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当前网址二维码

复制当前网址

恭喜,您已成功注册,一封确认邮件已经发往您填写的邮箱,请前往收取后点击其中的链接激活您的账号。
已有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Email地址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Email地址
请勿使用10分钟临时邮箱
密码
6-15 个字符
确认密码
6-15 个字符
昵称
2-10 个字符,只能使用汉字、英文或数字
头像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卡桑德拉的炼狱》第十三章

成人小说

《小黄书》手机APP下载
卡桑德拉的炼狱

小说搜索

小黄书APP下载
加入小黄书会员群
威伯斯云VPN
小黄书电报群:资源通报、网址发布、狼友交流
卡桑德拉的炼狱
第十三章

「我看上去怎样?」凯蒂亚旋转到男爵面前问。他也正在为晚会看装打扮。他从化装镜前的凳子转过身,以满意的神情打量她。她知道她的紫黑两色的裙装,把她的身段勾捏得出神入化。

「太迷人了,」他给了她一颗定心丸。他的语调里有一种打趣的口吻,她没有在意。

「有什麽觉得可笑的地 吗?」

「一点也没有,我知道你选择紫色是因为紫色使人想到罗马,而不是因为紫色适合你。」

「弗朗索瓦兹和我都认为紫色适合我,不管怎样,你是一点也不懂时尚的,只有在女人脱光衣服之後,你才成为行家。」

他哈哈大笑,「可能没说错,至少你碰了次壁,我故意这样说的。来了多少人了?」

「最後一次报数是六十三人,奴隶拍卖什麽时候开始?」

「晚餐以後吧,你一直盼着这个大结尾?」

凯蒂亚犹豫着,照理她会说是。这确实是那种让她开心的娱乐,以她特别的性喜好和性技巧,她可以轻易获胜的挑战,但她知道一点不让卡桑德拉占上风会更有趣,事实上那个女人已经是忧心忡忡了。她知道今晚之後,要麽是她,要麽是她的对手,有一个将可能会永远离开他的家。

「是呀,我一直在盼望,」她希望他没有在意她的走神。「我喜欢看卡桑德拉完全失去控制,全心投入我们教会她的愉乐。但不幸的是,我认为可能会事与愿违,提醒你,试图冲破最後一道障碍将可能闹大笑话。」

「你认为会事与愿违?」男爵若有所思,「如果我打赌,我得说有可能,但我们将会看到,如果我错你对,我们下个星期就得找个新家庭教师了。我不会再用她。」

「如果我错呢?」过去的四十八小时,她和弗朗索瓦兹一直在喋喋不休地讨论这个问题。他从化装凳上站起来,朝她走过去,两只手捧着她的脸,在她的鼻尖上轻轻吻吻了一下。「这种情形,你就得去找一个赞助者和情人,亲爱的,如此就像你知道的,下的赌注太大了。现在让我们下去用晚餐吧!」

他手一松,她的腿就撑不住她了,她一屁股坐在床上。她从未想到他会如此直率。他们的关系保持了许多年了。她一直想像他也像她需要他那样需要她,只几个字,他就毁掉了她所有的自信,但他也吏便她要下决心获胜。

他们走下楼去用餐,她集中心思在将摆在前面的事情上。卡桑德拉为奴隶,被迫做男爵和他的朋友让她做的任何事。凯蒂亚是他那一组的。她将控制形势,而不是她卡桑德拉。有这样的便利,她就不信她会输。她不敢相信如果男爵辞退了她,这个世界她能去那里。

凯蒂亚是一个生命力很强的女人。她和男爵走进餐厅时,她的头挺得很直,眼睛闪亮。紧握着她情夫的手,在场没有人能够猜出她的世界里有什麽失掉了。整个席间她谈笑风声,不时碰到男爵的目光,还朝他微笑,隔着桌子。他欣赏她的这种风度。

卡桑德拉面临到来的挑战,一点打不起精神。凯蒂亚跟别的客人谈天说地时,她被圈进楼顶的大套间里,那里差不多有十二个志愿奴隶,等着穿上奴隶的服饰。

彼得也在。她好奇怪竟没有露兹。克拉拉也在,可能是权且充数的。她看上去还後悔答应,一个高个奴隶给套上了一副挽具,让她觉得像是把自己装进了露指手套,除了四肢,只让他的大奶子蹶在外面让大家看。

