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当前网址二维码

复制当前网址

恭喜,您已成功注册,一封确认邮件已经发往您填写的邮箱,请前往收取后点击其中的链接激活您的账号。
已有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Email地址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Email地址
请勿使用10分钟临时邮箱
密码
6-15 个字符
确认密码
6-15 个字符
昵称
2-10 个字符,只能使用汉字、英文或数字
头像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卡桑德拉的炼狱》第十二章

成人小说

《小黄书》手机APP下载
卡桑德拉的炼狱

小说搜索

小黄书APP下载
加入小黄书会员群
威伯斯云VPN
小黄书电报群:资源通报、网址发布、狼友交流
卡桑德拉的炼狱
第十二章

卡桑德拉觉得奇怪∶第二天大部分时间,除了仆人就剩她一个人。罗伯特、弗朗索瓦兹、克拉拉带着两个双胞胎出门观光去了。凯蒂亚和男爵去看几个朋友,他们来伦敦假道去美国。

一人独处也奇怪,她在一个又一个房间里徘徊,思若涌潮似的回忆起桩桩件件自她到这家来後发生的异常的故事。她已很难想出来应聘工作时她自己是怎样一个人了,她知道她不可能再是原先那个她了,这使她心烦。

下午三、四点钟她接到了海伦娜和克瑞丝蒂娜的电话,两个小姑娘都相当激动,海伦娜提到溜冰,各式各样的朋友和他们一块玩,听上去那里的生活才是正常的、再合适不过的,但他们仍然渴望再见到她。

「告诉爸爸我们星期天下午回来,」海伦娜高声说,可以很清楚想像出,她想让她的声音缩短奥地利和英国之间的距离,「他会去机场接我们吗,会吗?」

「会的,我肯定他会去接你们的。」卡桑德拉圆滑地答应着。

「我们不在,你孤单吗?」

「是的,」卡桑德拉笑了。

「很闷吗?」

幸好那个孩子看不到她在回答这个问题时脸红,「有点,」她只得撒谎,「但我就多晒晒太阳,浪费了很多时间呀!」

「我们很快就会见到你了,」海伦娜大喊一声,收了线。卡桑德拉才放好听筒,凯蒂亚和男爵回来了。

「海伦娜来电话了,」卡桑德拉向他通报,努力不去想他的手在前晚给她抹香皂时有多麽亲腻。

「她们什麽时候回来?」

「星期天下午,她很想你能去接她们。」

「星期天?照这样,聚会必须提前到星期五晚上,凯蒂亚,打电话通知他们吧!太仓促了些,但大多数会来的。」

「今天星期几啊?」卡桑德拉问,对她来说,真实世界里的时间已没什麽意义了。

「星期二,这样找志愿者的时间也不多了。」男爵大笑起来,凯蒂亚朝他亲密地微微一笑。卡桑德拉哆嗦了起来。她忘记了他许诺会劝说她志愿在晚会上做奴隶,虽然他强调说他会用仁慈使她改变主意,他和凯蒂亚交换的眼神就使她不寒而栗。

她又感到奇怪了∶男爵和他的情妇消失在楼上,甚至别的人观光回来,他们也没跟她打个招呼就上楼去了,好像是商量好了要孤立她,但没有任何不中听的话,也没有暗示她可能触怒了他们。

晚餐席间交谈也不多。罗伯特和男爵谈老同学、溜冰,女人们甚至无话,连平日里最闲不住嘴巴的弗朗索瓦兹也是。卡桑德拉打算谈孩子们在奥地利的作为,不想也碰到了一睹没有回音的墙。

「我不认为我们真有人对孩子非常感兴趣,」凯蒂亚终於开口了,「只要他们快乐就万事大吉了。」

卡桑德拉不同意她的说法,被她的话惹恼了,「我认为有人应该对她们感兴趣这是重要的,孩子们需要知道某个人对她们是特殊关系。」

「好啊,那就是你在这里的原因,不是吗,凯茜,亲爱的?」凯蒂亚如是回答,卡桑德拉觉得词穷。

晚餐结束後,她又被排除在外,男爵、凯蒂亚挑战罗伯特和弗朗索瓦兹打桥牌,但她想回房间去时,男爵又很快叫住她,「我们时间不长,卡桑德拉,为什麽不再下来读读书,书橱不有很多吗?」他指着一个玻璃门的书橱对她说。很清楚,希望她待在楼下,她接受了他的建议,所有的书都是精装本,她很想找到珍本,她翻开的每一本都是色情作品。有的是东方的,其它是来自南美和斯堪地拉维亚的,它们的内容都是惊人地暴露。她胡乱地抽出一本,就迅速关上书橱门,然後回到她的座位上去,她埋着头在读,知道他们都能意识到书中的内容,她很高兴她的头发长,能遮掩她脸上的表情。

