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当前网址二维码

复制当前网址

恭喜,您已成功注册,可以使用包括观看视频在的所有功能。

请输入激活码激活账号,激活后可以享受更多福利。

已有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Email地址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Email地址
请勿使用10分钟临时邮箱
密码
6-15 个字符
确认密码
6-15 个字符
昵称
2-10 个字符,只能使用汉字、英文或数字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雨伞情缘》

成人小说

《小黄书》手机APP下载

成人小说搜索

雨伞情缘
加入小黄书福利群秘书的潜规则
雨伞情缘
作者:潜龙
第八章 献身

伟文很快便给她挑起了欲望,他不只想吻她,还想要更多欢悦。

他的手开始变得不老实,试探性地慢慢移到她胸前。

田珺儿经过这十几天,对单伟文已充满迷恋,想被他爱抚的欲念,却一天比一天高涨,当发觉单伟文的手掌盖在一只乳房时,一声满足的呻吟,立时在她口腔里绽放而出:「嗯!伟文……」

单伟文听见,握住乳房的五根手指同时僵住,还道田珺儿向他作出抗议:「对不起!」

他正要收回手掌,却被田珺儿握住,引回乳房上:「不要离开……」

单伟文得此鼓励,简直兴奋如狂,连忙卷住她的小舌,五指隔着衣衫搓揉起来。

他真没想到,手上之物竟然如此饱满柔软,但又充满了诱人的弹性,他甚至感到,自己五根手指竟然无法满抓住它。

田珺儿被他弄得春情涌动,遍体酥慵,但脑子里不禁又想起张家雄来:「我的身体一直便只有张家雄碰过,但从现在开始,我这个身子再也不是家雄独享了,将会多了这个英俊的男人!但……但只是不知道,打后还会不会再有其他的男人……」

单伟文隔着衣服抚摸,又如何能让他满足。

在他心里几番争扎后,单伟文仍是抵受不住这股诱人的吸引力,终于粗着胆子,慢慢伸手进入她衣里,寻找着胸罩的扣子,可是他摸索几回,都找不到扣子的所在。(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xyz)

田珺儿明白他的意图,便向他微微一笑:「傻小子,钮扣在前面。」

说着自己动手松开扣子,再凑身过去,吻住单伟文的嘴唇。

单伟文得偿所愿,终于能够肉着肉的拿住一只美乳,那种触感果然和刚才大为不同,手上饱满滑腻中,还充满着一股青春的弹性,又觉她已硬挺的乳头,正自牢牢抵住手掌心,每一次揉搓,乳头都会在掌中磨蹭滚动,而眼前在在的感觉,都令他赞叹不已。

「我还是第一次碰触女人的乳房,原来感觉是这么美妙!却想不到,珺儿不但样子漂亮甜美,就连身材也同样了得,光是这一对乳房,已经让人欲罢不能了!」

「唔……伟文,我爱你!」

田珺儿在单伟文的抚弄下,原始的欲火渐渐旺盛起来,阵阵难言的快感,不住地往全身蔓延。

「我也爱你。」

单伟文用力吻住她,在田珺儿口腔里送出粗重的需渴声:「我实在忍不住了,很想要你,可以给……给我吗?」

「嗯!」

田珺儿轻声作出回应。

单伟文听见,真是大喜若狂,连忙撑身坐起,并伸手拉起田珺儿,亦让她坐了起身。

二人深情地相望了一会,忍不住又再吻在一起,两人一面接吻,一面急巴巴的清除身上的障碍物,不用多少功夫,彼此都脱得光溜溜一片。

只见二具赤裸的身躯仍是紧紧拥抱住,彼此吻得如疯如狂,直到满足才万般不舍分开。

单伟文看着田珺儿的身体,一时竟看呆了眼睛,他简直无法相信,世上怎会有如此完美的身体?他目光到处,只见一个含羞带怯,样子美得惊人的少女,正自赤条条地,挺着一对浑圆丰满的乳房,却和自己对望着。

