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当前网址二维码

复制当前网址

恭喜,您已成功注册,一封确认邮件已经发往您填写的邮箱,请前往收取后点击其中的链接激活您的账号。
已有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Email地址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Email地址
请勿使用10分钟临时邮箱
密码
6-15 个字符
确认密码
6-15 个字符
昵称
2-10 个字符,只能使用汉字、英文或数字
头像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卡桑德拉的炼狱》第九章

成人小说

《小黄书》手机APP下载
卡桑德拉的炼狱

小说搜索

小黄书APP下载
加入小黄书会员群
威伯斯云VPN
小黄书电报群:资源通报、网址发布、狼友交流
卡桑德拉的炼狱
第九章

男爵躺在只有他一人独住房间窄窄的单人床上,一声不吭观看着健身房里的全部过程。他压根就没打算去射击。罗伯特与前任情人有约,男爵很想知道凯蒂亚怎样为了他与卡桑德拉在一起过夜而惩罚卡桑德拉。

惩罚结束,卡桑德拉终於离开淋浴器,低着头走向她自己的房间。他关掉电视机,凝视远处。凯蒂亚老谋深算,既有痛苦和惩罚,又不致於惹他生气,对卡桑德拉还不失为一种愉悦,一种新的愉悦,会弄得她沈迷。但是他也很清楚,下午游戏的效果,晚上还会显示出来,晚上她要被他们四个人玩弄。她会害怕男人,怕他们弄疼她,在那精致秘密之处现在被凯蒂亚的大理石淫具弄得还疼着咧。

他的视线越过窗户,落在庭院里,弗朗索瓦兹已经躺在阳光里,让露兹给她按摩,涂防晒霜。她从一只长杯里吸可口可乐,却没有凯蒂亚的身影,罗伯特一两个小时之内还回不来。男爵知道他肯定是在他们的房间里操他的情妇咧。

他从未发现罗伯特的妻子特别地动人,她的喂不饱的性欲虽然总是叫他激动。而凯蒂亚也曾经吸引过他,他欣赏她的显而易见的、美妙绝伦的形体曲线。他也喜欢她为他所蕴藏的疯狂的热情。现在她则开始让他生厌了。如果是她赢了这场游戏,他是最失望的,但是他接受这项事实,否则就玩不到一块去了。另一方面,规则是他定的。这样可能会好些,那就是,偶而他打打卡桑德拉这张牌。打桥牌时他总是设骗局,只要不经常性发生也没什麽异样。

这样决定,他的心安逸一些了,他静静地关上他卧室的门,走到他和凯蒂亚合住的房间去。她正从三温暖浴室里出来,一条毛巾裹着头发,像是阿拉伯人的头巾,突然显示它的猫眼,那双猫眼在她的三角形的脸上显得很特别、很重要。看见他进来,她满意地笑了。

「你还是及时去看了一盘精彩的录影带吧,亲爱的,弗朗索瓦兹和我今天下午在健身房里玩得真开心,但是我恐怕卡桑德拉表现得不太好,她哭了好几次。」

他没告诉她,他一直都在看着那里发生的一切,知道她可能会去检查磁带,对她省略的感兴趣。

「多麽有趣哇,」他拖沓地走过去,脱掉他的夹克,睑朝下躺倒在床上。

「射击好玩?你赢了吗?」凯蒂亚对射击不感兴趣,但她知道底埃特总是喜欢赢。

「我们没去射击,罗伯特碰到一个老朋友,我逛了一圈伦敦,看看穿超短裙夏装的所有漂亮姑娘。」他朝她笑笑。

凯蒂亚的眼睛眯了起来。她不相信他的话,如果他没去射击,那麽他有可能跟另一个女人在一起,虽然很像是一个旧情人,或者谢天谢地已死去的玛格丽特的朋友,她仍然 妒,「你并不是老得只能拿眼去看公园里的姑娘啊!」她尖 地说。