不是所有女奴都统一着装,有的穿三点式,手反绑,他们自己没一点能力脱下这种装束。四个男奴隶倒是一式打扮,阴茎上套着皮护套,手腕用链子连套着,左踝骨上套着脚镣。

卡桑德拉仍旧穿着自己的衣裙站在原地索索发抖。奴隶总管朝她走了过来,她看出他是男爵的一个朋友,但他的眼里流露出一种可怕浅灰色,像冬日的海,他捉住她的上臂,手很粗野。

「名字,」他问,不等她自己动手解扣,就撕掉了她的衬衣,她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他狠命揪住她的耳垂,她疼得「啊哇」叫了一声。「名字?」他又重复了一遍。

「卡桑德拉。」她有气无力地说,他更为注意地看了她一眼,好像这个名字对他来说意味着什麽。他从她肩上拉掉了乳罩,「脱掉你的衣服,快点,丫头,没时间让你假装害羞。」

可笑地考虑到眼前的一切,卡桑德拉想遮挡住自己的奶子不让他看。但她只得脱掉全部的衣服,赤裸裸地站在他面前,他朝她伸过一只冰凉的手,「一付马具。」他给一个助手打了个手势。

卡桑德拉希望能罩住奶子和屁股,不想走到平台上去,奶子像克拉拉那样为所欲为地展示出来。但看到那付马具不跟那个姑娘的一样,她倒是松了口气。她的阴户和乳房都被铁网遮挡着,一条细链拴住她的手腕,手被绑在前面,还在她脖子里挂着银质小挂锁,连着铁网胸衣。

他们准备好了一个小时之後,客人们才酒饱饭足。一个小时的等待增加了这间禁室的紧张气氛,彼得由一个淡头发、柔和的蓝眼睛的年轻人相跟着,朝她走来,卡桑德拉情绪快乐了起来。

「我可以跟你在一起吗?」他歉意地徵求她的意见。

「当然!你也跟我一样紧张吗?」她问。

他瞄了一眼奴隶总管,此人正忙着跟他的助手谈话。「你最好声音低一点,否则他会把我们分开的。说老实话,与其说是紧张,我不如说是激动,我得离开克拉拉,看到她鼓胀的奶子,我又穿着这套枷,真是兴奋得发痛。」

卡桑德拉还是头一回领教了皮阴茎鞘的全部作用,她同情地打了个晃。「你为什麽志愿?」她好奇地间。

「我喜欢猎奇,在威尼斯我们开过一个奇妙的化装舞会,但我想这一次的可能更好玩。男爵如此有创造才能,你为什麽?我以为你会做客人咧!」

卡桑德拉轻轻地耸耸肩,「如果我想过别出心裁,但我现在也该後悔了,我不喜欢这种气氛。」

「介绍一下,这是安东,他随男爵的朋友从奥地利来。他们打赌了看谁将去当奴隶。」

卡桑德拉朝安东同情她笑笑,「你输了!」

「不,我赢了,」他摇摇头。

她实在是一点不能理解他们了。「为什麽没挑上露兹?」她问彼得。

「男爵认为她必定会出大洋相。另外,克拉拉想在这儿度过特别之夜,过後她就要回到她母亲和她继父那里去了。鬼知道她的生活里会出现什麽!想想克劳德吧!」卡桑德拉不认为生活里会有许多欣喜。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穿三点式的外衣的姑娘溜出房间去用近边的洗手间,卡桑德拉认识到有必要,她刚到门口,奴隶总管就拦住了她。

「你去哪里,」

「洗手间,」她希望它的声音不要显得太紧张。

「我没有你的贞节带的钥匙。」

「在谁那里,」

「这将给你的新主人。放弃这个念头吧!有谁还需要去,离拍卖开始时间不多了!」

她脸「刷」得红了起来,懊恼。她又回到彼得和安东身边,他们对她表示了同情,「我们也是这样。别担心,一被买下就会打开你的锁的,估计男爵就是买你的那个人,我希望我能知道谁将买我,我只是希望不是克劳德,他可苛毒了。」

「你的意思是,克拉拉的父亲今晚也在场?」

「当然,他专门飞来接她回家的。」

他们没能再聊下去,屋里不知何处响起「匡」的一声锣响,奴隶总管要求肃静。他们被四人一组排列好,领着出门,下了三层楼梯,沿着厅里的走道走向屋後的大舞厅。卡桑德拉从未去过那里,她知道平常那里总锁着门。他们没让直接进去,而是等在一间偏房里,房子小得几乎挤不进这麽多人。卡桑德拉很快感觉到,那些紧张出汗的身体都出现了迅速膨胀的性欲的气味。

