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当前网址二维码

复制当前网址

恭喜,您已成功注册,可以使用包括观看视频在的所有功能。

请输入激活码激活账号,激活后可以享受更多福利。

已有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Email地址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Email地址
请勿使用10分钟临时邮箱
密码
6-15 个字符
确认密码
6-15 个字符
昵称
2-10 个字符,只能使用汉字、英文或数字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雨伞情缘》

成人小说

《小黄书》手机APP下载

成人小说搜索

雨伞情缘
加入小黄书福利群秘书的潜规则
雨伞情缘
作者:潜龙
第九章 条件

次日早上,单伟文才缓缓张开眼睛,发觉田珺儿睡得正沉,将半边身子趴在自己胸膛上,单伟文脉脉地看着眼前的睡美人,不由想起昨夜的疯狂,下身的肉棒不禁又硬了起来。

还好昨晚完事后,知道这里毕竟是公众地方,二人都立即穿回衣衫,免得给人发现。

单伟文看看腕表,已是十点多,都应该起来了,便凑头在田珺儿脸上吻了一下,在她耳边轻声道:「时间不早了,还想睡吗?」

田珺儿悠悠醒转过来,感到单伟文正亲吻着自己,徐徐张眼瞧着他,微笑问道:「你吻了我多久?」

单伟文笑道:「才亲了几下,还感到不大满足。」

田珺儿一笑,凑上嘴唇:「那就继续好了。」

两张嘴巴即时接上,热烈地拥吻起来。

单伟文亲吻一会,在她腔里问道:「想不想我摸你?」

田珺儿也不害羞,回应道:「不只想你模我,还想你进入我身体。」

「真的?」(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xyz)

单伟文大感意外,轻轻抽离嘴巴看着她。

「傻猪!」

田珺儿微微一笑:「你竟然当真……啊,不要……」

她才说得一半,已被单伟文拿住一只乳房。

「你胆敢戏弄我。」

单伟文五根指头发动攻势,弄得田珺儿软倒在他怀中。

「伟文,不要这样,会给外面的人看见。」

「营帐门又没有打开,怎会有人看见。让我再爽一会,才放你出去。」

「今晚,今晚我再让你爽个满意,好不好?」

「是你说的,可不能反口哦。」

单伟文亲了她一口,方收回魔手。

田珺儿反手搂住他脖子,亲昵地和他嘴对嘴道:「若果你有本事,今晚你想要多少次,我都依你。」

二人走出营帐,发觉李子安等人仍在睡觉中,单伟文向田珺儿道:「不用等他们了,我们先去吃些东西,再去买一张舒服的铺垫,让你晚上睡得好一些,还有一张薄冷气被,你认为怎样?」