他看了她一眼,「男人没有女人老得快,」他简快的说。她满脸飞红,「啊,这样吧,磁带在哪里,」他接口说,「我对看卡桑德拉哭很感兴趣。」

凯蒂亚插进一盘磁带,然而使走开去,找晚餐的外穿衣服了。当她回过身来,看他还原样躺着,手臂放在床上,下巴忱在手背上。

「她哭过了吗?」凯蒂亚急切地问,贴近他,体会一下放松悠然的感觉,他用手臂温存地搂住她赤裸裸的腰肢。

「是的,第一次,那块热布似乎惊了她!」

「她的奶子真小,」凯蒂亚说。

男爵大笑起来,挪过一只手摸住她的,「我不认为这两只就是巨大啊,亲爱的!」

「至少这是女人的乳房,而她的像是小孩的奶子。」

「我知道,」他声音很动听,但他的手指正忙於捏弄凯蒂亚的奶头,她蠕动身体更贴他近点,她压住他的一侧身体,他转了过来,手从上身摸到下腹和腰侧,眼睛却仍旧没离开屏幕,她知道她只是他半心半意的玩物。

出现了大理石阴茎,凯蒂亚决定去掉她把那玩意给卡桑德拉看的镜头,她认为她是男人可能会不乐意它的粗大,放出来的镜头是插了进去,卡桑德拉涕泗横流,而插进去的东西被台子挡住了,屏幕上看不见。

「你看那,她又哭了!」凯蒂亚嘟嚷着,「一个女家庭教师难得这样行为乖僻,不像我们,真的伤着她了吗?」

「你使用的是什麽,」底埃特佣懒地问,他的手仍旧不停抚摩着她的光身子。

「蓝色的振荡器啊,」

「她似乎不像是震荡得很厉害嘛!」

凯蒂亚暗自诅咒她的愚笨,「不,不是振荡器,是蓝色的阴茎,我认为她那地方太紧了,女人们都似乎不合她的口味,她无疑喜欢男人。」

「我希望如此。那麽你喜欢女人罗?」他忽地一转身,拿眼睛瞪着她,他的棕色的眼睛明显不怎麽友好。

「当然不!」凯蒂亚说,「我只是喜欢换换花样,或者你不在家时。」

「你希望她们年轻、没经验,你还喜欢伤害她们,那是你从男人那里得不到的东西。我应该很快觉得多馀,」男爵说。

凯蒂亚还未回答,录影就到了下半截台子折下,把卡桑德拉齐腰处弄弯,她发出受惊了的尖叫,把男爵的眼睛又拉回屏幕,他一声不吭地观看下面的镜头,但凯蒂亚可以看到他脖子的青筋「突突」跳,知道他为此而激动了。

「看啦,是不是晚餐前的一盘开胃菜啊?」她揶揄地问。

「对我,还是对卡桑德拉?」

「我没有开胃菜给佣人,」

他大笑起来,「不,你有,你总是过於注意露兹,她不也是佣人吗?」

「但她不是游戏的参加者,」凯蒂亚语气生硬地说,「我还不至於笨到送对手一份礼物。」

「我可是认为蓝色的阴茎适宜作为礼物,」男爵乾涩地说,他紧盯他情妇的脸看,让他知道,他晓得她在撒谎。

「今晚我打算穿那套红色裤装!」她大声说,跳下床,坐在梳妆台前,「我得让露兹把我的头发流高点,让我看上去高一点,我认为喇叭裤对於高个女人看上去要好一点。」

男爵按掉了录影机,把跟踪摄影调到对准卡桑德拉的房间,她正睑朝下躺在床上,明显是在休息,但是他有她在无声她哭泣的感觉。他又给了个信号,对准罗伯特的房间,他的朋友还没回来,弗朗索瓦兹蹲在一张椅子前,克拉拉光着上身坐在椅子上,她的主人正在用热绒布和泠冰块,像录影带上演示的那样,在小姑娘的奶子上如法泡制。

克拉拉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她好像是不喜欢既疼又凉的滋味,几次想从椅子上站起来逃走,弗朗索瓦兹把她推回椅子上,同时轻拍那天生的大奶子。

这种把戏玩腻之後,她又从针线盒里拿出两段细带,结成套圈,套住克拉拉的奶子,像是小喇叭狗被带上领圈,可以牵住兜圈,其结果,捏出两圈又红又肿的带圈,弗朗索瓦兹更容易对准这两个圈印去捏弄她的靶子了。