他们可以听见舞厅里「嗡嗡」的人声。卡桑德拉觉得快要等得不耐烦地尖叫出声,锣声又响了。立即出去四个人,舞厅里的声音从开着的门里传进来,这些人说话的声音都是中气十足,又响又尖,好不激动。

奴隶总管捉住卡桑德拉和克拉拉,还有一个高个混血儿,她穿的是一身紧身短打。有总管助手在内的三名男子给她们三个女人蒙上黑眼罩,眼前一片黑暗,卡桑德拉全心希望她不能让自己落到这种地步。她的脉膊恐惧地狂跳奔突。

奴隶总管在她背後粗鲁地推她,她跌跌冲冲进了舞厅,她身上的装束烘托了她修长的身段。

男爵位居舞厅前座,一见她进来,他就自觉喉咙发乾。她弱不禁风,手带链子、脖套枷,真是美妙。微启的唇、踌躇的步履,显出她有多怕她正在经受的情景。

凯蒂亚就站在他近边,看着三个女人被推进来,匆匆走上管弦乐队演奏平台。底埃特和玛瑞塔第一次搬进这所房子时举行过舞会,克拉拉踏上最上一级台阶,她的奶子蹶得很高引得座下男人一片「啧啧」赞赏。

豪赌开始,卡桑德拉面对前方,什麽也看不见,这是迄今最糟的一次。先出售克拉拉。这笔买卖很快做完了,卡桑德拉听得出购买人的声音是克劳德。下一个轮到混血儿姑娘。这一次花的时间较长,许多男人上台来,触摸她的身体,伸手进三点式裤装,大声对她评头论足。卡桑德拉一直战战兢兢地闷声不响地等着轮到她。最後混血儿姑娘被一组男女领走了。现在卡桑德拉知道,台上就她一人面对众人站着。她不知道他们是用什麽货币交易的,只听到第一个数字是「五」,数字迅速增加,但没有男爵的声音。一个男人走上前来伸手卡了卡她的腰,然後向上伸到被罩住的乳房。她既快乐又紧张哆嗦了起来,然而他肯定是跪在她脚前,因为突然他的手在分开她的腿,她可以听到他的喘息声,他的手在她罩着阴户的网面上这里点点、那里戳戳,最後他用两只手若有所思地握紧她的屁股,相当大程度增加了价位,然後离开平台。

他报价之後,很长一段时间沈默。卡桑德拉想张口呼喊男爵,让他快点提价。她突然意识到,如果他反悔,她将一筹莫展,她的下唇开始颤抖。

男爵一直在紧盯着注视她,当他最终看到她原先的害怕被更大的恐惧所压倒,他漫不经心地举起手,报出了他自己的价码。这是一种形式,在座没有人能出得那样高的价,即使他们想冒惹恼他的风险。因此几分钟之後,卡桑德拉就被凯蒂亚领下平台,被推挤着穿过人群,那群人还在等着下一轮,伸出手摸她、抚弄她,他们的哈哈大笑掺有阴冷的残酷。

「好了,卡桑德拉,你在这里了,」耳里是男爵的声音。她突感犹豫。凯蒂亚把链子交到男爵手上,「我希望你在楼上等待时,没觉得有多不舒服,现在让我们来摘掉你的眼罩,让你好好看看我们。」

黑带子摘除了,她一下子竟很难适应,她眼前是黑乎乎的身影,飞舞着金花。慢慢地视力恢复过来,她能够看到男爵,他的眼睛瞪得圆圆的。凯蒂亚、弗朗索瓦兹、罗伯特和三对她以前没见过的夫妇,他们都极富热情、贪婪地盯着她看。

他们现在舞厅一角,那里有罩天鹅绒椅罩的椅子供他们随时落坐,围在一张双人床宽的平台旁,平台上已有一个男奴隶跪着。

卡桑德拉认出那是安东,他们两人都不敢显示认识的样子。尽管他一晚上也是激动不已,但看上去跟卡桑德拉一样理智。新一轮拍卖的竞价声仍旧震耳欲聋,但卡桑德拉尽量不去想厅里别的什麽人。她必须假装是又一次群体性交媾。