田珺儿笑道:「还有一个抱枕,你忘记了吗?」

「这个不用了,你就是我的抱枕,晚上抱着你比什么都舒服。」

田珺儿眄他一眼:「你好色呀,不过我喜欢你抱我的感觉。」

二人手牵着手,走出金钟占领区,直到中午,才捧着大包小包回来,便看见大旧向二人奔跑过来,单伟文问:「有事找我吗?」

大旧道:「我在这里等你一小时了,你忘记了吗,今天是方老师移民到澳洲的日子。」

单伟文给他一说,终于想起来了,一拍额头道:「对呀,我都忘记了。他们三个呢?」

「我们等了你半天,都不见你回来,他们三人先已赶到机场去,我就留下来等你,若再过半小时都不见你回来,我就不等了。」

大旧接着问道:「你打算怎样,去不去送机?」

「当然要去。」

单伟文向身旁的田珺儿道:「我要赶往机场,你和我一起去好吗?」

田珺儿摇头道:「不去了,我想回家洗澡,顺便换衣服,他们去好了。」

「也好。」

单伟文道:「我会在晚饭时间回到这里,你看着时间办吧。」

单伟文将买来的东西放回营帐,便匆匆和大旧去了。

田珺儿看着他离去后,才钻进营帐,铺好刚买回来的睡垫,才打道回家。

当她回到住所,便看见父亲和张家雄正坐在客厅上,她父亲田书络一看见女儿回来,便道:「家雄等你很久了,你们聊吧,我有约会要出去见客。」

田珺儿一看见张家雄,立即皱起柳眉,再听见父亲要外出,心里更感不安,向父亲问道:「今天是星期六,还要工作吗?」

田书络道:「我要见一个重要的客人,今晚会夜一点回来。我又不知你会否在家,所以通知了安亚不用准备晚饭,你就和家雄到外面吃吧。」

待得父亲离去,田珺儿向张家雄问:「你来这里做什么,我不想看见你。」

张家雄连忙挪身坐到她身旁,田珺儿瞪了他一眼,立即站起来,却被张家雄一把拉住:「我有事要和你说,可是一连十几天都找不到你,听表姨丈说你到了金钟留守,是真的么?」

「这个不关你的事,有什么事请你快些说,说完就给我离开。」

「珺儿,你不要对我这样无情……」

说到这里,一个菲佣从厨房走出来,张家雄马上停口不语。

菲佣安亚看见田珺儿回来,问道:「小姐,今晚在家用饭吗?」

「不用了。」

田珺儿随口答话。

安亚再没多问什么,便坐在厅上看电视。

张家雄向田珺儿低声道:「安亚在这里,我们进入房间再说。」

「我不要。」

田珺儿摇了摇头,但张家雄那肯理她,一把牵住她便往田珺儿的房间走去。

「快放手……」

说着间,已看见安亚回头望了过来,她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但已被张家雄推进了房间,随手掩上了房门。

