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当前网址二维码

复制当前网址

恭喜,您已成功注册,一封确认邮件已经发往您填写的邮箱,请前往收取后点击其中的链接激活您的账号。
已有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Email地址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Email地址
请勿使用10分钟临时邮箱
密码
6-15 个字符
确认密码
6-15 个字符
昵称
2-10 个字符,只能使用汉字、英文或数字
头像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卡桑德拉的炼狱》第三章

成人小说

《小黄书》手机APP下载
卡桑德拉的炼狱

小说搜索

小黄书APP下载
加入小黄书会员群
威伯斯云VPN
小黄书电报群:资源通报、网址发布、狼友交流
卡桑德拉的炼狱
第三章

卡桑德拉一走进餐厅的橡木门注意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热。这是五月下旬的一个非常温暖的日子。她从凯蒂亚那里得知这家里有冷气,原以为可以轻轻松松吃个凉爽的晚餐。事实上这个屋子里热得像蒸笼;厚厚的墨绿色的窗把清新的夜色关在外面,留着一屋子白天的闷热,走向长餐桌时,她竟发现壁炉里还生着火,让她大吃一惊。

凯蒂亚已经在桌边就坐了。她身着一件湖蓝色天鹅绒,坦肩、领圈缀花边的裙装,脖子上的宝石项炼在桌子中间的烛光映照下,熠熠生辉。她淡黄色的金发高高地盘在头顶,她的肤色是化了很大代价晒出来的致瑰色,使得卡桑德拉相比之下显得苍白。

「多麽漂亮的衣服哇,」凯蒂亚甜甜地跟她打招呼说。

本来卡桑德拉觉得她身着的这一件还不错,淡粉红色、贴身齐腿肚的丝质百褶裙,与凯蒂亚的衣饰一比,她就确实觉得自己像个长得过快的孩子穿着出席晚会的外套。

「这颜色挺迷人的,」凯蒂亚又说,「粉红挺衬皮肤,这颜色让你显得红润些。」

「这里真热,」卡桑德拉试探着说。

凯蒂亚微笑着说,「我知道,底埃特就喜欢这样行事。」

「喜欢怎样?」卡桑德拉迷惑了。

「出人意料,天热他非要生火不可,天冷他又要开窗,关掉热源。他的心思就是想约束人的身体。他认为意识可以控制一切。今晚上我们得认为凉快,那麽我们就会觉得凉快。你是不是觉得这种观点令人钦佩?」