男爵可以看到,弗朗索瓦兹开始精心地用一把貂皮刷子摩擦倒了霉的克拉拉的奶头,奶子胀得更大,带子捏得紧,克拉拉尽力头向前冲出以放松些,弗朗索瓦兹厉声让她坐直身体,仍旧不停地刷,克拉拉开始愉快地呻吟。就在这一刻,罗伯特跨进屋,立刻,弗朗索瓦兹丢下刷子,扑向她丈夫,深深地吻他的嘴唇,用屁股去撞他的阴茎,克拉拉的奶子翘得高高,等着进一步逗弄。

似乎他们不准备玩弄她了。因为罗伯特已伸手到他妻子的裙下,开始解他自己的腰带,底埃特关掉了机子。他在想,克拉拉看着这一对急不可耐、俗不堪言的交媾,会是多麽喜欢。毫无疑间,她是要在场目睹的,可能不如她兴奋起来那麽有看头。他笑了。

八点半之前,他们都下来吃晚餐,克拉拉也在,她看上去是如此地郁郁寡欢,男爵敢说,她的奶子随後没再被逗弄过。弗朗索瓦兹真的没有凯蒂亚那麽残酷。她只单单有一点逗趣的空隙,如果罗伯特更对那段空隙感兴趣,她就会忘掉克拉拉,夫妻俩做爱差点都没时间梳妆打扮来用餐。

年轻姑娘的衣服真是差劲,一点没眼光,他认为,对她那种体型是太紧太花俏,但至少他能够看到她的大奶子很明显没有奶罩什麽的。他想起了那把貂皮刷子,不由得朝她笑了。克拉拉的奶头仍就活勃勃地耸突着,没有得以满足,她望着他,眼里流露出欢欣。前晚他使她那麽愉快,她禁不住希望今晚再让他那样操她一回,但男爵只是朝她笑而已,今晚没她参加的份。

卡桑德拉穿一身奶白底上有大朵红罂粟的裙装,显得安详镇静。她的黑发後梳,用一根发夹夹住,他忍不住伸手抽掉她的发夹,让头发披散在她的肩上,她是着意修饰了一下,但却有点多馀。然而凯蒂亚今晚才真是浓妆艳抹,环佩裙摇,满身带金缀玉,鲜红的喇叭裤君临一桌人,格外耀眼,因为连弗朗索瓦兹今晚也没穿那件多彩的外衣,而是一件咖啡色的坦领裙衫,边上开扣直到大腿处。

「你是怎麽打发一下午的,卡桑德拉?」男爵问,桌上无一人吭声。卡桑德拉抬眼一瞥他,「我跟凯蒂亚和弗朗索瓦兹在健身房锻炼。」

「喜欢吗?」

「喜欢,那是┅┅」她顿住了,他等着,另外两个女人也等着她的回话∶「对我来说是一项新规定,」她下结语说,「我认为,叫我说实在的,我宁愿游泳。」

男爵想起那晚他和凯蒂亚在泳池里玩弄她的情形,他对她微笑了,这个回答真是聪明,「那麽你就经常游游泳吧,我认为凯蒂亚宁愿用健身房,但就拿我自己说,泳池永远有吸引力。」