客厅上的安亚摇头一笑,她知道张家雄是小姐的男朋友,心想二人敢情是进入房间亲热了,便不再理会他们。

进入房间后,张家雄仍是不肯放手,田珺儿用力一甩,接着扯开他的手:「你想怎样,若有说话就快些说?」

「你听我说,当日我不是有心的,只是看见那小子和你在一起,一时生气才会冲口而出,你就原谅我一次吧。」

「对不起,我已经受够你的公子脾气了。」

田珺儿瞪着他道:「你现在说完了吧,请你马上给我出去。」

「我不会出去。」

张家雄发急起来:「我知你一定会原谅我。」

田珺儿道:「不!我绝对不会原谅你,同时我己对你死心,听见没有。」

张家雄瞪大眼睛,气狠狠道:「我只是说错一句说话,你就这样对我,莫非你已经喜欢那个小子?」

「我喜欢谁,这个和你无关。」

田珺儿道:「总之我不会再喜欢你,我对你实在太失望了!你一直仗恃自己家里有钱,就对身边的朋友呼张唤李,我实在看不惯你这副德性!」

「你不要再说了。」

张家雄已气得双眼通红:「你说这么多东西,还不是想要离开我。我知道了,你是因为那个小子,我有没有说错?」

「我就算喜欢他,这又怎样。」

田珺儿看见他这副恶模恶样,不由得冲动起来,当下瞪着美目瞧着他:「我又不是你什么人,我喜欢谁又与你何干,你管得着我吗!我现在不想再和你说话了……」

说完打算走出房间。

张家雄怎会让她离去,奔前几步从后抱住她。

田珺儿大吃一惊,叫道:「放开我……」

一话未完,张家雄双手已握住她一对乳房,肆意搓揉。

「不要……」

田珺儿用力挣扎,但如何敌得过张家雄的气力,反而将她推向睡床,接着双双倒在床上。

田珺儿自然知道他的意图,骂道:「你这个无赖,想要怎样?」

「我要什么难道你不知道,我现在要的是你。」

张家雄将她压在身下,一手握住她一个乳房,一手伸到短裙里,用手指揉着她的阴户,而一对泛红的眼睛却睁得老大,牢牢盯着田珺儿。

「你不要这样。」

田珺儿看见他凶巴巴的眼神,心里确实有点害怕,知道现在和他硬碰硬,只会更加激动他的怒火,只好改变策略,软语哀求道:「家雄,你先冷静一下,放开我再说好吗?」

但张家雄依然故我,一手掀高她上身的T恤,露出一对被胸罩包裹住的乳房。

田珺儿一惊,连忙又捶又推的作出反抗:「你不可以这样对我!」

「为何不可以,你是我的女友,你的身体早就属于我。」

忽听得「啪」一声细响,前开式的胸罩已被他解开。张家雄双手按住田珺儿一对胳膊,使她无法反抗,一头便埋在她胸口,张嘴含住一颗乳头。

「啊!不要……」

此处是田珺儿素来最敏感的地方,一下子便让张家雄占据住。

张家雄使出手段,叼着乳头又拉又扯,不时张开大口用力吸吮吞噬,一颗脑袋不停在两个乳房交替着:「这对大奶子就只有我张家雄可以品尝,那个小子休想碰它一下。」

田珺儿从眼角渗出一滴泪水,知道张家雄己铁了心肠,再说什么也是枉然,现在唯一能救自己的人,就只有厅上看电视的菲佣安亚,当下大声叫起来:「安亚、安亚、安亚救我……」

张家雄连忙用手掩住她嘴巴,对田珺儿道:「我已经将房门闩上,你不要再痴心妄想。」

但他仍是忐忑不安,知道事情弄大了,后果必然不小。

谁知,房间外一点动静都没有,原来安亚看了一会电视,便回到自己的房间,戴着耳机靠在床上听音乐,又怎会听到田珺儿的呼叫声。

过了一会,张家雄看见并无动静,才放胆移开手,田珺儿连忙道:「求你放开我,我不要这样。」

「好,你先要对我说实话,现在你和那个小子是否在一起?」

「嗯!」

田珺儿点头道:「这件事你早晚都会知道,我也不用隐瞒你,我确实和他在一起。」

「你……」

张家雄正想发作,但还是把怒气按压住:「你们……你们在一起有多久?」

田珺儿盯着他道:「就是你动手打他那天开始。」

「就因为我说错一句话,打了他一拳,你就要和我分手?」

「也可以这样说,但当天只不过是一条导火线。我也不隐瞒你,自从我进入港大后,不时都会和他碰面,其实我已经……已经暗暗喜欢他。」

「什么,但那时我们还是很好的呀?」

张家雄听见,实在受不了,不由瞪大双眼。

田珺儿见他这个模样,心里也有点惧怯,但仍是鼓足勇气道:「没错,我当时虽然还和你在一起,但我的心确是摇动了,再加上你在我家门这样,使我离开你的决心更加坚定。」

「你怎可以这样对我,我们……我们一起已经这么多年……」

张家雄从愤怒的语气变为哽噎起来。

田珺儿看见,心里亦开始有点软化,毕竟二人都交往了很长的一段日子,亦难怪张家雄会伤心,便柔声向他道:「你不要这样好吗?要知道感情的事是很难勉强,既然已经出现了裂缝,你我就算勉强在一起,都不会感到快乐!」

张家雄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但他又怎舍得失去田珺儿!再想自己张家有财有势,竟然会输给那个小子,这口闷气叫他如何吞下,当下问道:「听表姨丈说,你一连十多天都留守在金钟,莫非都是和他在一起?」

「嗯!」

田珺儿也不隐瞒,点头道:「我们日夜都在一起。」

「你……你可有被他占便宜?」

张家雄盯着她问。

田珺儿听见,脸上霎时一红,但想到既然要和张家雄一刀两段,就应该狠下心肠,再不能拖泥带水,便道:「有,我有和他做。」

「你,你……竟然……」

张家雄一想到田珺儿脱光了衣服,还让他的阳具插进阴道,整个脑袋都轰然作响:「你……你们做过多少次?」

「你不要问了,我不会再答你。家雄,事已至此我们就分手吧。」

张家雄心中怒极,突然一手握住她乳房:「他可以肏你,而我和你好了这么多年,当然也可以肏你。」

「你不要这样。」

田珺儿想要挣扎,但整个人已给他牢牢压在身下,实在难以动弹半分。

当张家雄用手指捻捻着乳头,田珺儿禁不住连连打了几个哆嗦,她心里清楚,以目前这个形势,自己孤立无助,要张家雄主动停手,确是不可能的事,倒不如先和他谈一谈条件,将此事作个完满解决,相信这样更为有效,便软语向他道:「家雄,我知你现在很生气,不过你先要冷静一下,听一听我的说话好吗?」