罗伯特正好坐得脸朝她这,满带兴趣地注视着她,看她翻书页这张看看,那张看看,研究一张张较难以置信的照片或插图。他希望克拉拉更多地像卡桑德拉。弗朗索瓦兹欣赏那个女孩,他喜欢所有能使他妻子高兴投入去干的事,但那个女孩不合他的口味。如果他能有机会指教指教坐在他对面的那个年轻女子,他会像弗朗索瓦兹那样渴望的。

越往下读,卡桑德拉越觉得不舒服,她虽不再是天真无知、能够为封面的倒错堕落所惊心,但她的身体已被如此的内容撩起欲火,再看照片上成双捉对,颠鸾倒凤的奇形怪状,她不由得把自己和男爵想像成就是影中人。

她一时竟忘了屋里还有其它人,忘记了眼前这场玩得很顶真的桥牌戏,她出神了,想像云游在欢海里、嬉戏在情涛中。终於桥牌打完了。男爵和凯蒂亚赢了,他伸展四肢高与地说,「一场好戏呀!罗伯特,凯蒂亚对我说她要跟你们过两夜,那麽我想卡桑德拉就该跟我在一起吧,你认为如何,卡桑德拉?」

他们都脸朝她看,她却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弗朗索瓦兹大笑了起来,「真是只蛀书虫,我原先误解她了!嘿,卡桑德拉,男爵正跟你说话咧。」

听到他们哄堂大笑的声音,卡桑德拉才回过神来,看着他们,「啊,对不起?」

「凯蒂亚跟罗伯特和弗朗索瓦兹过夜去了,亲爱的,我希望你陪我,」男爵耐心地说。他已经从她绯红的脸颊上、过於明亮的眼睛里,看出那本书已在她身上起作用了,这就是他的打算。

卡桑德拉不相信她真能在这巨大的圆形床上过夜,这张床是他和凯蒂亚分享的。带着亢奋的心情,她随他去了卧室。他立刻和衣倒在床上,伸手去摸电视摇控器,「让我们来看看别的人在干些什麽,怎麽样?」他提议说。卡桑德拉愕然,罗伯特和弗朗索瓦兹的卧室竟出现在屏幕上,他们的谈话的声音在这间屋子里回荡。「他们知道你能看到他们吗?」

「凯蒂亚知道,至於另两个人嘛,他们也许会猜,虽然隐藏得很快,罗伯特也可能发现那个镜头。」

「每间卧室都有吗?」她的惊慌很明显。

「除了这间房,我还有你的初次加入仪式的录影,过一些时候得看看,你会觉得有趣,这宅子里布满我的秘密系统。」

「健身房呢,我跟凯蒂亚和弗朗索瓦兹第一次去那里情形也摄下来了?」卡桑德拉恐惧了。

「当然,」他笑了。「事实上,我看到了现场实况的大部分。」

「所以这就是为什麽你总是知道有关我的一切!真卑鄙,你怎麽总喜欢剥夺别人的隐私的呢?」

「我也不喜欢,这是我的家,至於隐私,我认为你同意参与群交,意识清楚地当众表演性爱。你自己就交出了你的隐私权。」

「但一开始我是不情愿的,一开头我什麽也不知道,你就在拍我了。」

他叹了口气,「我倒是希望你不要再制造气氛了,亲爱的,我们有整个晚上的欢乐和激动,为什麽让辩论来糟蹋掉呢?」

卡桑德拉想她该怎样向他解释她觉得被出卖了。她已经被他沾上了,而他的朋友仍旧是他的。一想到她的行动被录过,人们拿了去观看取乐,几乎难以忍受,这等於叫她脸对脸地面对她自己的道德沦丧。

「我不想看你录下我的镜头,我也不想让别人看。」

他伸手把她拉下来躺在他身边,「我还没对你做什麽你不想要我做的事,卡桑德拉,从一看见你,我就知道你会喜欢成为这家里的一份子的。每次新的经历过後,你的喜欢程度就增加了,你似乎经历过难为情的阶段,这阶段也将过去了,如果你打算跟我过,待在这里,这阶段必须通过。你也差不多了,卡桑德拉,你已经差不多玩遍了全部的花样,别後退,我要你获胜。」