「不可能,我的意思是,凉就是凉,热就是热。」

「可能是我没解释清楚,我恐怕我真是太笨了,一点没脑子,那不是底埃特的观点!」她呵呵一笑。

「我可以随便坐那里吗?」卡桑德拉问。

「你坐那里,背对火炉。」

卡桑德拉坐了下来,直觉得热焰腾腾。她从手袋里抽出一方小手绢,拍拍了上唇渗出来的汗滴,想是在做恶梦。

「你怎麽不请卡桑德拉喝点,」男爵踏进房门,对凯蒂亚如是说。他拉拉衬衫的袖烤火,「她会认为你是多麽糟糕的女主人哪,凯蒂亚?」

凯蒂亚匆促走向茶柜,男爵拉起卡桑德拉的左手在嘴吧靠了靠,用他的嘴唇碰

碰她的手臂,这种极轻微的接触,在她的手臂上漾起快乐的小振动,她几乎突然地抽出她的手。

「孩子们怎麽样?」他继续平稳地说,「我相信她们不会给你添什麽麻烦吧?」

「她们都守规矩。海伦娜不想吃米粉布丁,她似乎想要炒冰,但除了那┅┅」

「我时常改变食谱,」男爵解释说,他看着凯蒂亚递给卡桑德拉一大杯葡萄酒。

「我认为生活出奇不意是相当有趣的。」

「只有在这些惊奇让人们愉快时,」卡桑德拉乾巴巴地接腔,她把一杯葡萄酒一饮而尽,因为她渴极了。

男爵看着她头颈一顿,把一杯酒灌了下去,他的眼眯起,手指轻弹桌面。凯蒂亚伸过手去盖住他的,以平息他的激动。

「但是生活有太多的不能令人愉快的惊奇,对於孩子最好也要让他们及早地面对失望,你不同意吗?」他问。

「不一定。童年是珍贵的,正如你所说生活或许会艰难,但,你如果有个安全的开始,一旦长大了,应付生活就容易得多。」

男爵倾身向桌子,加满她的杯子,「打铪叫露兹开饭,凯蒂亚。我恐怕不能同意你的观点,卡桑德拉,结识不同的人是件事,不是吗?教他们知道有不同的看待生活的方法。」

「是我教你,还是你教我?」卡桑德拉问,她又惊讶自己竟有勇气反驳他,认识到这一点她该喝酒喝得更慢些。

「我的好小姐,我们彼此教会对方!酒,露兹,多麽完美啊。」

卡桑德拉想吃片瓜或者起泡的冰淇淋之类的东西,一碗热气腾腾油腻腻的蔬菜汤她是一点没有胃口,她扫视了一下桌面想找点水。

「要盐吗?」凯蒂亚问,把银质调味架推给他。

「我实在是想要喝点水。」

「不,」男爵简而有力的说,「露兹,再拿点酒来。」

桌上的蜡烛散出烛香,加上酒气和炭火味,再加上热汤对卡桑德拉来说是够热的了,她觉得她眼睫发涩,背上渗出汗珠,终於她放弃了喝汤的念头,把汤碗推开,男爵朝桌子下首坐着的情妇看了看,他们相视而笑。汤後来是煎牛排,奶油苹果馅饼,卡桑德拉只是毫无食欲地啜了几口,而凯蒂亚在桌子那一头大嚼大咽吃完了摆在她面前的一切。卡桑德拉能做的一件事就是喝酒。

她自己也弄不清喝了多少,男爵没让他看到往她杯里加酒。

最後她觉得自己头轻脚飘,就要晕过去了。男爵推开他的椅子,「我们去偏厅喝咖啡,露兹,你现在可以把火灭了。」

卡桑德拉站起身,踉踉跄跄的。男爵立刻站到她身边一只手紧紧托着她的手肘,「来吧,卡桑德拉,偏厅凉快,你会觉得好一些。」她倚靠着他,她想提脚跨步,可她的腿突然软了下来,凯蒂亚上前一步想帮男爵,男爵挥挥手把她打发开了。

在偏厅里,窗也已经拉开,但冷气开着。卡桑德拉深吸了一口凉气,满怀感激地坐进一张高靠背扶手椅里。下来吃饭时,她把头发披在後面松松地髻成一把,餐厅里的热量使发髻都湿了,一缕缕从松散的发里脱开贴在脖颈後面,形成一个个棕色的发旋使得男爵老想着伸手把这些发旋给她从奶油色的皮肤上捻起来。他终於没动手,心想迟早可以这麽做。

露兹进来了,用托盘送来了咖啡,男爵退身坐进远在屋子一隅的一张椅子里去,伸展他的双腿,露兹一走,凯蒂亚就在卡桑德拉对面坐下,身子倾向她,「你今晚是努力想到凉爽了吗?」她平静地询问,「你一直看上去很热,真得提醒你知道了,我过去也觉得很难,但过些时候,你可以学会掌握你的身体,让你的身体能适合各种情况。」

「除了热我什麽也没考虑。」卡桑德拉承认,她恐惧地意识到她的裙装已经贴在她身上,像是外加了一层皮。

「喝点咖啡吧,」凯蒂亚劝她喝咖啡。

「我只想喝水,我觉得有点头晕,」她的头一涨一涨的,很难集中注意力听凯蒂亚在说些什麽。

「咖啡可以帮帮你清醒头脑。」男爵开口了,「另外,如果你不能把握你自己,你又怎能制约我的女儿们咧?意志在这里,」他弹弹他的头,「痛苦、欢乐、舒服、不适,我们都可以控制,不是吗?亲爱的?」他一面说着一面站起来,立於他情妇的身後。