张家雄听见,立即问道:「你还有什么想说,莫非你想和我谈条件?」

田珺儿道:「只要你肯答应和我分手,打后我们还是好朋友,有空也可以见一个面。便是你不答应,我依然不会离开伟文,继续和他在一起,你根本就无法阻止我,但这只会让我更加恨你,永远都不再见你。」

「原来那个小子叫伟文,叫得好亲热喔。」

张家雄接着又问:「你似乎还没有说完,继续说下去。」

田珺儿凝视着他道:「你现在这样对我,无非是想在我身上发泄心中的怨愤。好罢!只要你肯答应和我分手,再不缠着我,我可以让你得偿所愿,你若有本事,今天你想要多少次,我都会依你,而且可以让你不戴避孕套,直接把精液射进我身体里!不过这一次是你的最后晚餐,过了今天,以后你再不能碰我,能够应承我吗?」

对张家雄而言,这个条件确实非常吸引,但一次的欢乐,却换来失去一个绝色的女友,这似乎仍有点不划算,便含笑摇了摇头:「刚才你说得很对,你们同一所大学念书,我根本是阻止不了你和他来往,但要我就此放弃你,实在叫我很不甘心,除非你也应承我一个条件,我或许可以成全你们二人。」

「是什么条件?」

田珺儿看见有了转机,不由暗暗一喜。

「就是……就是你们在交往中,我和你依然可以暗中见面,我们可以不做男女朋友,但要做一对炮友,彼此可以不要爱情,只有性爱,你说怎样?」

「我……我不要,人家……怎能瞒着伟文和你……和你……」

田珺儿还没说完,张家雄立即道:「怎么不可以,你和我还在一起的时候,你不是已经出卖了我,不但暗恋他,还瞒着我和他做爱。而且你现在又答应让我不戴套肏你,不是已经背叛了他么?」