男爵慢慢地摊开手,手掌里有两把银钥匙。他用一把打开了她手腕上的锁链,另一把打开挂锁,现在只大腿仍被捆绑着。

他们这一组里二个新面孔女人走近前来逗弄她的乳房,她们手指使网胸衣更贴紧她的乳房,奶头激动地竖起。「她真可爱,」她们微笑着对男爵说,「难怪你这样想要她。」

他朝卡桑德拉笑笑,拉开她的胸衣,她的奶头完全暴露了出来。

舞厅太热,那些仍在竞价购买奴隶的人群推挤着她,卡桑德拉觉得眩晕,希望能坐在平台上,但她似乎被捉弄,命中注定该站在台子上他们观看,从中享受乐趣。

弗朗索瓦兹递给她一只高玻璃杯,里面是加了冰块的饮料。「喝下去,卡桑德拉,会使你冷静下来,」她摸摸卡桑德拉热烘烘的皮肤,压了压她的脊椎。卡桑德拉忘情地喝起来,但她觉得口渴已经止住,就不想再喝了,弗朗索瓦兹则坚持让她全喝下去。

她喝完後,凯蒂亚就走上前来解开她背上的绊扣,那件网罩已叫她的汗水浸透了。罗伯特上前一步,抽掉了网罩,跪着的安东发出一串呻吟。

卡桑德拉朝下看他,发现他的阴茎仍旧套着皮鞘,被牢牢地限制住。虽然她激起他的性欲,他却不能勃起,他的身体正在跃跃欲试。

「别说话,」男爵厉声下令,让卡桑德拉惊了一跳,他竟拿一根细皮鞭抽打那个不走运的青年人的下腹,皮鞘子明显紧抵这一鞭鞭的抽打,他咬着唇不出一声。

「上榻,仰面躺着,安东就要到你腿间去了,」男爵说。她觉得很对不住这个男奴隶,但还立刻奉命行事。「现在,安东,舔她的奶子,她喜欢吮得重些。」

卡桑德拉的肚皮害怕地抽动起来,安东朝她弯下身来,那麽多的脸看着他们,许多人都带着明显的兴奋。她难为情得要死,然而他的舌头缠过了她的乳头,她觉得她颈部的脉膊跳得很凶。

虽然他的阴茎被套住,但他整个身子是裸着的,他趴在她身上戏辱她的奶子时,睾丸也在刮擦着她的下腹,增加了她的激动,她的腿在平榻不停地蹬 。看到这情形,男爵迅速地打开最後一道挂锁。他们能够很清楚地看到那件网罩被嵌进她湿润的皮肤里去刺激她的阴户,他忍不住抽出一恨手指按在她的两片外阴之间,感觉感觉她的粘液在渗出来。

在卡桑德拉上面,安东正在狠命地啜吮她的奶子,头朝向後倒,尽量以最大限度地泄出奶头,然後再放开它们,让它们归回原处。这样,与男爵手指的触摸,引动她的皮肉迅速作出反应,它的身体突如其来地绷紧,兴起了一次快速的发泄。

卡桑德拉听到凯蒂亚哈哈大笑,「多麽不要脸啦!卡桑德拉,当着这麽多陌生人的面!」她用手压着这女人分开的大腿,听到她急促的呼吸。「别在意,我保证还会大量地发泄出来,我们对你付出得足够多了,至少你也得展示一下你的持续力作为报答。」

「安东怎麽办?」一个女人的声音在问。

卡桑德拉看到趴在她身上的那个热血沸腾的年轻男人被激动和被扭曲的脸,「我希望他们把我的那件东西去掉。」他对她口齿不清地说。

「我认为最好还是去掉,」罗伯特一旁主张,「如果再不去掉,他就可能遭受不可弥补的损伤。无论如何,我不能看到他老婆会很开心,如果损伤了的话。」

「保持冷静,」男爵劝说道,皮鞘也从他手里的鞭绳上带了下来。安东终於可以自由地勃起了。他闭上眼睛息了一会,他感觉到女人们的手在抓挠他的睾丸和阴茎敏感细腻的包皮。他的阴茎硬得生疼,但仍旧得不到允许在他趴着地方移动。

「让我们来打赌他能坚持多长时间才发泄。」一个男人的声音提出建议,按着就讨论时间的选定,赌注的多少。」

「坐起来,卡桑德拉,」男爵说,「结果全在於你的技巧和他的自控力。我出钱压在迅速射精这桩实上,所以请注意你正在对他产生作用。」

卡桑德拉坐直了身体,立即她原先看不到的情形都映入她的眼帘,男爵一群人现在每个多少都脱掉了些衣服,兴奋到了各种不同程度。他们的眼睛都盯牢了她和安东,眼里的表情既激动又存心不良,使她想知道这夜最後结束时,还有什麽摆在她面前。