罗伯特领悟出话中有话,打定主意加入进去,「我也喜欢游泳,我们什麽时候来个三人赛。弗朗索瓦兹只会在浅水里狗爬式,切瑞,是吧?」

「我不喜欢水,」弗朗索瓦兹回答,「如此阴冷潮湿。」

「当然潮湿,水嘛!」她的丈夫大笑,连克拉拉也笑了。

喝过咖啡和白两地,克拉拉被派去三楼看孩子,替换苏格兰保姆休息。五个大人去偏听谈论一会卡桑德拉从未听过的名人轶事。

最後,男爵瞥了一眼他的表,「我想我们都该上楼去了,今晚正好一场友好聚会,明晚我已决定来场比赛,但没确定比什麽。」

「就知道你有安排,我几乎等不及听你说下去了。」弗朗索瓦兹大笑起来,滑下一只胳膊套住他的。「无论怎样,友好聚会听上去也精彩,不是吗,罗伯特?」

罗伯特没一点异议,他正渴望得到这苗条、推诿的姑娘,很明显,底埃特也叫她给迷住了。「我天生就是一个好交际的人!」他大笑,凯蒂亚也跟着咯咯笑。

「他确实是的,」她对不言不语的卡桑德拉说,「有一次我们在洛林的别墅过夜,他一夜就交了七个姑娘,当然那时候他年轻!」

「我想不起来有那回事,」弗朗索瓦兹说。

「我们还不认识咧,切瑞,否则我怎能那麽有劲?」罗伯特露齿一笑,「那是我们在底埃特的别墅里最大的一次聚会。」

「是不是为玛瑞塔的生日?」凯蒂亚问。

卡桑德拉惊奇地看见男爵的眼睛升起阴影,似乎他正在掏出点太痛苦的回亿,「我确信是的,我们去吧,露兹要来收拾了。」

他们快步上楼去凯蒂亚和底埃特的大套间,他们穿过底埃特的换衣室进去,卡桑德拉在门口犹豫了一下。男爵在她後背使劲推了一掌,无声地催她进去。

弗朗索瓦兹看着她,「你有了张新床!甚至比上一次更大,上面还挂着响铃吗?」她东张西望,表示得很快乐,她能和铃儿在一块住着,「是呀,多麽动人呀,你还记得那个女仆--苏珊娜的吧?--我们把她关了三天,只让罗伯特来看她要什麽吃喝,你还保留那盘录影带吗?那是我们在这里度过的最美好的周末。」

「也许今晚的会更好,」男爵说,开始脱衣服,示意卡桑德拉也脱。她自动地照办了,虽然晚餐她喝了大量的葡萄酒和白兰地,她还是害怕。

她的腿裆里还隐隐作痛,兴奋不起来。但她脱衣时,她身上被皮带捏出来的轮廓依旧清晰,屋里其它四人都能看得很清楚。弗朗索瓦兹忙於宽衣解带,凯蒂亚看到了对她微微而笑,罗伯特也注意到了,以为是否是底埃特前晚作下的记号。他是否今夜也能亲吻这些印痕,得到额外的欢愉,正好与他朋友的残酷逗弄相映成趣了。

凯蒂亚脱下她的丝裤,下身赤裸着,她伸手下去摸摸耻骨,再摸摸屁股,作出挑逗。

罗伯特总是很欣赏凯蒂亚的身体,她的圆弧线从侧面看是美伦美奂、如此不可思议,她的性格没一点温柔,使得她女性的生理特徵更为突出。另一件好事就是,你不要伤她太重。弗朗索瓦兹不喜欢被碰出印记、伤得太重,虽然她很乐意那样对人家,而和凯蒂亚在一起,他可以发泄他的全部欲望,留下痛苦,只是不要伤她的感情。

今晚痛苦不是他想到的第一件事,今晚他要逐渐了解卡桑德拉,让她享受一下相对她来说还没有经验的身体,给他一些新的体验,这样她就会记住他。

他们一全部脱光,就倒在了床上,卡桑德拉是被另两个女人推上去的,她的本能还在退缩,这样更撩起罗伯特的兴致,男爵狡黠的眼睛看着、估量着,作出对他们的判定。

对於卡桑德拉,这真是可怕的时刻,她已经设法通过了让人看着发泄性快乐的实验,还有一次被几个人玩弄的实验,但这次是她第二次得主动地参与群体交合,真难啊!

男爵没伸手帮忙,他让那两个女人开始逗惹她,观看着她们的手和嘴在卡桑德拉身上作恶,罗伯特开始揉捏卡桑德拉的屁股,不时停下,伸进一指去她的肛门里抽动。趁她不注意,一下子插起去,但她总是感觉到他在干什麽,同时分开一点,让进入得以容易些。对那些老手世故的女人,要占这点便宜不容易,他想,她们知道所有的花招。

纠缠了一会,三个女人分开了,男爵和罗伯特比一般作爱更为积极主动。男爵知道弗朗索瓦兹喜欢被咬,他很快就忙去进攻她的耳垂和颈下部,大部分是细致地轻琢,偶尔突然狠劲咬上一大口,在她的皮肉上留下牙印,跟罗伯特一样,他也知道她不喜欢留下印记,她的身体愉快地哆嗦着,这告诉他,她只是讨厌早晨玩这种把戏,弄得白天很长时间消不下去。