卡桑德拉看着她的咖啡杯的杯口,他的手从他情妇的身後伸过来按着她的肩膀,她迅速地喝了一口,味很浓,还有点苦,但毕竟不是酒精,杯子空了,她把杯子搁在椅边茶上,头又靠到了椅背∶屋子似乎在扩大,男爵和他情妇的身影也在扩大,他们好像就罩在她头顶上,她知道咖啡对她一点帮助也没有。反倒使她觉得更为奇特。

凯蒂亚的眼睛在屋子那边朝她眨眼,卡桑德拉迅速坐直了身体。男爵的手在凯蒂亚的手臂上摸索着,轻轻地绕着手指,像是在催眠似的。卡桑德拉自己的皮肤也绷紧了,好像他在触摸她。

慢慢地,慢慢地,他的手指又向回摸,长长的手指抚弄着凯蒂亚的脖侧,然而出其不意地探手进入衣服的V型开口处,露出她微微突起的乳房,卡桑德拉的心跳到了喉咙口。她想看别处,但又做不到。尽管有冷气,她还是觉得热,比饭厅里还要热,她嘴更乾了。

他的手指在那个部位逗弄了很长时间,卡桑德拉可以看到凯蒂亚的乳房胀起,她的衣服紧裹着下半身,男爵一直低着头,突然他抬起了头,直逼卡桑德拉的眼睛,然而又低下去直到头碰到凯蒂亚的乳峰,他的左手滑进她的V型领口里去,卡桑德拉怀疑她看错了,他温柔地托起一个圆肉球,然後又让他的手掌压着她的肚皮,向上推直到乳房露出衣领, 蹶蹶的乳头已经被叼到了他的嘴里。

卡桑德拉的心在「砰砰」直跳,她觉得都可以听到她自己的心跳声了,她的乳房也在颤动,盼望着他熟练的手指也能像它们触摸凯蒂亚的那样触摸她的双乳。从来没有人这样摸弄过卡桑德拉。保罗的笨拙的摸索令人生厌,与男爵这样玩弄凯蒂亚的有滋有味的方法毫无相似之处。甚至靠过她醉醺醺的大脑,她也还能弄清她的身体需要什麽,想要什麽,如果得不到,不如死掉。

凯蒂亚嘴里发出欢乐的呢喃,男爵一次又一次用嘴唇去抿她的乳房,堵她的嘴,不让她畅快地欢叫。

没多久凯蒂亚的屁股就开始在椅子里坐不住了,她倾身迎向男爵闲着那只手,引他的手摸她的下腹,他的手在那个部位转动,他的舌头在她的乳房上转动。

卡桑德拉现在听到自己气喘吁吁了,她的腹部也在不明不白地颤动着,她的乳房好像也跟凯蒂亚的那样肿胀。她的整个身体变得如此敏感,甚至连她的丝裙触到她的膝盖,也觉得痒趐趐的难以忍受,她毫无意识地慢慢地抬手握住了她自己的双乳。

当凯蒂亚的身体终於平静下来,男爵放开她走向卡桑德拉,他的眼睛直逼她的乳房,她没有意识到仍在抚弄着她胸前的皱折,他蹲在她面前,特别玩味着她微开的嘴,与奋得发亮的眼睛,绷紧的身体,「你看,」他轻声地说,「总有转移你的不舒服感觉的方法。凯蒂亚在餐厅里跟你一样热,她比你更不想吃那些食品,但她知道,如果她吃了她就能获得奖贯。

一下子,凯蒂亚的「嗯鸣」声变成了透不过气的喘息,她的屁股动得更为急切,男爵的手已经在她的下腹,手的动作已经不很斯文,这个娇小的金发女郎的整个身体在椅子里剧烈颤动。卡桑德拉无望地看着这一幕,眼皮重得抬不起来,另一个女人觉得轻松了,她却觉得紧张。卡桑德拉还意识不到她也正需要这种轻松。