而此情此景,实在是诱人到极处。

当田珺儿垂下头之际,不意之间,目光竟然落在他胯处。

她一看之下,心房不由砰砰直响,连忙掩住嘴巴:「它……它……」

「什么?」

单伟文看见她那惊惧的神色,不免奇怪起来,顺着她目光瞧着自己的下身,只觉胯处的肉棒已进入作战状态,足有十八公分的粗大肉棒,兀自高高的竖得笔直,问道:「它……它很骇人吗?」

田珺儿羞红着脸,怯怯的点了点头:「好大,又这般长……」

单伟文心想:「看见珺儿这个表情,料来那家伙的尺寸一定不及我。」

便伸出双手,将她一拥入怀,说道:「老实说,我还没做过这种事,只从那些色情片看过,恐怕会做得不好。」

田珺儿惊喜过望,向他送上一个迷人的甜笑:「真的吗,这样说我真是很幸运,能够做你第一个女人。」

「也是我最后一个女人。」

单伟文补充说。

田珺儿甚为感动,在他脸上吻了一下:「伟文,我爱你!」

说着伸出玉手,温柔地握住他的肉棒,慢慢撸动起来:「它真是好粗好大,人家有点怕!」

「你以前的男朋友没这么大吗?」

田珺儿摇了摇头:「他细小你很多,约莫只有十四公分,而且没有你这么粗。我真怕自己承受不住。」

「啊!珺儿。」

单伟文露出一副舒爽的表情:「让你握住的感觉真好……」

「只要能够让你舒服,人家都乐意为你做。」

「真的?」

单伟文问,田珺儿立即点头。

「呀,不好……」

单伟文突然想起一件事:「我……我没有预备避孕套!」

田珺儿微笑摇头:「不用害怕,这几天是我的安全期。」

「那就太好了!」

单伟文放下心头大石:「我……我现在就想要……」

「嗯!」

田珺儿微微一笑,主动卧了下来,单伟文连忙趴到她身上,低头吻着她小嘴,一手把玩着乳房,一手握住硬如铁柱的肉棒,努力地寻找着肉洞的入口。

田珺儿发觉龟头不住乱冲乱撞,时上时下,总是寻不对路径,反而给龟头磨得欲火焚身,香肌战栗。

「对不起!就快可以了……」

单伟文弄得满头大汗,仍是不得而进。

田珺儿难过之极,微笑道:「我来帮你。」

伸手到他胯处,接过肉棒,将个龟头抵住自己的玉门,轻轻挺一下纤腰,龟头立即撑开花唇,整颗挤了进去。

二人同时发出一声轻呼:「伟文,你……你真的很大……」

「你……你里面也很紧很窄,又湿又暖!」

单伟文重重的呼了一口气,才慢慢寸寸深进。

田珺儿发觉挤压感异常强烈,龟棱拖刮着膣壁,不停往内推进,到得整个阴户被肉棒塞满,田珺儿已美得心荡神摇,只感到膣中之物比那张家雄强硬得多了,心忖:「唔!里面真的好胀,比之家雄的肉棒强烈多了……」

单伟文被她的紧窄勒得畅美非常,若非内里汁水充沛,相信半路中逃,已被她套出阳精来。

龟头已抵到尽头深处,牢牢抵压着一团软肉,心想这是什么东西,我会不会弄痛了她,当即问道:「我……我可有弄痛你?」

田珺儿美眸半张,情痴痴的看着他,接着轻轻摇头:「没有,只是里面胀得很厉害,但……但又很舒服。」

田珺儿现在方知,原来被大阳具挤满的感觉,竟然会是如此美好,难怪很多人都说,女人就是喜欢又长又粗的阳具,果然是没有说错。

单伟文看着身下的田珺儿,越看越觉她美得让人心醉,自己能够进入她身体,实在是多么幸福的事情!他边想边慢慢抽送,一时挤得阴道「滋滋」作响,整个人美得如登极乐,此刻方知,原来做爱的滋味实在是人生一大快事!不觉之间,他的动作渐渐增强,每次深进,都能抵到尽处的软肉,点着敏感的花心。