「我……我……」

田珺儿一时也不知如何反驳他。

「好了。」

张家雄道:「我可以再让一步,我和你每月就见面两次。」

田珺儿心想:「原来家雄一直对我好,并非完全因为爱我的人,其实是爱我的身体,这个人真是坏到透了!」

张家雄催促道:「怎样,到底答应还是不答应?」

田珺儿又想:「看现在这个情形,只好暂时敷衍着他,过了今天再想办法好了。」

便向他道:「我只能应承和你每月见面一次,而且是由我预约时间,如果不行就拉倒了。」

张家雄想了一想,说道:「好,就这样决定。现在你也该履行刚才的说话,今天我俩就在这里大战数个回合。」

田珺儿脸上一红:「什么数个回合?」

张家雄道:「你不是说只要我有本事,今天做多少次都可以吗?」

说着跳下床去,动手把衣服脱个精光,挺着一条肉棒站到床边:「你过来帮我撸一撸,弄硬一点好让我插你。」

田珺儿听他言语粗鄙之极,却又无可奈何,只好移身来到床边,伸出玉手握住眼前的肉棒,慢慢为他撸动起来。

「好爽!」

张家雄嘘了口大气,接着动手扯脱田珺儿的T恤。

田珺儿认命地全不阻止,还自己作出主动,脱去了短裙内裤,将个完美的裸躯呈现在他眼前。

接下来再握紧男人的肉棒,套捋了一会,竟然凑头上前,张开小嘴含住他的龟头。

田珺儿这样主动出击,其实是另有目的。

田珺儿知道,眼下既然逃不过他的魔掌,倒不如逆来顺受。

但在她心里,又恨极张家雄的无赖手段,终于计上心头,给她想到一个法子,便是要他尝一尝「精尽人亡、快乐到死」的滋美,以这一招来惩戒他一番。

张家雄见她如此主动,简直是大喜过望,问道:「你也有为他舔吗?」

田珺儿听见吐出龟头,存心要气他一气,便抬起头来看着他,说道:「伟文是我爱到入骨的男人,我当然要好好服侍他,让他得到更多快乐。」

张家雄果然气得浑身一颤:「好呀,你们一起才十多天,便打得如此火热,那小子当真有点手段,但我想他只是在玩弄你而已,并非是真心喜欢你。」

田珺儿听得心中有气,当下决定收起所有少女的矜持,今晚都要将他气得半死,这样才能解她心中之恨!只见她向张家雄送了一个微笑,缓缓说道:「或许是吧,就算真如你所说,伟文是在玩弄我又如何,但我倒是心甘情愿让他玩,谁叫他有一根又粗又长的大肉棒,不似你这根小不点。」

话后轻轻在龟头打了一下,才张开嘴巴,再次把肉棒含入口中。

张家雄一阵美意直透全身:「啊!珺儿……」

同时伸出双手,握紧田珺儿一对美乳,叫道:「他……他有多粗多大……啊!好舒服,好爽……」

田珺儿已感觉肉棒越来越硬,还微微脉动起来,知道不用多久,张家雄便会射精,当下加强吸吮龟头的力度,小手用力握住肉棒,撸得风风火火,只盼他早点射出来。

「不……不行了,快要射……珺儿停,快停下来……」

张家雄只觉泄意在即,自知再撑不了多久,想要从她口里抽出肉棒,却被田珺儿使力抱住屁股,让他动弹不得,终于口里哼唧一声,精液狂射而出,全注入田珺儿口中。

待得精液射尽,田珺儿却含住一腔精液站起身来,双手抱着他身躯,将一对乳房紧贴在他胸膛,张开小嘴,让张家雄看看口腔内的精液,才当着他面前「咕嘟」一声,把精液吞下肚中:「家雄,你的精液好腥呀,伟文的精液比你好吃多了!」

「你也有吃……吃他的……」

张家雄简直忌火中烧。

「嗯!伟文的精液又浓又多,而且很美味。」

她边说边伸手握住软绵绵的肉棒,不依道:「怎会软得这样厉害?你真是没用,还没疼珺儿就射了。」

张家雄盯着她那绝色的脸蛋:「你还说,若不是你不肯放口,我怎会这么快射出来。」

田珺儿却送他一个微笑:「确是我不好,但人家想……想吃你的精液嘛。我现在帮你用手弄硬它,好不好。」

说罢,便动起手来。

张家雄自然不会反对,双手绕到田珺儿背后,抓住她两团雪股,又搓父揉,但十多分钟过去,肉棒依然不见起色。

田珺儿娇嗔起来:「人家手都酸软了,它仍是软不叮当的,这怎么是好?倒不如算了,今天就到此为止。」

张家雄发急道:「不,你要履行自己的诺言,我还没有插进去,怎能够算数。」

田珺儿一笑:「老实说,其实我也想你和伟文一样,不停地用下面爱我。」

「什么不停地?他……他……」

张家雄醋意顿起。

「我也不妨和你说,其实伟文真的好厉害,就说昨晚好了,他在我里面才射完不久,但很快又会再硬起来。昨晚短短三个小时里,我们便做了六次,如果你今天也有他这个纪录,我可以考虑一下,增加我们每个月见面的次数,改为每星期一次。」

「真的?」

张家雄一喜,但回心一想,又觉得自己未必有这个能耐,但他还是不想失去这个机会,便道:「但我刚才已白白浪费了一次,可不能不计数。」

田珺儿点了点头:「好吧,还有五次,但一定要在三小时之内喔。」

「好!我……我一定不会输给他。」

色友点评

小说好看吗?给它打个分吧
快速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