最後,罗伯特发现他能够动手搞卡桑德拉。底埃特搂住弗朗索瓦兹不放,凯蒂亚在吮吸她男人的阴茎和睾丸,轮流着含到嘴里去,弄得那根阴茎肿胀地直竖起来。这就由得罗伯特和卡桑德拉爱干什麽干什麽。他迅速把她拉过来,还不等她弄清怎麽回事,他就洒了点粉到她的乳头上。

她不知道白粉是什麽玩意,可是那粉使她的乳头勃了起来,便勃勃地,热血开始升腾到那两处峰巅,这样那里是忍耐不住地冲动,比罗伯特用手摸还要激动。他看着那小小的肉蕾绽开,乳皮纤维绷直,乳头成了僵硬的肉疙瘩,然後用手内腕刮摸它们,奶头如此地硬,似乎是顽强不屈地迎着他的皮肉。卡桑德拉无法形容地冲动,呻吟起来,都是他的触摸触发出来的。

罗伯特看到她眼里闪烁着愉快的光芒,嘴隙开着,他低下头,用自己的嘴罩了上去,用他的舌头在她的唇里面轻柔地移动,轻轻地 弄她的上唇,再滑向牙齿,更急切地向腔内插,她的舌头用同样的热情迎合他。

她的鼓胀的、火烧火撩的奶头仍然过於冲动,在体内「崩崩」跳动的声音她自觉能听见。知道乳头该膨胀到什麽程度,罗伯特勉强挪开嘴,挪到她的奶子上,他贪婪地舔那奶子,做着他喜好的拽拉吮吸动作,她如此过於兴奋,觉得他正在全力以赴。她的呻吟增加了,奶子也进一步胀起来;更加冲动,太叫她感到突然,她的整个身体都渴求发泄,粘液沾湿了她的阴毛。

罗伯特仍在吮吸可卡固粉,欣赏她的舌头颤抖的滋味,後来他又将舌头缠绕到乳房下面,甚至就在那时,她仍在为她的性欲到来而战栗。她的皮肉对他来说馨香无比,女人味十足。

卡桑德拉漂浮在欢海欲湖里,她身子周围浪声淫语不绝於耳。弗朗索瓦兹的声音特别响。这些声音也不算对她骚扰,倒是增加了她自己的激动,她正在想,她为什麽会这样神经质。罗伯特的手开始探入她的腿,打了楞,她又恢复了理智,她的身体回忆起大理石阴茎就在这天下午强迫她接受的,她拼拢了腿,不想让他进入。

罗伯特惊讶了,开头他以为她是在跟他忸怩作态,抵抗使得被俘者格外有价值,但她的大腿拒绝分开,任他粗暴地推拉。他的阴茎已经硬得不行,他用力去掰她的腿。

卡桑德拉知道不能惹火他,肯定不能拒绝他做这屋里别的人正在做的事,她自己跟男爵干过,但她的身体拒绝服从她要 开腿的打算,他的手已经强行进入紧绷的大腿裆,开始探索她脉脉含情的阴唇,她听到她自己小声地叫着抗拒他。

男爵也听到了,他迅速而小心地从弗朗索瓦兹身上滚下来,同时把凯蒂亚的头从他腿裆拨开,他绕过圆形床,朝卡桑德拉这边来,「都变了!」他直言,虽然弗朗索瓦兹声明罗伯特没有不悦。

「她那会不是在开玩笑,」他呐呐地嘟嚷,把她推还给他的朋友。

「再试一回,」男爵小声地说,愉快地看见凯蒂亚的头钻到了弗朗索瓦兹的腿裆里,「你可能需这个,」他递过一只小清凉盒。

「对这对屁股肯定不会合适!」罗伯特大笑起来,他好性子的幽默减少了一些尴尬,之後他忙着对付凯蒂亚去了。分开她的膝,她骑趴在弗朗索瓦兹身上,趁她不注意,塞进去一只振荡器,这样让她的身体惊讶地抖动起来。