田珺儿舒服得真想哭出来,她和张家雄好了这么多次,但全部加起来都不及这一次。

这时,龟头突然猛地深进,直酸得她「啊」了一声,阴户即时连连抽搐,牢牢绞住单伟文的肉棒,旋即阴精狂迸,一下子便给他插到了高潮。

单伟文见她表情有异,一时摸不着头脑,连忙停下动作,亲吻着他问:「我弄到你哪里,痛吗?」

田珺儿使劲抱住他脖子,一脸满足的看着他:「傻猪,我没事,刚才……刚才人家……高潮了!」

说到最后,已羞涩得不敢去看他。

「你原来是……」

单伟文显得十分高兴。

田珺儿知道他什么都不懂,但又很想让他开心满足,忍不住吻了他一下,亲昵道:「你好本事呀,珺儿从没有过这样舒服,你再动一动好吗?」

单伟文当然不会反对,抱紧身下的田珺儿,胸口压着她双乳,感受着那股柔软和丰挺,下身一根肉棒缓抽轻捣,温柔地干着美人的小蜜屄。

田珺儿越发舒服陶醉,尽量张开两条修长优美的大腿,承受着粗壮的冲刺,嘴里不住发出迷人的呻吟:「伟文,你弄得……弄得好深啊!是……是全部都插进去么……」

单伟文喘着气道:「好……好像没有,还有……一小截没进去……」

「哦,你太强了……」

田珺儿贪婪地配合着他的动作,不住抛送粉嫩的小屄,她想要更多,更想吞没他整条肉棒。

单伟文道:「我怕……怕你会受不住,不敢再使力……」

「只要你喜欢,人家会忍住……呀!伟文……」

她清楚感觉到龟头越进越深,阴户变得酥麻无比,酸楚中又夹着阵阵的畅美,这种感觉是她不曾在张家雄身上有过。

单伟文毕竟是第一次,渐渐感到泄意袭来,慌忙道:「我……我快要忍不住了!要我拔出来吗?」

田珺儿颤声道:「来……来吧,都给我……」

一对玉手按紧单伟文的双股,示意他不要拔出来。

单伟文一口气疾冲十多下,终于闷哼一声,炙热的精液狂射而出,一下接着一下,连射六七发方停顿下来。

田珺儿以前为了安全起见,每次都要张家雄戴套,至今从未真真正正承受过精液的洗礼,这趟倏地被阳精一烫,即时爽得哆嗦连连,再也挡不住高潮的来临,和单伟文一起丢了出来。

单伟文趴在田珺儿身上,搂着她喘息片刻,正要抽出肉棒,却被田珺儿摇头制止:「就藏在我里面,人家要好好感受一下你。」

「唔!」

单伟文点了点头,痴痴的瞧着田珺儿漂亮的脸蛋,发觉她不只长得漂亮,便是做爱时的神情,都是如此娇柔动人。

单伟文不自觉地将她和二嫂来个比较,论到样子,确是田珺儿略胜一些,在身材方面,施美云的乳房似乎比她大一些,但腰肢却没有田珺儿纤细,整体来说,二人都说得上是绝顶的大美人。

田珺儿看见单伟文呆登登的凝视着自己,便知他是被自己的美貌吸引住,而他这个迷痴痴的眼神,不时都会在张家雄身上看到,亦不禁自豪起来。

她缓缓伸出玉手,抚摸着他脸膛,温柔地问:「伟文,你可有欺骗我?」

「什么?」

单伟文回过神来,对她这句话全然不解。

「我不相信你是第一次。」

田珺儿看着他微微一笑:「若然你是第一次,怎会弄得人家这样舒服。」

单伟文连忙道:「我真的是第一次,你要相信我!」

语气中显得很无奈。

「看你,紧张成这个样人,我只是和你说笑。」

扳下单伟文的脑袋,主动凑上樱唇,将香舌送入他口中,两根舌头马上又缠在一起,直吻得火一般灼热。

单伟文疯狂地吻着她小嘴,五根指头抓着一只乳房,大肆搓揉,田珺儿的欲火旋即再被挑了起来,伸手到二人下身的交接处,从拔出男人的肉棒,贪婪地为他套捋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二人的嘴唇才慢慢分开,田珺儿红着小脸道:「你……你好厉害,这么快又硬了!」