「用你的嘴逗他,不用手,除了嘴什麽也不用,附带说一下,安东喜欢稍微让他觉得有点疼,以刺激他发泄。」

时间一谈妥,卡桑德拉马上开始。安东仍旧像狗一样趴着,那条肉柱硬得跟铁柱似的,卡桑德拉肯定不出一两分钟他就要发泄了。而安东许诺了凯蒂亚尽可能长一点,他之所以打定了主意,是被凯蒂亚哄骗住了。

卡桑德拉像教她的那样开始了,舌头滑到敏感的皮肤下,更为有力地上下拨动这根鸡巴,只搞得鸡头肿胀,她又用舌头缠绕那根肉柱从根部到头 。

他在设法控制性冲动,这样她听到了男爵在「格嗒」舌头,表示不耐烦,她想起他才刚说的最後几个字。她不再是柔美地滑动,轻闭嘴唇了,代之,出其不意地咬住安东的龟头。一道痛苦的白刃击穿了他正在体验的乐趣。他的屁股向前突出直到触到她的下齿尖,这最後的痛苦的边缘被精液冲垮了,他狂乱地射进了她的嘴里。屁股像皮老虎似疯狂颠动挤压,直到最後一滴滴落下来。

「好极了。」男爵鼓足掌,「我赢了,我相信我会赢,干得漂亮,卡桑德拉。你俩都换个姿势,舒服舒服。」卡桑德拉张开嘴想说什麽,但停住没说。因她不敢肯定能被允许。他扬了眉毛。「你有什麽问题?」

「我想用洗手间,」她呐呐地说,「刚才没有人身上有钥匙。」

「当然没有,钥匙一直在我这里。你可以用冼手间,卡桑德拉,但要等你再触发我们年轻的朋友一次。那种感觉你可以增加你的刺激效果。他得先稍事休息一回,所以让他休息的这当儿,我们将把我们的注意力投向你了。既然你告诉我们这种情况,我认为你应该面朝下躺着。」

卡桑德拉还在犹豫,这一群人却你争我拥,挤向近台,他们的手饥渴地伸出来摸她,她像「大」字式地趴在平榻上,四个人分别抓住她的手腕和足踝。与此同时,安东被要求站在榻前头观看。

「如此动人的皮肤。」罗伯特的手接在卡桑德拉的脊椎上向下抚摸,「我总想要一个开心的奴隶,弗朗索瓦兹,递给我油。」停了一会,他的手指比男爵的更轻柔,更缠绵。她的肌肉渴望更深的触动。

抓住她手腕和足踝的人着力不一,有人只是轻轻地触到她,拿她当娃娃;有人粗鲁捏住她的脚窝。她整个背脊清清楚楚感受到不同的滋味。她忍不住揉搓着平榻的铺垫,尽量把身体向下压,以平息一点她下腹的深深隐痛。

最後,罗伯特收住了手,每个人也不再触,可他们仍然捉住她的手腕和足踝。她竭力想抬起头来,看看下一步将会怎样,但男爵严厉地命令她趴着别动。

一秒秒,一分分,她伸展着的身体等待着。响起一阵柔弱的喃喃低语,一个字也听不清。她又紧张起来,带着企盼。她身体的每一根纤维由於紧张地期望而结成了疙瘩。那一群人朝下望着她的身体,她的身体害怕地发抖,他们自己的激动也增加了强度。

男爵小心地手举着一只长细颈玻璃瓶,在卡桑德拉背後两尺高的地方。他逐步地倾倒它,看着冰水沿着开口往下流,再往下碰到一根玻璃滴管,滴管的出口是个小孔,一次只能通过一滴。绝对沈默的一群人看着第一滴清晰的冰水通过滴管,落在这个女奴的毫无防范的背後。

冰凉的液体击中她的涂过油的过热的皮肤,卡桑德拉吃惊地长叹一声,她的身体蜷曲起来,更深地压向平榻。「保持脸朝下,」男爵提醒她,她知道还有更多的水滴落下来。就是的,起初每一滴之间有一个较长的间隔,她神情不安地躺在那里,等着冰凉的液体击中她,让她心惊肉跳一下。

她慢慢地习惯了这种不安的等待,水滴反而倒有了规律。然而有人伸手过来,分开了她屁股和腿,让水滴能够滴进阴户沟,使皮肉紧张,那只小圆孔敏感抽搐。每滴下一滴,她的整个身体震颤一下,她的欲望越来越强,开始发出哼哼叽叽的乞求。他们一听到她的哼声,就把她翻滚过来,迅速地给她罩上黑市眼罩,这样她就搞不清水碰到了她身体的那个部位,水什麽时候滴下。