他的黑眼睛看上去格外墨黑。她颤抖了起来,被他的眼睛的磁力所捕获。「我不愿做你的奴隶,」她小声地说,「我不能像那样作贱自己,即使为了你。」

他假装没听见,「看着我,亲爱的,你不想看看凯蒂亚是怎样得到刺激的?」

不依她的意志为转移,卡桑德拉眼睛就被屏幕吸引过去了。凯蒂亚直立地靠在一根床柱上,双手反绑在床柱上,一条黑丝绒套住她的脖子和床柱,不让她的头垂下来。

「她就喜欢疼痛,」男爵解释,语气不乏埋怨。「两性相交,享受痛苦和欢乐是相当普通的事。你也体验到了。但凯蒂亚的爱好是超前了点,她可以接受难以相信的痛苦,甚至我都不希望再给她制造痛苦。不幸的是她还爱好让别人一样多的痛苦,这些人也是少见的受虐狂。从这样的性爱中寻找原始天生的愉快,但总是需要严格的控制力,凯蒂亚则不再希望接受必要的安全控制和心理满足,换句话说,她正在成为一种危险伴侣。」

「我喜欢我的生活,我乐意这种娱乐,我可以安排满足我的爱好,但我需要生活的合适伴侣来完成这项爱好。凯蒂亚似乎不再走合适的伴侣,她只能待到我找到合适的人来替代她。志愿做一个奴隶吧,卡桑德拉,参加这最後一次娱乐,扮演好这个角色,你将会是那个留下来的人,而凯蒂亚要离开。」

他温存地用手压在她的头脖上,手指弹着那里的肌肉,「说是,卡桑德拉,告诉我你愿意做志愿者。」

「不,」卡桑德拉坚定地说,「如果凯蒂亚像你所说,我想可怜她一晚上,因为你不会干涉救出我於窘境,是吧?」

「也许不,」他承认。

「我不能做志愿者,我不能面对一屋子陌生人,套着链子被像牲口一样对待,我不怀疑那将是怎样的,直到我没有一丝尊严和自尊留下。我简直不能┅┅」

他斜了她一眼,看到她差不多快哭下来了。「别在意,让我们来看电视吧,」他急切地说,她觉得他的胳膊搂着她,弗朗索瓦兹出现在屏幕上。

她也裸露着身体,跪在凯蒂亚面前的地上,用舌头在舔她的阴器官,凯蒂亚尽可能地前倾她的屁股,男爵按一下按钮,镜头拉近了,清楚地显示弗朗索瓦兹怎样伸出舌头到凯蒂亚的阴道里去,旋出了粘液,直逗惹得凯蒂亚被捆着的双腿颤抖不已,乐得她激动地叫喊,在卡桑德拉的耳朵里作响。

同时,罗伯特正在揉凯蒂亚的乳房,他的手肆无忌惮地把两只奶子捏在一起,一次又一次捏奶头,弄得两只奶头又红又肿。

卡桑德拉看到凯蒂亚兴奋的明显性徵,觉得她自己也开始蠢蠢欲动了,早些时候看的书使她感觉乳房肿胀,肚皮发紧,现在这种感觉更为明显。

「罗伯特让她等了好长时间,」男爵笑了起来,把卡桑德拉的衬衣从裙腰里拉了出来,按着又伸手去解扣子,卡桑德拉自己迅速地解了扣,还连带摘掉乳罩,让奶子终於松了绑,她松快地轻叹了一声。

男爵用右手握住一口奶子,眼睛仍旧盯着屏幕,罗伯特突然举起一根藤条,「刷」地对着凯蒂亚的奶头抽了下去,凯蒂亚乐得尖声叫起来,身子剧烈地颤抖着,弗朗索瓦兹的牙齿对凯蒂亚的小阴蒂「突」地咬了一口,凯蒂亚又激动地尖叫出声。这是充满痛苦的满足,她的身体没命似地挣扎,如果不是被捆牢,卡桑德拉真是想不出她会怎样。