「你不愿意要一个奖赏吗?」

卡桑德拉回视他,试想到他伸手来安抚她,抚弄她悸动的乳房。这种想法吓坏了她,她知道这种想法是淫荡的错误,但是那一刻是头等要紧的。

「「请,」她小声地说。

「什麽?」他微笑着,那是他最迷人的微笑,他用手指给她抚平了披散的一缕发丝。

「摸摸我!」她哀求他。

「哪里,」他依旧放纵她笑着。

她说不出口了,尽管她是半醉不醉,但她仍旧说不出口,她无奈地摇了摇头。

「告诉我你要什麽,」他柔声地说,「我不知道你想要什麽,我怎麽能帮肋你呢?」

「我想要┅┅」她深咽了口唾液,乳房绷紧地纠成硬块,乳头硬得扳在衣服折边上生痛,但她实在找不出妥贴的措辞表达她的需要。

「是吗?」

她眼里蓄满了泪水,「我说不出口,」她哼哼唧唧地说。

「傻丫头!这儿,再喝点酒。」

她想推开杯子,但他坚持劝她喝,他把酒杯举在她的唇边,只等她张开嘴,头一向後仰,他就把酒顺着她微开的牙缝灌了进去,酒凉丝丝地流进了喉咙。

「那麽,酒可以帮你了,过几分钟我们再来。」他站起身来。「凯蒂亚,」这声音不那麽斯文了,「你可以离开我们了。」

凯蒂亚站在屋中间的地上,惊讶地楞住了。「不,我愿意待着,一直都是这种方法的。」

他转身离开卡桑德拉,一脸愠怒,「这是一场不同的比赛,记得吗?今晚你表现不错,但一步就走错就会让你步步错!」

「你这个贱坯!」她对他满腹牢骚。

他沈着声音说∶「别担心,今晚我不会诱奸她的,这正是给她开个头。」

「正是给你开个头,」凯蒂亚厉声地说。

「你可以自由地出局了。」男爵提醒她,他的眼睛冷冷地,「那是你想要的吧?」

「当然不是。」

「那麽走吧,晚上你总可以和彼得一起消磨的,过会我去找你。」

满腹牢骚的凯蒂亚离开了房间,男爵又回到了眼皮惺忪,手足展开半躺在椅子里的卡桑德拉的身边。「来吧,亲爱的,再喝上一点,我们就可以再试试,好吗?」

卡桑德拉已无力招架了。这次她几乎是像酒鬼那样贪婪地迎合他,他把酒杯又端到了她的嘴边,仔细地从她两唇之间给他灌了进去。他体会着酒从那张湿润的嘴里流进去,心里联想到她的另一处唇,另一处开口,有一天那也会是他的。

过了一会,她发现自己竟然在吮他的指头,她的舌头有滋有味地缠绕那浸过酒的光滑的皮肤,她听到他叹了口气,指头抽了回去,酒杯还在她唇边。

「大口喝,卡桑德拉,」他劝她,「喉咙开大点,全部喝光,」他先还灌得慢些,一看到她喉头停下来了,他更加快地倾倒杯子,弄得卡桑德拉呛咳了起来。「放松,品品那味,那种感觉,所有的感觉都是让人愉快的。」他轻声地说,他的声音使她安静了许多,她又可以吞咽一大口了,喝完之後她反倒觉得希里糊涂的了。

慢慢的她又抬起了她的头,发现男爵就坐在她的椅背上,他的大大的棕色眼睛比往常更显柔和,他朝她点点头以示认可。「那不是很好嘛,我该给你个奖赏,但规定得遵守。」

「规定?」

他哈哈大笑起来,「你必须得想出你的要求,记住啦?」

卡桑德拉点了点头,她的眼睛盯上了他搁在膝上的手。他知道她眼睛里看的是什麽。「说呀,说出来,」他催促她,「告诉我你想我做什麽。」

「我想要你对我做刚才你对凯蒂亚做的动作。」

他摇了摇头,「那还不够。」

卡桑德拉的乳房肿疼得厉害,她再也不能忍受了。

「我要你摸我的乳房,」她气喘吁吁地说,「请,请快动手吧。」

他脸上毫无笑意,他的表情几乎是严肃刻板的,「你看,这也不是什麽难事,你穿着这可笑的衣服,我怎麽能摸到它们呢?」

卡桑德拉看着他,她的脑子给酒弄得糊里糊涂,「我不,我没想过,」

「脱掉。」

她眼里饱含泪水,「我不能,凯蒂亚也没有脱。」

男爵伸出一只手,用他的手指擦着包裹着她的衣服,她的皮肉悸跳了起来,「感觉不一样,是吧?」他询问道。

卡桑德拉摇着头,「不,但┅┅」

「身朝前倾,」他平静地对她说,她几乎松软地要瘫倒似的,她由不得自己作主了,他叫她怎麽做,她就怎麽做,她觉得他的手在拉扯她的拉链头,他又把她从椅子里拽起来,手伸到她的胳膊下,这样敞开襟的衣服就自己滑到地上去了,他让他站在他面前,浑身上下只穿一条法兰西灯笼式内裤,他激动地抓住了她的乳房。