现在小水滴落到她滚烫、肿胀的乳房上, 向腹部,流进腰眼。男爵让瓶口精确地对准她的肚脐,一滴水落下,她的腹部就猛地抽绷一下,这样弄得她的腹部一直不安分地抖动。他又一连滴下几滴,看着这些水滚汨汨流向大腿。

虽然卡桑德拉看不到,但其它感官则更为敏锐,她一会咬着上唇,一会咬着下唇,咀嚼这份又苦又甜的折磨。水流到阴毛处,她发出了轻松的叹息,屁股扭了扭,想让水流进阴沟,那地方激动得发胀。

她只感觉到有手指分开她的外阴,像是凯蒂亚的手指在推她的阴蒂盖,让她的阴蒂显出来,她能体验出许多人在看的那种羞辱。

男爵在等着,看着她不停地想捺低身体,他终於朝安东作了个手势,让他上前来,由一个女人捉着安东的手,掌心向下,使着卡桑德拉的腹部。这一下子提醒了她对膀胱的感觉,她更加拼命地扭动,想躲开这只手。她想轻松一下的需求如此强烈,再也顾不及有人看了。「拜托!拜托!」她的呻吟变成了呐喊,「救救我呀!」她请求道。

「她的声音多美妙,」弗朗索瓦兹大笑起来,「看她失去控制的样子多可爱呀!连安东也开始又来情绪了。」大家都朝那个男奴隶看,他先前退萎的阴茎现在正在悸动。凯蒂亚朝那个青年男子笑笑,舌头舔着上唇。

平榻上卡桑德拉还在不停地请求他们结束用水折磨她的精神。但他们让他又等待了较长一段时间。他们舔她的脚趾,吮她的脚趾,用丝绸揉擦她的膝弯,却不顾她的性徵区域,就由她的阴蒂完全暴出,一点也消退不下去,这是由於有人仍在顶住阴蒂盖。最後男爵也玩够了这种把戏。他垂下手,往那块肉蕾上迅速地滴上两滴,使得卡桑德拉心智狂乱。

她的身体努力着想从榻上弹出;她发出了舒畅的尖叫,但是她的阴蒂盖仍被顶住,使得她过於敏感,几乎精神错乱;她疯狂地摇着头,拼力叫喊出来,她快乐的激浪冲刷了她的身体,给她一阵幸福到了极点的轻松,她心里充满了感激。

她没有多少时间品味全部的欢乐,因为几乎没等她的激情发泄完、安顿下她的身体,她的眼罩被摘除了,她被扶坐起来。立刻她需要排空膀胱的感觉更觉迫切,但她想是要想去洗手间,非得让安东再到达性高潮一次不可。

凯蒂亚太了解她的不适了,她把安东无奈的推到了她的身边,「这是你的,凯茜,你大幸运了,安东似乎是个阳亢的青年男子。亢奋是一回事,性高潮又是另一回事。对一个男人来说,被迫射精两次,毕竟是件相当痛苦的事,你甭指望他会与你合作。」

安东的手现在被绑在身後,他魂不守舍地坐在卡桑德拉的身边,等待她,她低下头去看他的阴茎,这一群人中的每一个人都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些人觉得他已发泄过一次,他又目睹了卡桑德拉的情欲,由她来再次逗惹他,怕是最无望的煽动了。

她更是心绪狂乱。由於弗朗索瓦兹强迫她喝下了那杯水,她的膀胱满得都快涨破了。她的性高潮过去,她就更为需要去洗手间了,然而这个年轻男人就站在她的脚中间,急切地需要这个机会,转移了她的生理需求。她伸出手去抓住了他的性器官,握在掌中,让那根肉柱在她的手掌里上下滑动。

他的龟头勃起了,卡桑德拉知道这并不意味着他会更兴奋,她更紧地抓着他的鸡巴,手上下滑动的范围更大,而她得到的回报只是他腿裆缓慢地分开。

她决定弄下他的包皮。弯下身,用她的长发摩擦撩逗他的肚皮,她来来回回地摇晃着她的头,以增加他的感觉。他的阴茎不断地肿胀,她的手仍旧不停地在他的阴茎上忙着,但没见得增加多少效果,他的勃起还不合要求。

突然想起她喜欢的东西,她抬头看着男爵,他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我可以用点润滑油吗?」她毕恭毕敬地问。他点了点头,他的一个男朋友迅速递给她一只小瓶,她仔细地给他涂上,这次收效惊人,安东呼吸加快,阴茎开始完全竖直。