单伟文笑道:「因为它还想要你,可以再让它进去么?」

田珺儿点了点头:「珺儿都想要。但现在我不能给你。」

单伟文显得有些失望,却不敢问她为什么。

田珺儿看见他的模样,忍不住「噗哧」一笑,柔声说道:「你刚才弄得我这样舒服,人家打算要奖赏你,想要么?」

「什么奖赏?」

单伟文知道肯定是一件好事。

田珺儿笑道:「你先卧下来。」

单伟文依言照做,一个翻身便仰卧在地,下身那根大肉棒兀自贴腹而立。

田珺儿看见眼前的宝贝,只觉它头大身,发觉它越益粗大壮硕,心想:「我竟能容得下这样的大东西,难怪刚才给它捅得这么深,光是这根肉棒,相信我已无法离开他了!」

田珺儿越看越爱,伸手握紧肉棒,凑头上去,在龟头舔了一下,单伟文霎时全身过电一般,爽得连打几个哆嗦,心想:「这个奖赏可不赖,只不知珺儿可有舔过那人的肉棒?」

想着间,整颗龟头已被一团温热包裹住,单伟文知道已被她含在口中,接着肉棒和卵袋同时落入她手中,不住又搓又套,简直让他美入心肺,一个忍不住,终于哼出声来:「啊喔!珺儿,我……我好舒服,想……想射……」

田珺儿见他美快,自然加多几分手段,见她使力含住龟头,小手握住肉棒疾上疾下,吃得唧唧乱响。

单伟文实在挨不过这股快感,马眼突然一开,已喷出一股精液来,直射田珺儿喉间。

「唔!」

田珺儿连忙吐出肉棒,另一股精液接着疾喷而出。

之前她和张家雄做爱,每次他都是射在避孕套里,田珺儿从来就没有看过男人射精,这时一见,亦不禁看傻了眼,心想:「好厉害喔,竟然射得这般有力,还射得这么远!」

田珺儿向他一笑,低声道:「坏蛋,要人家吃你的东西!」

随即取过纸巾,抹去单伟文身上的精液,再趴到他身上,问道:「刚才是不是很舒服?」

「嗯!」

单伟文点头,吻了她一下道:「真的很爽很舒服,很喜欢被你舔的感觉。」

田珺儿脸上一红,接着徐徐道:「你一定想问我以前有没有为他舔。现在我就和你说,我确实有舔他那里,但没有吃过他的精液,你是第一个给我吃这种东西的男人。」

单伟文想起一件事,问道:「你和他做过多少次?」

「不会多过十次。应该六七次吧。家雄其实是我的远房亲戚,中学时同一所学校念书。他不时藉意到我家来,便知他是想要追求我。不知不觉地,后来我们就在一起了,上一年年初,父亲刚好不在家,我的第一次便在那天给了他。」

单伟文听完,不免有些担心:「他既然是你的亲戚,打后你们必然有机会再见面,他甚至会和以前一样,藉机去你家。我真的很担心,他会继续纠缠你,对你不肯死心。」

「你放心,其实我父母也不是很喜欢他,尤其是我母亲。就算他会来找我,我也不会再理睬他,更加不会让他有机可乘。相信我,我现在只喜欢你一个,不会再和他一起,况且我已经和你……」

说到这里,脸上不禁升起一抹红晕。

「我相信你,但我不相信他,你要多加小心。」

「嗯!」

田珺儿点头应承,接着道:「不要再说他了,好么?为了弥补你,珺儿打后会对你更加好,让你更快乐、更满足!」

单伟文听得异常开心,双手抬起田珺儿的身躯,问道:「我可不可以舔你这对宝贝?」

田珺儿当然明白他的意思,虽然有点丢人,但仍是主动撑起上身,将一只乳房送到他嘴前。

单伟文大喜,马上张口吞下她一颗乳头,另一只手同时出动,抓住另一个乳房。

「啊!」

田珺儿美得仰起头来,而单伟文的吸吮力度却越来越大,另一边垂吊着的丰乳,已被弄得形状百出,强烈的快感一浪接着一浪,直到田珺儿忍受不住,反手抓住坚硬的肉棒,抵到自己的阴户:「伟文,它……它又硬了,给我……」

