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当前网址二维码

复制当前网址

恭喜,您已成功注册,可以使用包括观看视频在的所有功能。

请输入激活码激活账号,激活后可以享受更多福利。

已有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Email地址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Email地址
请勿使用10分钟临时邮箱
密码
6-15 个字符
确认密码
6-15 个字符
昵称
2-10 个字符,只能使用汉字、英文或数字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流香乱欲》

成人小说

《小黄书》手机APP下载

成人小说搜索

流香乱欲
流香乱欲
作者:不详
第五章

我的数学老师,是个女的。她对我非常器重,原因就是在我们班上,不管月考,期考,临堂测验,总是名列前茅的。所以,她对我不比别人,经常在众多同学面前,以我作模范,这当然引起许多同学不满,然而羡慕之余,也无奈我何。

她初来我们学校使,感到狠不习惯,可是时间久了,她觉得这里也不错。她认为学校周围环境好,具乡村风味,假日可以游山玩水,写写风景,加上山村清静凉爽,所以反而喜欢上这里了﹗她叫殷小玉,对人非常和气,适中的配上一对美目的容貌,在这山村中,一枝独秀的使这所有的女性,全失去了顏色。好在,她并不是孤芳自赏,以貌取人的骄傲女性。因此,大家都把她看做天使一般,尤其令人喜爱的,便是她脸上一对迷人的酒涡。

这是开学以来的第八天下午,下第三堂课的时候,她把我叫到她面前说﹕大伟,放学后你到我居所来一趟。

好的﹗我照例祖貌地问一声﹕殷老师,有甚么事﹖

到时侯告诉你吧﹗回头见﹗她说完便离去了。我见她那奇妙的身段,心里忽然泛起一种奇想﹕她的外表多美﹗她那东西一定也是狠好看的﹗

我这么一想,裤子里的东西随即就立起来了。这怎么可以呢,这是在外面呀﹗我忙收拾心神,跑到水能头上,用凉水在头上抹了一把,才好了一些。

当我奔到她居处时,她已站在门口迎接,老远地便道﹕大伟﹗你这么快就来啦﹗我真没有想到,你真是个好孩子,不过,就是有点奇特和古怪﹗

我不知道你指甚么而言﹖殷老师﹗请你说明白一点吧﹗

我看你好像有心事一样,你能把心事告诉我吗﹖她领我到屋里,指著我的作业本子说道﹕这是那里来的﹖我怎不知道﹖

原来昨天的习题的左下角,赫然多了一个铜钱大小的长头发画像,假如不是批改作业的人,是绝对发现不到的。当我看到这之后,心里不禁有些慌乱,急忙否认道﹕殷老师﹗我的确不知道是甚么时候有的,或者是别人有意捣的鬼吧﹗(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xyz)