卡桑德拉看到罗伯特抽出一根橡皮套,原本套在他的阴茎上,这是男人护体之用的,阴茎套很粗,卡桑德拉吓得浑身发抖,难以想像把这根橡皮阴茎套戳到那个口里去会是什麽滋味,凯蒂亚被颈上的丝绒套遮着,看不真切罗伯特正在干什麽。弗朗索瓦兹在她耳边低语,显然是在向她详细描述阴茎套,凯蒂亚被说动了心思,再次尽力让耻骨向前蹶出。

罗伯特粗暴地顶着她,把她紧压在床柱上,用力插了进去,凯蒂亚的眼睛激动地睁圆了,卡桑德拉可以想像出那种滋味。他猛烈粗暴的插入,她凄厉的尖叫充满痛苦和激情,男爵忘情地握紧卡桑德拉的奶子,一点都没意识到。

最终,凯蒂亚急剧摇晃着身体,到达了兴奋的辉煌顶点,卡桑德拉看着罗伯特亢奋地、战战兢兢地凌辱一个绳捆索绑的身体,那是他最要好朋友。

弗朗索瓦兹给凯蒂亚松绑了,男爵关掉了电视,「他们可以安安稳稳睡上一觉了,让我们也来享受,享受没有痛苦,希望没有痛苦,亲爱的。」

卡桑德拉忍耐不住地为所看到的情形所激动,虽然那不是她情愿的获取性满足的方法,但看到凯蒂亚如此忘乎所以,沈没在欢乐无比的欲海中,她自己觉得垂涎这种美妙的感觉。没几分钟,她和男爵都脱得一丝不挂,躺在了大床中间,她在等着他来满足她的空虚。

男爵从她满脸兴奋得通红,得知她已经是急不可待,他提醒自己小心,不要还没开始就让计划落空。他先让她脸朝下,他跪跨在她的身体上,抚摸她的肩膀,脊背,用他的睾丸去刮擦她的大腿後部。

他的动作把她压得埋在松软的床榻上,她自在地扭动着,让光滑细腻的床单抚擦她逐渐分开的阴唇,细小的电流在她内心深处撞击出火花,她快乐地吭吭叽叽起来。

「转过来,让我操你前面,」男爵平静地说,她翻过身来。她的皮肤清楚地感觉到他熟练的手指在给他的耸突的乳房涂润滑油,再往下涂抹她发紧的肚皮。

他的触摸如初轻柔,几乎轻柔得她自动要挺出乳房去接应他,为得到明显些的刺激,他不管她,反而移开手,她只得安安稳稳地躺下。

「我想我们应该尝试尝试不同的方法,」他很开心地说。

卡桑德拉抬起头惊讶地说,「我都快到了!你为什麽住手了呢?」

他看着她,分明满腹诧异,「是吗?对不起了,我还以为你已经失去控制,我知道有时候就是这样的,那就是为什麽我想我们最好还是换换花样。」

「我不需要别的什麽花样。」

「我亲爱的卡桑德拉,我还能说什麽呢?我们都会犯错误,甚至我!没关系,在下一个阶段,快乐是最重要的,让我来告诉你,我心里想些什麽。」

她支起身子看他在干什麽,但他只是打开了电视机,她突然看见自己在游泳池边的小屋里,躺在天鹅绒褥子上。她被眼前这情形震住了,完全没有察觉到被男爵抓住肩膀,按在床上,手法娴熟地把她的手竖过头顶,绑在了枕头下早就秘密安放好的一块木板的洞里,现在她的身体成了「丫」形。

「快放开我,我是打算消受这一晚的。」

「你会的,」他向她保证说,但笑容归笑容,笑容没有半点仁慈,「现在我还得同样处理你的腿,卡桑德拉,你的大腿也要被绑在腿下相似的木板上,那样我可以肯定地控制住我自己所有的动情处。无论怎样,我已注意,当不由你自主时,你就容易获取快乐。当激情勃发时你会觉得不太难为情了,我不想让犯罪感来破坏我们今晚在一起度过的情绪。」

卡桑德拉对他所说的话一个字也听不进,她狂蹬猛 ,还是抵不过男爵气力大,一块硬木板插在了她腿下,两边用钢圈固定,这样就锁定了她的两条腿。

「这又不疼的,不会弄伤你,不需要害怕,亲爱的,使一个女人兴奋,又不让她满足,它只会产生某种不幸的副作用,譬如,你的奶子会颤动,觉得胀得不舒服,而你的阴户也会觉得发沈,」他的手搁在她的耻骨上,「那地方会一连几个小时膨胀得撑开口,直到被操过以後才能归回正常。对於一个男人来说,观看而且知道你的身体多麽地逐渐贪欢,我不以为今晚的游戏会拖多长,只要你同意志愿去做奴隶,就可以解除对你的束缚,我会更喜欢你的个性,愿不愿就全由你定了。」