卡桑德拉觉得男爵的长臂圈着她,希望停上抖动。她知道他很生气,那也不是原来就想那样表现的,然而她不能告诉她关於下午,因为凯蒂亚将会斥责她的。

「安静点,」他柔声说,让他有力的手向下摸她的脊椎,他感觉到她的奶子在他厚厚的胸毛中蹭擦,她还在抖,他的手从旁边过去,来回摸抚她的腰下部,手指从一恨盆骨缠摸到另一根盆骨上,这样把她的光上身紧贴在他胸前,让他感觉到夹在他俩腹部之间勃起的阴茎的全部。

她终於平静了下来,他让她仰面躺在床上,从枕头下抽出一只大盒子。卡桑德拉朝他看,她的眼睛一闭,好奇地让他的手指在盒子沾了沾,然而举到她眼前让她看,「知道吗,只是一点冷霜,让你方便些。」

她知道他就要来摸罗伯特刚才摸的地方了。虽然仍旧在心里畏惧,她也不敢并拢腿了,无论怎样,或多或少,他似乎出奇地知道她的惧怕,他的手指仔细地分开她的外阴唇,冷霜冰凉的感觉奇妙地安抚她的肉体,打从那几个女人把她从桌子上弄下来,那地方就一直像烧灼似的。

他的右手精心地涂冷霜,深入口处,所有细小的折皱,还有仍旧藏着阴蒂的部位,他的手指在干活,他的舌头也不得闲,缠绕着她的肚脐眼,穿着她的斑马线到达腰眼,他晓得那里也是高度敏感。

直到他感觉到那个小肉苞开始膨胀,从阴庭盖下露出来,他才让他的手指继续向下,他又在冷霜盒里浸浸手指,随後用小指轻易地触到她的阴道口,她立即试图退缩,他必须用嘴去平息她的叫喊,旁边人才不至於知道有什麽大惊小怪的事发生了。

「让我操你吧,卡桑德拉,」他在她耳边小声地,「忍耐住,把你的口子对准我,我可以容易地戳进去。」

她深咽了一口唾沫,他可以看见她颈部蹦跳的青筋,好像她是被套住的动物,他惊奇地感到了顽强的抵抗,特别是她奋力服从他,他的手找到了她的宫口,她听话地蹶着屁股,现在他能更方便地给她涂冷霜了,激动不已。

现在他的小指可以自由进出她的宫口,她甚至没感觉到,他又开始吻她的嘴。正常情况他不在意这种吻法,但虽然他开始吻她,是不想叫她知道他正在干什麽,他忍不住继续下去。她的嘴是甜的,两人的唾液混合一起,他用牙齿咬她的下唇,他自己的兴奋涨起,他不得不提起一点身体,让压迫减弱些。

他结束吻她後,设法插进三根手指,冷霜里里外外的涂满,他迅速地爬上她身,两腿放在她的两腿里,把他的阴茎滑进了那柔软、易感的通道里,那里下午曾遭到摧残。冷霜让她受益了,他觉得这次那里头特别凉,就像往常他发现那里头特暖一样形成显明对比。卡桑德拉末发现他的已经在她里面了,他闭住气以防性高潮来得太快,不能尽兴。

「用你的腿裹住我的屁股,」他指导她,卡桑德拉圈起腿,但并不觉疼痛,只是有点奇怪的凉意伴随着他悸动的根把,她便他戳进得更深了些她的新鲜的、兴奋的、又热又凉、又松又紧的复杂构造里去,只戳了几下,他就觉得他的睾丸沈忍不住了,他在她的体内喷泄了,他的手捏着她的肩,他「嗦嗦」颤抖,在他快活着的时候。

他知道她还没到牲高潮,但至少她已通过了凯蒂亚在健身房里给她设下的障碍,他萎了,从她身上滑下来,他看见罗伯特准备着接他的班,罗伯特显然是下决心,非逗到她发泄不可了。