这不可能是别人捣的鬼吧﹗你把近来的习题,和以往比较比较。她虽然仍然温柔地微笑看,不过,提到我的习题这一著,的确厉害,我再也没有勇气和她辨驳。

这里反正没有外人,你尽管说。我是不会怪你的﹗说完,她美好的脸上,随即浮上一层神秘的色彩,迷人酒涡毕露。

真的﹖我的眼睛一亮﹕你不会怪我﹖

真的﹗我不会怪你﹗啊﹗她忽然像小白免被人抓了一把,连说话的声音也变得不自然起来﹕你的眼睛怎么这样……厉害﹖

厉害吗﹖我又向她迫视一眼﹕这但就是男性的威严,假如你骇怕的话,你可以马上叫找走嘛﹗

干吗﹖我要怕你,我是你的老师呀﹗她此时的表情,是惊喜,是好奇,或者是

迷惑,又揉合著不解的神色。

就在这一瞬间,我向她朴了过去。

大伟﹗大伟﹗你要干甚么﹖你怎么了﹖大伟……。

殷老师﹗你太美了﹗所以我要……。我边说,边搂紧她,把嘴向她唇上贴去。

她拼命挣扎,用老师的戎严来吓唬我,但我不管,我强作镇定地说﹕请你把你的香舌给我吻一下,别无他求。

不,这怎么可以﹖她也镇定了许多,连挣扎也已经稍变,用气喘的口吻戎吓我道﹕你难道连学业也不重视了吗﹖

别说学业,我还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呢﹖我竟不惟怯地说。

这是甚么话﹖一她不禁有些吃惊地说道﹕你为甚么要这样讲呢﹖你……

你知道梁山伯怎么死的吗﹖

甚么﹖你作业上的画像,是对著我俩来的吗﹖她劈开我的问话,又惊又喜地说道﹕那你为甚么不早对我说呢﹖

像是甚么时候昼的,我确实不清楚。因为我恼海里,完全被你美好的影子所占据了。这是胡扯的,不过我却装得狠失望而又悲伤的恳求道﹕现在山民都没有回来,你赶快把宝贝香舌,让我亲亲吧﹗如果不然,我就要走了,说不定从今以后,永远也不会再见到你了﹗

大伟,你为甚么要讲这种话呢﹖我不许你这样讲。她的表情,现在又变了,变得温和而可爱了,我知道距离已经不远,随又进一步地强调道﹕我所敬爱的人,我当然乐意听她的,不过,对方对我完全没有好惑,纵然我听她的,还有甚么意义呢﹖我装做更失望的样子,打算站起来离开。为了逼真,我把身体装得幌荡起来。

你不能走,大伟﹗我想,你一定不能走回去。她说著,反而伸手来扶我。

谢谢你,殷老师﹗你的好意,我已经心领了,现在我不能走,也得走,因为我是不能在你这儿等死了﹗

大伟﹗你……。她猛的把我向怀内一拉,吻﹗像雨点子似的,落在我的头和脖子上,连眼泪也跟著滴落。

殷老师﹗不,让我叫你玉姐吧﹗我也真的被感动得掉下泪来,说道﹕玉姐﹗你真好,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命,我要为你而生,为你而死﹗

大伟﹗不﹗伟弟,我也叫你弟弟好了﹗说完,又在我脸上猛吻起来。我想机会不可失,便用双手把她的头扶正,使她美好的脸对看我,然后,我把嘴压到她唇上去,再把舌尖挤到地口里,游行了一会,觉得她的舌头仍在逃避。于是,找把地的身体一推道﹕好玉姐,你不要再捉弄我了。

她没有出声,却深深地注视了一会,然后娇妮地一笑,搂住我的身体,主动地把舌头递过来,香舌任我尽情地吮吻。吻了一会,我又把手伸到她乳房上去抚模,由于穿著衣肥的关系,抚摸不能随心,所以我就更换搓捻。刚捻两下,她又把我猛的一推,正色地说道﹕这一切你是跟谁学来的﹖

好玉姐﹗这种事情,怎么要跟人学促﹖就是想学,也没有人好意思教呀﹗

好弟弟﹗你真聪明,说完,又和找吻在一起。这回的吻,可不像先前的吻了。

这次是热烈刺激的,连我扯开她的衣扣,她也不觉。手一触到她的乳房,她像触了电似的,浑身不由自主地颤动和摇摆起来,像是舒服,又像是酥痒,不过,她并没有逃避的意思。因此,我的手又往下摸,她的三角裤狠紧,我的手伸不进去,祇好从外面摸,她的阴户饱饱涨涨的,像馒头似的,已经有些湿了。当我的手触到阴户时,她小腹收缩了一下,好似想奉迎的样子,因此,我侵不再犹豫地把手从旁伸进裤内,在阴户外摸了一阵。她的淫水,已不断地流了出来,流得我一手都是。我再把手指伸进阴户,刚刚进一半,我健感到手指像被小孩子的嘴在吃奶似的吮个不停。

妹妹,我们到房里去吧﹗我轻声地说,她没有讲话,也没有表示拒绝,于是我扶者她走进卧室。此时,她已经像待宰的羔羊,由我摆布。我迅速地脱去她的衣衫,我看到呆住了,神志像出了窍似的,再也顾不住欣赏这人间的尤物,上天为甚么会塑造这样美妙的阴户,猛的扑到她身上去。