他轻柔地拔掉她脑後发髻的别针,让她的头发毫无束 地披散在她的肩头,然後他退後一步,仔细端详着她。

卡桑德拉看着他,她的乳房一起一伏,小小的乳头耸突得直直的,在他的注视下红了起来硬了起来。她跟着他的眼光在看。他的眼睛从上到下把她仔细扫视了一番,细细的柳腰,窄窄的臀部,让他好欣慰,而她却希望自己的腿不要抖得好厉害。

男爵觉得有骨梗在喉,怎麽回事他也搞不清楚,但他知道这种感觉是很久前经历过的。生活觉得如此乏味,他突然不想要凯蒂亚看到下一步将作何打算。在他面前的这个纤细的,懵懵懂懂的姑娘会从他和凯蒂亚下午玩弄的一幕中获取快感,突然他觉得他的那部分作用有所不妥了。

以他的心情,他只是迎合凯蒂亚根深蒂固的受虐狂。这一直是个错误。好了,如果她受到足够的虐待,她就顾不得弄明白什麽事将会出现,他也将被这事弄得惊讶不已。他满怀兴奋地转身,敲了一下接装在咖啡桌下的小遥控盒。现在他们真的是独处这间偏厅里了。

卡桑德拉开始颤抖,从前她从未要过男人的手碰她,也不曾有过任何想要保罗摸她吻她的欲望,而现在她几乎狂乱地渴望,而他就完完全全安详地站在那里,只是眼看着她。

男爵看到了她脸上的犹豫不决,他朝她移动了脚步。「躺在地毯上,」他平静地说,手按住她的肩头,她满怀感激之情低下身去,至少他现在不可能再看到她腿抖得那麽凶了。他靠近她坐了下来,伸手去拿掉酒瓶的盖,卡桑德拉自动地张开了嘴。

「不用再喝了,馋鬼,」她抬眼看着他,他把瓶子倾倒过来,让酒溅到她的乳房,溅到她滚烫颤抖的肉体上,使她禁不住气喘起来。

几乎是漫无目的的,他用一根手指揉着她约两只奶头。把酒洒满乳房的全部表面。卡桑德拉更迫切,冲着他抬起身子,「不,静静地躺着,在作乐时你得一直静静地躺着,如果你动,我就得停手了。」

「为什麽?」她轻声地说。

他耸了耸肩,「那样更好玩,现在,我自己得喝点酒了。」她看见他的头朝她的乳房低了下来,他热哄哄的舌头舔着溅在她乳房、她下腹上的酒滴,她快乐地呻吟起来。舌头如轻苔羽毛几乎是在舔着一碟奶淇淋,过一会他用手握住她的乳房,把它们向上推,嘴里都尽可能多地依次含着那两团肉球。开始非常细心地吮吸着,然而又加大力量,直到乳房胀得使她觉得痛苦。

卡桑德拉的头开始激动地摇来晃去,男爵以某种古怪的方法吮吸,舌舔使得情况不是更好而是更坏。这样弄得她浑身都急切需要他的抚弄。卡桑德拉本能地知道不能这样。无论她需要什麽,她得开口请求,在那个关口她就没辞了。另外她不想让他离开她优美敏感的奶头。

快乐的飞标出现了,转化为火焰。她觉得她的上身着了火,却没有意识到她的腿开始不停地抵着厚厚的毯子,让那毛料帮她分点神。

男爵知道是怎縻回事了,她开始扭动屁股,他腾出一只手摸她的肚子,「不,今晚不行,卡桑德拉,静静地侍着。」他喃喃地说,他从她悸动的奶油似的乳房上抬起头来,注意到她脖子上,胸口上骚动的红晕,他知道他可以在几秒钟内就叫她激动地达到性高潮了。