卡桑德拉知道她无脱身之法。「看啦,亲爱的,想想如果用这把刷子刷刷你的欢乐中枢,会是怎样的感觉?」卡桑德拉大声地喘息着,在绑带里挣扎,想用脚他,但就是现在从带子里挣脱,她也够不着他。他的话撩逗得她的宫口已是湿乎乎、淋淋漓漓渗出一片了。她体内急需他触摸,这种要求愈发激烈。

看到她脸上的表情,他哈哈大笑了起来,伸出手用手背抚弄她的奶头,他尽量大点范围,让她的奶子都感受到这种温存,释然地址出轻叹。这时他就再也无意她的奶子,而把兴趣转向她叉开的大腿去。

他一开始启用那把多情的小刷子,就又让录影机放出卡桑德拉在泳池贪欢的片段。她被迫去观看自己接受撩逗,他则乘机狡黠地动用刷子,逗得她兴奋不已。可怜的卡桑德拉以为她已经疯了,激动的浪头一个按着一个仲刷她全身。她在录影里的叫喊和她现在「请别用刷子」的恳求和在一起,对刷子她是孰可忍,孰不可忍。

男爵眯着眼睛仔细看着她,玩这种特别的游戏,他可是专家。他知道他能领她走出多远,连她自己都不能相信她回不了头,他若一停步,她的伤害不知会多麽动人。

「摸摸我的那个地方呀,快点呀,求你,」她大声催促,没羞没耻,阴蒂勃起得更明显了,积极主动地奉承那把刷子,「让我发泄吧!」她几乎是对着他尖叫了。所有的廉耻都丧失殆尽,她身体的需要驱使她亢奋,「我快到极致了,你得让我发泄呀,请你,求你了!」

他让刷子在阴蒂根部停住,再往上迷人地一挑,弄得她透不过气。脚趾不由得扭曲起来。「愿意做我的奴隶吗?亲爱的,我就需要听你说出那个字。」

她的头像波浪鼓似的左右晃动,刷子也在撩逗她,从紧闭的牙缝里,她 出几个字来∶「不,我不愿,我不愿。」

刷子又动了,他的手把阴蒂的防护盖顶上去,接住她的下身,一点不准她动弹,这样抑制住她的冲动,仍旧置她於饥渴、紧张、压抑的残酷的欲海之中。

这种折磨真够她受的,她大哭起来。男爵看着她,却一言不发。他知道她会怎样,他能够理解她奋力也得不到他和别人已经教会她的那种极致兴奋会多麽失望。这只是他用来逼她就范的武器,如果她坚持不必要的偏执,那不是他的错。只要说出那个字,现在她不就可以满足,可以开释自己啦?根本不用委曲她哭哭啼啼。

最後,她停哭了,瞥了他一眼,他感觉得出她恨他,「可怜的卡桑德拉,」他柔声地说,「试试,睡吧,过一会我再来看你。」为了让她相信他所说,他熄了灯,让她一人独处黑暗之中,她仍旧觉得身子发紧,欲火中烧。作为外加的逼迫,他仍旧让录影机继续放着,甚至连她闭上眼睛,她也能听到她自己得到性满足之後的欢叫。这种她再也得不到的满足。最终,她的身体平静下来,虽仍有欲求,却不是那 强烈了,虽然她的阴蒂仍旧肿胀,却不是那样不安分得急不可耐了。这样差不多一小时之後,她完全睡着了。

她的梦境充满混乱的撩人的想像,她想蜷曲、想翻身,都被绑在身下的木板限制住了。她的头在不停动,从梦中哭叫出声来。似乎才一会功夫,她就又睁开了眼睛。

她仍旧处於黑暗之中,男爵倒是回来了,他手上套上了丝质手套,正在抚擦她纤细的躯体,向下摸到下身最敏感处,向上摸到两乳凹处,再向上脖圈、耳朵、耳背後。他听到她呼兹呼兹不断加快的呼吸,知道她醒了,「我以为你休息够了,亲爱的,我答应过你,要让你快乐一夜的。现在我把板子翻过来,如果你合作就会很容易,如你抵抗,我就得把彼得叫进来帮忙。」