他的阴茎上套了一个收缩环。一下子罗伯特将他饱胀的阴茎滑入她的洞里去了。阴茎像鼓胀的球似的会激起性欲,撩拨卡桑德拉的阴蒂。

弗朗索瓦兹自己喜欢这种器具,帮助惊讶的卡桑德拉坐起,等着罗伯特仰面躺下,然後让这懵懵懂懂的姑娘弄得趴在他身上。

「你在上面更好,」弗朗索瓦兹解释说,「这样你要多激动就有多激动,如果罗伯特完成得过快,那就要多难受就多难受。」

卡桑德拉不喜欢这性帮手的表情,但男爵的注意力已转向凯蒂亚,她找不到替换,只得由罗伯特和他的妻子来指手划脚,这是第一次,她发现她趴在了一个男人的身上,让弗朗索瓦兹好笑的是她遇到了麻烦;位置对不准。最後那个巴西女人只得蹲下身来,帮助她丈夫把阴茎放进那姑娘的开口里去。她手指碰到卡桑德拉肚皮的感觉是激动人的。腹部绷得紧紧,弗朗索瓦兹笑了,等着帮忙。

罗伯特开始顶起他的身体,用力向上戳,扭动着他的屁股,这样收缩环隆起的地方在阴蒂区蠕动,阴蒂本身被拨拉出来,轻微的升缩碰到高度敏感的肉块,使得卡桑德拉的神经激动地活蹦乱跳。

里面的冷霜令罗伯特惊奇,虽然一开始他也搞不清他是否喜欢,这就意味着卡桑德拉的阴道不像他所期望的那样紧了,这样能使他更好地控制他自己的性高潮。

很长时间他玩弄着他身上的女人,他让她抬起屁股,这样他只有一点阴茎头在宫口里,然後再放下屁股,自己用力把阴蒂和内阴唇紧抵他的「喷壶把」。她的呼吸开始加快,睑上升起红云。他又叫她抬屁股,命令她保持镇定,让那剧烈加快的激动平息。只有到那时,他才让她放下屁股。有时候她必须坐在他身上一动不动,等着他移动她的屁股,他拖延时间,直到她忍不住兴奋地尖叫出声。

因为他手上没其它事好干,他就玩弄她的奶子,也用手紧紧地按她的肚子,捏绷紧的肌肉,欣赏着最初愉快的悸动,那样他套住的兴奋圈就跟着弹跳。

他继续跟她玩着「猫抓老鼠」的游戏,弗朗索瓦兹加了进来,她用头发撩卡桑德拉的後背,像刷子似把她自己的头从一边向另一边来回晃悠,她让她的发梢碰着卡桑德拉的屁眼,轻轻地分开她的两片圆 的屁股片,用舌头去击弹两片屁股,弄得罗伯特不时命令卡桑德拉安静地坐着。

卡桑德拉实难从命,她的身体「索索」抖动,使得他伸手上来拽她压向他,橡胶收缩环嵌进抽搐的皮肉几乎把她及早地推上发作的边缘。

最後罗伯特知道他也无法控制住自己了,他用手卡着卡桑德拉的腰,像骑马似的弄她上上下下压住他的利刃,不断增加速度,这样她的阴唇推扯着,阴蒂兴奋得勃起,弗朗索瓦兹转过来,用她的四根手指扣进卡桑德拉的腹部,就在耻骨上,转着圈揉以增加强度,卡桑德拉突然後倒,背椎弓着,极度兴奋,这绷紧的身体被富有性经验的丈夫和妻子把持住,难逃美妙无比的释放,她的发泄也把罗伯特推向了欢乐的边缘。他大喊一声,让精液直射进那迷人的姑娘的体内,这是第一次。

疲惫不堪,卡桑德拉发现自己离开了他,但,他们还不想放过她。凯蒂亚现在一直在享受着男爵难分难解的逗弄,突然坐起身来推倒她的对手,她低下头,开始用舌头伸进卡桑德拉的腿裆,一点一点舔净男爵涂上去的冷霜,再後让她的舌头像蛇一样蜿蜓向上,这样就又舔到了从卡桑德拉宫口里渗出来罗伯特的精液。

这样超过了卡桑德拉的身体承受能力。他们都希望继续下去,她的身体仍旧因为刚才的经历而悸动,凯蒂亚扒开她的外阴,其它的人都能看见那仍在勃勃跳的肉,这样让退隐下去的阴蒂又现了出来。