卡桑德拉感到他的手在她的腰上,她屁股停上了扭动。需要保持平静的努力是巨大的,只是因为她是那麽渴望地想要取悦他,让他知道她能服从他的命令。

他看着她乳房上精致的肉蕾,惊叹她孩子般的无知,她的眼光里没有别的,只有天真。

他抽出手碰了一下控制板上的钟,然用一根食指和大姆指去掐她的奶头,一开始很轻她没注意到,後来压力增加弄得她痛了起来,小声地「啊呀」叫了出来。

「嘘,等着,相信我,这会对你有好处。」卡桑德拉不满地呻吟着,那只没有被顾及的嘴也在期盼着他的嘴,另一只乳房上的疼痛抵消了她半个小时里的快乐。突然,这种疼痛变成了另一种快乐,她的头猛地倒向地上。

看到这情形,男爵低下头,叼住了另一只奶头先是用牙齿咬着,然後紧紧地抿起唇,拿出吃奶的劲吮啜,同时用力地握着另个奶头。

这种感觉激荡着卡桑德拉全身,她闭上了眼睛,睫毛上闪着晶莹的光点,肚皮的胀力也增加了,只是他的手在捺着她的屁股使她骚动不得。突然她整个身体像通了电流似的震撼起来,因此她切切实实地放声尖叫起来,身上汗如雨下,腿裆里粘粘的液体弄湿了她的内裤。

男爵坐直身子,看卡桑德拉张开眼睛迷惘地瞪着她的乳房,不再颤动,她全身瘫软,好像是游了三十米又跑长跑那样精疲力竭。

他的眼睛没有温存,使她觉得害怕。她的头脑现在清楚了。她不相信她让他这麽干的,不,是请他干的。她将要说话,想道歉或者别的什麽,突然她惊讶地发现房间里还有人,她吸了口气,双臂抱着双乳,但男爵把它们掰开了。

「只是露兹,佣人不算。」

「你按铃了,先生,」露兹有礼貌地说。

「是的,来壶茶,中国茶,加柠檬。」

「好的,先生。」露兹脸上什麽也没表示她看见什麽异常的事。卡桑德拉害怕了。她觉得羞惭,觉得被人耍了,她想爬起身来,男爵伸手托着她的手肘。

「没什麽不好意思的.你性欲勃起了,巴望着我让你兴奋一回。我就应允了。如果你饿了,我就喂你,那没什麽两样。」

卡桑德拉张开嘴想告诉他,如果不是让她喝那麽多酒,她不会让他碰她的,但话到嘴边却没出来。

「你从前到过性高潮吗?告诉我,别说谎,如果你说谎,我会知道的。」

卡桑德低下头。「不,」她痛苦地说,「我从未有过。」

「你的丈夫肯定是什麽也不懂的组坯,」男爵冷静地说。「你是很性感的,卡桑德拉,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知道这一点,今晚的事不算什麽,一点也不算什麽。你有这麽多的东西要学,有这麽多的东西要体验,你会喜欢这一切的,」他的眼睛里闪烁着激动的希冀。

「我想离开,」卡桑德拉平静地说。

男爵只是笑了笑,「当然你不想离开,现在你怎能离得了我,你的身体才开始有了生机,他伸出一只手在她的法兰西内裤上滑动,」尾随着粘液润湿的地方,「你不想知道那地方被亲吻的滋味吗,你不要我触摸你的全身吗?」他一面说,一面拿眼睛紧盯着她的,弄得她不好意思。她自觉得那种液体又滑了下来,看到他脸上现出笑意,知道他是摸到那地方了。「你是特别的,卡桑德拉,非常特别,你现在不能离开,你需要像我这样的人,需要有人教你身体能做的事,教你怎样克制你的身体。」