卡桑德拉惊讶,他的逐渐亢奋反倒使她激动。他喜欢受她控制,喜欢处於迫使他进入激动状态,尽管,这种激动违背他的意志。她跪坐着,端详起了他的身体,这样一来反倒增加了他的激动,他的阴茎几乎完全勃起。

他已经流露出贪欲之相,她又立刻埋下头去,这次她用她的舌头缠绕着他的龟头,只等那个豁口里渗出不言自明的乳滴,但令她失望,没东西出来。她的整个耻骨区激动得发胀,来自膀胱的压迫弄得她倾刻难耐,摇摇晃晃,一点不知道正在干些什麽,她全然沈耽於声色肉欲之界里。

男爵的朋友们看她在自娱自乐,有些人也互相调起情来,他们自己没什麽行动只是观看,实在难耐。但男爵和凯蒂亚各自待在一处,仔细静观这势均力敌的较量。

安东瞪着这个眼睛圆睁、一头美妙的黑色长发的女人,竭力使自己的兴奋慢下来。他知道他自己的能力,他不想再有一次性发泄,如果他一大意,她的技巧将肯定会使逼他再发泄一次。她看到了他眼里的惧怕,这种惧怕只是刺激她继续。她伸出一只手,用一只长手指甲戳戳他的阴囊,然後捉住他的卵蛋,在手心里握着,轻轻捏弄。她慢慢地增加了手的压力,眼睛直逼他的眼睛。

安东感觉到他的肉条的根部发紧,睾丸直竖起来,准备发泄了,「对呀,」卡桑德拉柔声地勉励他,她的嘴热烘烘地吻着他的肚皮,「这就对了,发泄呀,为了我,让我看看你再发泄一次。」

她的话语和她的触摸一样刺激,他失望地叹了一口气。胀得厉害,他的阴茎头渐渐充血,紫得吹胡子瞪眼似的。他肯定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卡桑德拉知道。她缩回了手,想再最後触击他一下,也可谓欲擒故纵,可是这时候凯蒂亚抓住了机会。

她从两个奴隶之间伸进手去狠命地捏住安东的龟头。安东轻松她哭了出来,他知道这将延迟发泄了,给他更多恢复元气的时间。卡桑德拉恼火了,想也没想她到底想干什麽,就冲着那个女人挥动她的五指,准备抓她什麽地方。

「不!」她喊道,「那不公平,他都快泄了。」

立刻两个男人捉住她的肩膀,把她拉回去。男爵不悦地瞪着她,「你们两人都归我管,」他冷冷地提醒她,「我们想怎样对付你们就怎样对付你们,立刻向凯蒂亚道歉。」

卡桑德拉满腹委曲,都快哭下来了。她实在是人需要用洗手间了,现在尽管她作出种种努力,安东的勃起明显地在她面前减退下去,但男爵黝黑的眼睛死死瞪着她,她只得被迫作出道歉。

「对不起,我道歉,我忘记了我的身份。」

凯蒂亚见达到了她的目的,可以表现得很慷慨大度的,「就给她几鞭子吧,我想,底埃特,她漫不经心地说。他点了点头。罗伯特和弗朗索瓦兹反扣卡桑德拉的手膊。凯蒂亚发明了一种细皮鞭,她常用来抽击她的畏缩的对手的乳房。她的目标很清楚,她辣辣地抽了两下卡桑德拉约两奶头,痛得她烧灼似的,眼睛里禁不住满眼泪。虽然男爵看到泪花里闪烁的恨意,他还是被逗乐了。

到这时她倒觉轻松了。安东的阴茎已经几乎一点不见激动了,过了一会儿,卡桑德拉完全失望了。但後来她想到有一种方法她还没试过。她命令他像狗一样用膝、手肘撑着,头朝她的下身方向,弓立於她的身上。他猜到她会怎样做,勉强地依她所言,现在她自己可以动手分开别人的紧闭的屁眼。她再一次手指沾润滑油旋转着戳进他的肛门。就是这样一点极轻微的挑逗,安东的死蛇一样的阴茎又恢复了生机。她的手指一用力往里插,使就知道自己完了,所以他拼力夹紧,抵挡她的进入。「放松,」她柔声地说,她是再也顾不了他乐意与否了,她只为排解自己灾难的需要。他不肯遵命放松,男爵在他肩头搁上一只手。