当我的手指再度探入她的饱突突的小穴时,她把双腿夹紧又叉开了一些,像饿狗抢食似的,自动张开小洞,等待著喂食。她一面喘息地道﹕弟弟﹗我爱死你了。

爱我﹖从甚么时侯开始呢﹖

从我上第一堂课的时侯﹗

我受宠若惊地睁大了眼睛,稍微一楞,便猛然地一伏身,把嘴压到她阴户上去。

弟弟﹗你要做甚么﹖她把两褪收拢了﹕不行﹗脏啊﹗那地方脏。

我没理会,把她的腿再度分开,痴迷而又疯狂地吻。她此时不知道是急了,还是好奇,一隻手像老鼠似的,在我腹部衝撞。当她触到我的大家伙,又猛的把手缩了回去,无限精讶地说﹕弟弟﹗你,你的……。她的说话,不成语句。

我怎么啦﹖

你……怎么这样大的﹖她的脸矫羞欲滴,像小女孩羞涩无比地把头朝我腋下直埋下去,但她不狠方便,因为我的头是在她的胯间的,不论她怎样湾腰弓背,仍然够不著,急得气喘喘地说﹕我怕,弟弟,我怕呀﹗

这不过是每个男孩子都有的东西,就像你们每个女人,生来就有一个小洞似的,何必怕呢﹗

不,弟弟,我是说,你和别人的都不同,实在太大了。她又惊又喜的又急忙说道﹕我的那么小,怎能容它进去,如果你硬来的话,定然要把我的洞弄破的﹗

不会的,玉姐﹗你们女人的小肉洞,生来就是给男人插进去取乐的,没听到过,有一个女人的洞,被男人弄破的﹗说完,我又把头埋到她阴部去。尽量用舌头挖掘.挑拨她的小洞,擦著她比我多一些的阴毛,她感到非常舒服,太阴唇一张一合的,像吞水的鱼嘴,淫水从间缝中泌出来,黏黏滑滑的真是有趣。

我再用手把她的阴户拨寸,用牙齿轻轻地咬住她的阴蒂吸吮著,含得她浑身发抖,屁股乱摆,有趣极了。

弟弟﹗我,难受极了,放过我吧﹗

我听她加此说,随即把舌头,伸到她穴缝内里去,真怪,她的宝洞实在小极了,我的舌头以能进去一点点,便无法再进。也许,舌头的硬度不够,或是宝贝玉洞实在太小的缘故,所以,我的舌头,祇能到此为止。我真不了解,一个近二十岁的姑娘,阴部为甚么还会像七八岁小女孩的阴户那样饱满的﹖在我用舌头做这些动作的时侯,弄得她的穴水源源不断而来,逗得我恨不得马上便把大家伙塞进她的小肉洞里去。然而,我为了不愿让她受伤,祇好竭力地忍耐著,看她的反应。

果然,不一会,她便开始哼叫起来,最后,终于忍熬不住地说弟弟,我痒,难过死了,你要……你就来吧。

不﹗玉姐我欲擒故纵,装得无限怜惜地说﹕你的那么小,我怕弄痛了你,因为你是我的心,我的命,我实在不忍把你弄痛﹗

不﹗弟弟,我实在拗不过,难受死了﹗好弟弟,你可怜可怜,给我止止痒吧﹗我实在受不住啦﹗

好﹗我迅速向地身上伏下去,说道﹕但你要多忍耐一点,不然,我可能是不忍心插进去的。

她听了我的话,搂住我的头,给我一阵急吻,然后双膝一屈,把我下身支高,使我的大家伙和她的小穴相对。我不知是心急还是怎么搞的,大家伙在她的小穴上,一连触了好几下,连门也没找著,反而触得她浑身乱倾地说道﹕好弟弟,你慢些好吗﹖顶得我心惊肉跳的。

她边说,边挺起臀部,用小手儿扶住龟头,她的洞口淫水横流,润滑异常,动不动就使我的宾贝滑到底下去了。她大概觉得这样不是办法,随即又把双腿再打开些使我的大家伙抵紧她的洞门。我或许太急,刚一接触,就把屁股著力的住下一沉。

哎哟﹗弟弟﹗你要了我的命了﹗她失声叫出来,那美丽的眼上,已蓄了一泡晶莹的泪珠,幽怨得令人爱极地说﹕我叫你轻些,你怎么用那么大的力气呢﹖

我根本没有用甚么力,这大概是你洞太小的缘故﹗我猛吻著她。她则手脚不停地把我屁股支高,顶动著自己的阴户来迎著我的阳具。我知道她心里是非常猴急的,所以当她不注意的时候,又猛的把臀部沉了下去。

色友点评

小说好看吗?给它打个分吧
快速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