这最後一句话让她激动地打起哆嗦,她说不出原因,露兹拿着茶盘进来时,她还在直楞楞地看着他。

「放在桌子上,露兹,你不觉得卡桑德拉有一副好身段吗?」他漫不经心地说。

露兹快乐地朝卡桑德拉笑笑,「是很美,先生,我也希望能长得高些纤细些。」

他大笑起来,「我认为你的表现很令我满意了,现在走吧,可以睡觉了,今晚用不着你了。」

卡桑德拉瞪着眼对他说,「你为什麽甚至还要羞辱我?」他吃惊了,他几乎为她眼里的不悦所感动。

「我不是羞辱你,卡桑德拉,我是告诉你,性方面没什麽不好意思的,以後你会懂得很多的关於分享,现在可能是太快了。」

卡桑德拉希望他的手从她腿裆里挪开,那只手使她骚动不安,使她的肌肉发烫,紧张。他看到她的脸又开始出现与旧的表情,一下子意识到了是什麽原因。他立刻抽出手。今晚她也够了,照往常到了这个会功夫,他会送她到她自己房间去。但关於她,还有使他迷惑的地方。她可能比其它任何女人更能激起他的好奇心。

「睡觉去吧,」他的声音如此和蔼可亲,凯蒂亚从未听到过,「到了早晨,一切似乎都是梦。」

她坐直了身体,四处找她的衣服,然後开始努力地拼命加快地往身上套。男爵摇摇头,扶着她站起来,动手帮她从下拉扯,让她的衣服平平展展地包住她的屁股和下腹,他觉得她的皮肉欢跳着又有了反应。

「我不懂,」卡桑德拉叽咕道,她的眼睛疲惫地开了起来。药物、酒精开始对她产生作用了,「我原以为┅┅」

他托起她的下巴,专注地看着她∶「你认为什麽?」

「我认为你得爱上一个人才能┅┅」

「爱根本不是那麽回事,卡桑德拉,」他轻声对她说,「爱是神话,是寓言,是童话故事,为让女人们停止性犯罪。性感,性欲,性激动,那些才是真正的,但不是爱。」

卡桑德拉拿双臂抱着她的身体。他错了,她知道。但有了这档事之後她是没有立场与他辩论了。「在这以後你让我怎样能照顾你的孩子呢?」她从他身边挪开。

「在我选择你的时候我就完全了解你,这与我孩子没关系。现在去睡一会吧。明天我得出外一天,回来吃晚饭,如果天气好,我们将在室外吃饭,对於我们所有的人都会是很凉快的。」她关上了她身後的门,他哈哈大笑了起来。

男爵爬上他的圆形 已是凌晨四点了,凯蒂亚仍旧眼睛大睁没睡着。眼睛热辣辣地盯着黑暗。她想看闭路电视,可是闭路电视却是漆黑一团,她竟不能相信,冲着彼得发火,要他修修看。他告诉她是底埃特关掉的,她就像个泼妇一样朝彼得尖声大叫。从前从未这样,所以她害怕了。(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co)

「还醒着,凯蒂亚?」男爵柔声问。

「是的,」

「你和彼得过得好吗?」

「可能没有你和卡桑德拉过得好。」

他笑了,「可能没有。」他伸出手搔了搔凯蒂亚的後背,「我希望你不要想吵架,那将是大过错。」

「我为什麽要吵架?」他摊开双臂,很想是这麽回事。「我正在考虑要罗伯特和弗朗兹快点来,也许你得打点打点这件事。」

凯蒂亚来精神了。即使卡桑德拉对付得了底埃特和屋里其它的人,她绝对付不了罗伯特和弗朗兹,没人对付得了他们夫妇俩,除了她。这就是为什麽甚至连可怜的玛瑞塔走了,她仍旧还在。玛瑞塔爱上了她放纵的丈夫,而且还更为愚蠢地向他坦露真情。

「你不认为海伦娜越长越像她母亲了吗?」

「也许吧,长得像我那就更好了!作为一个有趣的话题,凯蒂亚,你喜欢今天下午健身房里你自己干的事吗?」

这是凯蒂亚的一块伤疤。「是的,」她骄傲地说,「疼痛难以想像的美妙,连我都从未如此满足过。」

色友评论(无需注册)

小说好看吗?给它打个分吧
威伯斯云VPN
 
快速导航
文章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