凯蒂亚朝弗朗索瓦兹看看,让她来帮忙。弗朗索瓦兹用手指缠绕卡桑德拉的阴毛,这样拉起皮肤,阴蒂盖自动退缩後去。两个男人一声不吭地看着,却保持距离没有近前。

卡桑德拉的疲倦的眼睛闭上了。凯蒂亚朝弗朗索瓦兹点点头,她手上的动作没变,但是手指更加有力地向下压,使得这一次顽固的阴蒂盖肯定退回去。

只一会儿功夫,凯蒂亚就看见了那块欢乐的按钮,现在正在渴望从这天的兴奋中恢复过来。她低下头,用舌头束住这敏感的神经中心,那肉块想退缩却无处躲避。

男爵走了过去,手里有一玻璃胺泡,他凑到她的鼻子下。她喘了口气,立即所有的痛苦都消失了,她整个身体克服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激动浪潮的冲刷,没等这药的效果开始减弱,她的心跳逐渐慢下来,恢复正常。

凯蒂亚望着她长期的性伙伴,眼里合着恨意,「你让她喜欢,你坏我的好事,这是我的快乐,不是她的。」

「我烦你的残酷,」他懒洋洋地说,从她湿漉漉的额头上拨掉头发,卡桑德拉愉快地呻吟着,药仍旧在发挥作用,让她过劳的敏感各归其位。(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co)

他不想要一幕悲剧,这一天的日子跟他原先设想的一样好,所以他走向凯蒂亚,转过她的肚子,让她跪下,头抵枕头,弗朗索瓦兹可以去吮她的奶子,而他拿来了一根模拟大阴茎,後面还有人造出大泡泡,算是睾丸,他在泡里灌上温和的肥皂水。他知道凯蒂亚喜欢拿这个大阴茎从她的肛门里擂进去,特别是如果有一个女人同时在玩弄她的阴蒂和奶子,但他想要看的是,她会多麽喜欢那里面的肥皂水,水将从她的肛门里推进去。

弗朗索瓦兹正在忙於干她和凯蒂亚都喜欢干的事,很快凯蒂亚就催促男爵快用假阴茎,「耐心点,亲爱的,挨的时间越长越快乐。」他提醒她。罗伯特满怀兴趣地看着准备工作,想知道凯蒂亚到底能耐多久。

假阴茎的头细心地被戳进了她的屁眼里,她蹶着她的屁股,让插入来得容易些,後来她紧紧夹着它,那种感觉奇妙无比,加上弗朗索瓦兹对她的阴蒂的聪明的撩拨。

开头她相当喜欢,极像是有个男人在操她射精似的,虽然量更多些。但後来肥皂起了作用,使她浑身直打颤,她的盆子里泛起了可怕的泡沫,她不出去排解一下她就要失去控制,在各位面前丢丑了,但男爵仍旧握着阴茎不让她走,他继续把最後的肥皂液推挤进她的肛肠里来。

「憋住呀,亲爱的,」他的声音丝绸一样柔滑,「拿出你的自控能力出来,让发泄来得迟一点,」

弗朗索瓦兹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事,继续来手指旋转凯蒂亚满盈肥皂水的肚子,忽然,凯蒂亚避开她的手,旁过身子滚下床直冲洗盥间,她大叫起来,男爵才拔出阴茎,她怕她自己的直肠肌控制不了这场灾难。

她坐在马桶上无声地抽泣,凯蒂亚知道男爵设计的这场游戏与前大不一样了。这次,分明是拿她作牺牲品的,她可不愿意,下回她可是要小心了,不能再打算伤害卡桑德拉了,她得用其它一切可能利用的武器来捍卫她的领地,这个入侵者,她一来,就把一切破坏了。

正当凯蒂亚哭着、密谋着,另三人冲了澡,穿好衣服,互致晚安,卡桑德拉睡得不省人事,恶梦缠身。想是男爵把她抱去她的房间,给她拉上羽绒被,让温暖包裹她的。

他正盼望着明天的比赛。

卡桑德拉的炼狱 (Cassandra's Conflict)

色友评论(无需注册)

小说好看吗?给它打个分吧
威伯斯云VPN
 
快速导航
文章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