单伟文当然不负所望,腰肢往上一挺,闻得「吱」一声细响,已插进了半根。

猛然爆满的胀塞感,立时令田珺儿全身绷紧,直到龟头顶到尽处,她终于承受不住这股快感,浑身一软,整个人软软的趴在单伟文身上:「伟文,你入得好深……」

单伟文用力抱紧她,开始发动攻势,巨棒不住抽出送入,数十下过去,娇嫩的粉屄已见泥泞一片。

田珺儿从没有过这样舒服:「啊……好舒服……」

她实在爱死身下的男人了,只见她双手搂住单伟文的脖子,抬起玉股,配合着肉棒的抽戳。

「我比你以前的男朋友怎样,谁弄得你舒服?」

单伟文一面狠干一面问。

「你比他舒服多了……」

田珺儿的香吻,犹如雨点般落在单伟文的脸上:「家雄从来……进……进不到那么深,你比他强多了……呀!伟文,人家要来了,真的快……快要来了……」

单伟文听见,再不敢迟援一刻,不停大出大进,不用多久,已见田珺儿浑身僵住,身子接着连番抖动,终于进入欲潮的高峰。

单伟文看见她这个模样,心知她已到达高潮,问道:「你已经来了?」

田珺儿援过一口气,满眼迷痴向他点了点头:「你让我乐疯了!」

「只要你快乐满足,我就开心!」

单伟文吻着她道。

「我也是。伟文,要是我早几年认识你会多好,珺儿的第一次就可以交给你了,对不起!」

「不要再说这些傻话,我不是已经和你说得清清楚楚么,你以前的事我不会计较,打后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已很心满意足。」

田珺儿轻轻点头:「我们不会分开的!抱紧我再动吧,不要停下来,再好好爱你的珺儿!」

单伟文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来吧,珺儿已经是你的女人,只要你想要,人家随时都可以给你。」

田珺儿亲着他道:「你知道吗?我已经爱上和你做爱的感觉了。」

单伟文再次动起来,笑道:「真的随时都可以?」

「嗯!」

田珺儿微笑点头:「只要环境许可,而你又想要,我都会给你。呀!又碰到了……你弄得我又酸又麻……」

「我可不可以看看插着你的地方?」

田珺儿似笑非笑道:「原来你们男人都是一样,总爱看这个。」

「什么?那个家雄都……」

田珺儿红着脸道:「他……他不时会架开我两条大腿,看着自己那话儿抽送的样子,真是丢死人了。」

单伟文听她这样说,忙道:「要是你不喜欢,我不看好了。」

田珺儿摇了摇头:「虽然感到很丢人,但……但在心理上还满刺激的。你让我先卧下来,这样你会看得较清楚。」

田珺儿仰卧好,自动张开两条美腿,一个鲜嫩无比的玉蛤,立时呈现在单伟文眼前。

单伟文把眼一望,心里不由赞叹起来:「这里怎可能长得这样白腻,真如十来岁的小女孩一般,又娇又嫩,只是阴阜之上多了一小撮阴毛而已!」

单伟文看得心头火热,连忙跪到她腿间,握起阳具,龟头在花唇磨蹭了几下,接着身子往前一送,又再插了进去。

「嗯!」

一阵强烈的胀满感,叫田珺儿立即掩住嘴巴,生怕自己叫出声来让外面的人听见。

随觉肉棒开始疾出猛剌,龟棱刮得膣肉酥麻舒爽,不用多少功夫,田珺儿又爽得丢了出来。

而单伟文见着自己的粗大,不停地在嫩屄里进出,这股观感上的刺激,很快便将他推进肉欲的高峰,动作一下快于一下,一连百来抽,终于哼叫一声,射出浓浓的精液,灌满田珺儿整个阴户。

色友点评

小说好看吗?给它打个分吧
快速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