卡桑德拉没强,事实上,她希望能睑朝下,这样她就可以藉着紧抵床榻而达到性高潮。然而,男爵深谙其道,他在她腰下塞进一块厚厚宽宽的木闩,支起她的身体,这样她的性器官一点挨不着床榻,没有任何压迫。

男爵知道得很清楚,到这会儿她对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极为敏感,她觉得膀胱胀满,已经好几个小时过去了,他们晚上喝了浓咖啡,她先次的兴奋还没有完全消失,他用手撑开她的外阴唇,阴毛後倒贴在下腹部。她的呻吟告诉他此法有效。那些快乐的火花已经点燃,他一边玩弄着她,一边将自己的鸡巴头凑近,轻柔地 在她的宫口处。

既然这一切都是在黑暗中进行的,卡桑德拉猜不出下一步还会怎样。他的邪恶的手指开始在她的身体上弹动,她正想发作,但触动太轻,然而,她一感到他的龟头卧在她那地方,她就积极地捺下屁股,想逗他戳进去。

「调皮!」男爵的反应是哈哈一笑,给了她屁股轻轻一巴掌,「如果你想要我进去,你知道你必须做什麽。就是告诉我,你愿意做一个女奴。卡桑德拉,我就要滑进去了,我还在里面蠕动,这样你就可以一鼓作气地到达极致的欢乐。想像一下吧,卡桑德拉,那是一种什麽样的滋味啊!」

卡桑德拉委曲地抽泣起来,地想像得太美妙了,她的身体被开导得需要这种发泄,但又满足不了这种发泄,她不能、不愿向他屈服,做女奴的想法,被当众羞辱使她不能忍受。「不!」她叫喊,按着便哆嗦起来,因为他的龟头滑进了她的宫口,只一会功夫,他知道那是她最敏感的部位,为了让她感觉到他的存在,又为了他轻而易举地驱使她的本能,因而不曾完全插入。

他扭转屁股,抽出插进,让他整条阴茎沿她那条阴沟一路刮擦,用龟头「突」地触碰肿胀的阴蒂。卡桑德拉的肚子、骨盆和大腿都发了硬,胀得发疼。她每动一下,她听到她自己叫喊出声。它是如此过於兴奋,好几次她都以为自己失去了知觉,如果还不能让她发泄,还不让她安逸。但是男爵可是老谋深算的,绝不至於让她丢了魂儿,以躲过回答他的要求。他一面操她,一面跟她说话,迫使她去想她的身体明明已经摆给他看的情形。

最後,他决定该是停一会的时候了。仍旧在黑暗中,她又被翻转过来,仰面朝上。这一次一根小棍夹在她的外阴唇间,以替代他的。因为这种不断的压迫,她觉得更难抑制兴奋了。她设法迷迷糊糊睡上一回,男爵却又回转来了,他开了灯,用手触摸卡桑德拉滚烫的额头。她睁开眼睛,呻吟起来,她知道她又要兴奋不已了。

「说『好』,」他在她耳边轻声地说,手摸拨弄她的头发,极其温存,完全不像是在胁迫她。「屈服吧!现在,卡桑德拉。」但是她仍旧摇头,她的拒绝激怒了他。

这次他拿来了一个小振荡器,先在她过於兴奋的乳房上玩弄,看着眼下萎下去的奶头立时竖了起来。血液奔突,奶头硬得生疼,他让他的舌头舔拨它们,让卡桑德拉从喉管深处发出快乐的叫喊。

他的眼睛捉住了她,他把振荡器移到她的耳垂,他看到了她眼里的惊慌,过了一会,她适应了这种新的快乐的光柱,他又将振荡器移到乳沟里,然後是肚脐周围,直到触到膀胱神经,她颤抖着,脸上的一双眼睛变得更圆更大,面颊被奇妙的升腾着的热量烤得通红。男爵看出他已造成怎样的效果。他知道那软软的纤维棍弄不出足够的兴奋,逗她起兴,也知道她无望得以放松,他所需做的是,让她保持原有的亢奋,到这会功夫,她的抵抗是不堪一击了。

她从来也没有这样绝望过,她喊呀叫呀,又蹬脚又扭腰,每一寸肢体被欲火烧灼着,她现在是如卧火 ,汗水淋漓,从奶子上滴落。男爵在吮她的奶子,他的嘴功和手功一样娴熟,他的舌头画出了她的身体轮廓,也伸进她的肚脐眼里去,她狂乱地朝他尖叫起来∶