「按她说的做,安东,否则我们将会让你够受,那是她的能力所不及的。」

安东立刻老实了,放松开肛门,张开的足以让卡桑德拉的手指滑进去。她的手指寻来觅去,很快发现了输精腺,她结结实实地揉捏那部位,使得他的阴茎猛然勃起,又硬又胀地完全兴奋起来。她一只手在揉捏着他的输精腺,另一只空着手抚摸他颤抖的身体。她的手指搁在龟头上,迅速一捏一松了几次,加上输精腺的乐不可支的感觉,使得安东完全失去了知觉,他的身体狂乱地痉挛起来,屁股在她的残酷纤指里扭过来扭过去,终於达到了性欲的极致。

卡桑德拉为它的成功感到欢欣鼓舞,澎湃的力量冲刷了她的全身。一开始她竟然没有听出他的呼喊里痛苦多於欢乐,待他发泄完,她发现他握住她的手几乎还是乾的。她知道,对於他来说,这第二次是跟着第一次的脚跟的,也太快了点。这接踵而至的发泄震撼他的,是痛苦而不是欢乐。

安东瘫软在榻上∶痛苦、羞怯地抽泣着。他後悔志愿当奴隶,但退缩是太迟了,他只能等着这一晚的完结了。周围所有的人都发现了同一件事,但卡桑德拉几乎忘情於她的角色,她发现那年轻男人起伏的身体几乎一点没从她身上挪开,而是突出,表明了她的成功。

她朝上看着男爵,等他允许她离开房间几分钟,但让她惊愕,他打了个让她等着的手势。过了一会,弗朗索瓦兹出现了,她拿来了一个大铜盆。她把还在抽泣的安东拉下平榻,置盆於榻上。

「喏,你可以用那盆放松一下你自己了,卡桑德拉。」男爵微笑着说。(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co)

她的面颊出火,难以置信地定睛望着他,「你的意思是现在,就在你们大家面前?」

「当然,奴隶还有什麽隐私权。」

「我不能,」她轻声地抗辩道,她的声音几乎也被惊没了。

「来吧,来吧,卡桑德拉,如果你的性欲能从精神方面用嘴去凌辱一个完全陌生的人,那麽我就难以理解你为什麽不能用这个盆尿尿。然而,如果你的排解不是那样迫切,弗朗索瓦兹可以把这盆拿走。」

「我是很迫切,我是要解溲,但不是在这里,不要由你们都来看着。」

「我恐怕不能由你选择,」凯蒂亚满足的说。「当然,你可以请求退出这次聚会,会允许你的,但你就再不能回来了。」

那句话改变了卡桑德拉的心理定势。她可以感觉到他们热辣辣的目光,但在这之後一步,她不想输给凯蒂亚。她光屁股蹲於铜盆上,努力充分放松肌肉,好让她的膀胱排空。开始肌肉拒绝服从,但是对於「自律」,自她头回来汉普斯特庄院就得知了许多。通过放慢呼吸,压下她内部肌肉,她最终设法战胜她的羞怯,热烘烘的液体开始「哗哗」溅落进铜盆里,她甚至品尝到了一种奇怪的激动∶压迫减轻的快感,外加知道赢得了一个胜利。凯蒂亚现在没什麽好说了。

她一解完溲,盆就搬走了。这一群人都涌向榻前,这样卡桑德拉和安东的腿和胳膊被那些耽於声色的男女你扯我拉、你捏我摸的,缠绕不放,那些人从他俩一无反抗的身体获取他们自己独特的欢乐。她也无法分清是男人还是女人在摆弄她。她所意识到的是,这不断的刺激使她所有的孔眼都被堵上了。男人的兴趣是她的两乳和腿裆,女人们则趴在她的上方,让她舔她们,吮她们的阴户直到她们发出轻松的尖叫,才让开位置给另一个人。

她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忽然听到男爵平静的声音叫他们守秩序。每个人退後去了,她躺在那里,大汗 漓,精疲力竭地用空洞无物的目光朝上凝视着金碧辉煌的高高的舞厅天花板。

他朝下看她,微笑着,用两根手指碰了碰她的脸颊,「你干得很好,卡桑德拉,我们将开始对你进行最後一次测试。我所看到的这一切之後,我不怀疑你会和罗伯特一样快乐。你知道,今晚,罗伯特的奢望将可以实现了,他想知道他看到过的蛇术是否是幻觉。我特别为他买了这条蛇,」他举起一条小小的色的草蛇。

色友评论(无需注册)

小说好看吗?给它打个分吧
威伯斯云VPN
 
快速导航
文章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