:「你继续罢课,父母会赞成么?」

「我爸妈都很开明,也发觉香港这几年变了很多,相信他们不会反对。」

「我二哥也是这样说,他说以前港英时期,港督虽然是英国派任,更没有所谓普选,但英国的制度和法律,可以让香港居民充满自由,但自从回归后,除了当初那几年,香港的民主自由就慢慢减退,再这样下去,市民就会失去一切言论自由了。」

田珺儿点头道:「我虽然年龄不大,没有经过英治时代,但我在网上却知道不少。」

二人吃完东西,便乘坐小巴低达金钟,看见政府总部外的干诺道中,整条道路全都挤满了人,防暴警察已经撤离,只留有小量警察在外围看守。

「哗!原来这么多人。」

田珺儿有点讶异。

「这里相信有二至三万人吧。」

单伟文都感到十分惊奇。

这时单伟文的手提响起,是香港大学的一位同学,似乎是告诉他一些有关学运的事情。

单伟文收线后,向田珺儿道:「是我港大同学来电,他说昨晚深夜,四千名中文大学学生在校院开会,决议通过无限期罢课。今天全港八间大专学院会举办罢课集会,我们港大已有接近二千人参与,问我会否参加。」

「你打算怎样?」

田珺儿瞧着他问,心里确实不想回学校参加集会,她只想今天和单伟文好好在一起。

「我还没有决定,你意思怎样?」

田珺儿道:「我没有意见,若然你想回学校,我们就一起回去吧。」

单伟文听见她的语气似乎不想参加集会,便笑道:「我们既然都出来了,现在再回学校也没意思,倒不如我俩先在这里待一会,下午再到铜锣湾和旺角看看,你说好不好?」

田珺儿立即展开笑容,点头道:「也好,就这样决定。」

昨天警察使用胡椒喷雾、施放催泪弹等新闻,金球各地纷纷报道,并同时谴责警察以武力对付手无寸铁的群众,而香港市民为了保护自己,只能用口罩和雨伞遮挡胡椒喷雾,而外地新闻媒体,都将这次学生运动称为「雨伞革命」。

金钟占领区场内虽然万头攒动,地上坐满了群众,但依然开通了多条行人道,二人沿着通道而行,发觉这里气氛大致平静,秩序十分良好。

还有不少学生沿路派送蒸馏水和食物,并设置了医疗站和物质站等。

二人最后找了一个空位坐下,单伟文道:「真没料到今日的气氛会这样,比之昨日简直天渊之别。」

田珺儿点头一笑:「真的呀,想起昨日的催泪弹,现在还有点怕呢。」

二人打开手提电话,接上电视新闻台,方知铜锣湾和旺角两个占领区,都坐满了群众和学生,而铜锣湾是游客区,更有人用不同语言写下学生的诉求。

单伟文笑道:「下午我们到铜锣湾去,在那里吃午饭如何?」

「嗯!」

田珺儿点头说好,并送他一个甜甜的笑容。

下午二人来到铜锣湾,先用过午饭,才走进占领区。

占领区内早已坐满了示威者,当中不少和二人一样,都是大学生。

而这里的气氛和金钟一样,依然相当平静和有秩序,不少义工四处为群众喷洒消暑喷雾,还有学生手持大型垃圾袋,收集群众的垃圾。

唯一和金钟不同的地方,就是有相当多外国游客围观,还有不少游客参与其中,竟然和示威者坐在一起。

直到晚上,单伟文和田珺儿才离开铜锣湾,光是这两天,二人的感情竟然突飞勐进。

吃过晚饭,单伟文和昨天一样,先送田珺儿回家,沿路彼此有说有笑,将要到达田珺儿住所大门口,竟然看见张家雄向着他们直奔过来。

田珺儿心里微微一惊,问道:「家雄,你怎会在这里?」

张家雄却没有理答她,直瞧着单伟文问:「你是谁,为什么会和珺儿在一起?」

张家雄整天找不到田珺儿,电话又无人接听,不禁局蹐不安,便来到她家里找田珺儿,但她父亲说田珺儿外出未归,张家雄又不好坐在屋里等候,于是站在她住所大门口,打算等田珺儿回家。

谁知远远看见一个男人和她走在一起,而且神情亲密,不由醋意顿生,忙即奔上前问个究竟。

田珺儿见他怒气冲冲的问单伟文,连忙道:「他是我同学。」

单伟文向他点下头:「我和珺儿是一起念大学的同学,因为同路,所以顺道送她回家。」

心想,她的男朋友看见我们在一起,亦难怪他会生气,但你摆出这副凶巴巴的样子,难道我就怕你不成!「珺儿珺儿的叫得好亲热呀!」

张家雄戟指怒目,指着单伟文道:「小子,我现在说你知,珺儿是我的女朋友,你胆敢插手进来,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色友点评

小说好看吗?给它打个分吧
快速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