「拜托,拜托,停下!弄痛我了。」

「不,不是,是撩逗你,卡桑德拉,那是没有痛苦的,除了不能让你发泄,这在於你,我喜欢给你快乐,我也不忍停下来,你是如此地动人,如此地兴奋。」

「我忍受不了了!」她抽抽泣泣。他的嘴回到她的右乳上,含着全部根盘,温存地吮啜着,「得停下来,我要疯了。」

但他的手和嘴仍旧在不停地玩弄她,「也许我又得息一会儿了,」她现在什麽也不是,只是一团兴奋的神经,一想到甜美的折磨将停下来,然後又重新开始,她终於妥协了∶

「不!」她叫喊,这一声是拼足了力气,他听到这麽多叫喊声中最响的,「拜托,不要走。我将志愿,我答应,我将做你的奴隶,你可不要走,你一走让我这样留下来,太难受了,我会做你要我做的所有的事,只要你让我发泄。」

她听到他满意的叹息,一付「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的表情。他的脸挨近她的脸,他的唇盖着她的唇,「你不会後悔的,」他允诺她,「这个聚会将是你一生中最奇妙的。」她什麽也不在乎,她不要听有关聚会的事,有关奴隶拍卖,除了他最终把她推向欢乐的极致,让她发泄,「让我发泄吧,」她轻声地哼哼。他非常仔细地分开她粘粘的外阴,取出了残酷但产生美妙压迫的纤维棍,然後低下头用舌头缠绕她的阴蒂,整晚这块肉蕾一直鄱在无望地悸跳。整个身体像是被温暖的水流冲刷过,她弹起屁股,猛蹬脚跟,想抬起被绑着的大腿,拼力叫喊。男爵解开了她大腿,截了进去,同时把小振荡器塞进她的屁眼里,这样弄得她的肌肉狂乱地抽搐起来,她的子宫壁紧握住他的,直到他禁不住被她的发作挤出精液,他的性欲发泄之後,振荡器仍留在她的肛门里,弄得她不停地挤压他,一直在狂呼乱叫,发泄最终满足的快慰。

最终他坐了起来,她抽出了振荡器,伏身她身上,感觉到她松软的乳头蹭着他的胸毛。过了一会,他又解开了她的手腕,翻滚下来,趴在她的身边,搂抱着她,还用腿勾着她的,像是又捆上一道束缚,「我不是允诺过你吗,一个难忘之夜。」(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co)

她的脸仍旧贴在他的前胸,这一夜弄得她真精疲力竭了,现在她的身体完全满足了,她考虑的是她对他的承诺,她将成为对凯蒂亚最有创造力的说服了。

「你不必害怕,」他对她喃喃地耳语,她更紧地贴近他,「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

「我原不想说『好』,」她真想他龙永远这样抱着她。

「我知道,我们俩从一开始就知道你会同意的。」

「不,我真的想┅┅」她收住了口,迟缓该用什麽字眼,她总想在那一次性游戏中智胜他,是多麽荒唐可笑。

「你知道你多神奇呀,亲爱的,」他拥紧了她,「我希望那三个人也跟我们一样玩得精彩,过些时候我们得看看录影。你大可放心,他们是不可能看到今晚这里的一切的。」

「聚会上将有多少个奴隶?」她坐起身来,神经质地问。

「十到十二个,我想可能的话,每组客人出一到两名,自然你属於我们这一组,我将会『买』一个男奴隶跟你一起,这样更好玩一点。」

卡桑德拉抚着她的手腕,她觉得又想哭了,几秒钟之前他们是那样贴近,情感交融,而现在他谈论她作为将要进行的一次聚会上的一份娱乐品。

「我们得睡一会,」他按着说,无视她眼里的痛苦,「你就留在这里吧,性交之後我不喜欢独睡。」这是假话,通常他是情愿一人独睡的。卡桑德拉不知道,所以他展开胳膊拥着她,很快就睡着了,对她应该是他付给她的补偿,而凯蒂亚一直在观察着大卧室里进进出出、灯亮灯熄的动静,盘算着很快她和她的朋友们就要拿这个消耗了她全部仇恨的女人寻欢作乐一晚上了。

色友评论(无需注册)

小说好看吗?给它打个分吧
威伯斯云VPN
 
快速导航
文章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