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当前网址二维码

复制当前网址

恭喜,您已成功注册,一封确认邮件已经发往您填写的邮箱,请前往收取后点击其中的链接激活您的账号。
已有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Email地址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Email地址
请勿使用10分钟临时邮箱
密码
6-15 个字符
确认密码
6-15 个字符
昵称
2-10 个字符,只能使用汉字、英文或数字
头像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一个好人的自述》

成人小说

《小黄书》手机APP下载

小说搜索

小黄书APP下载
加入小黄书会员群
威伯斯云VPN
小黄书电报群:资源通报、网址发布、狼友交流
一个好人的自述

我是个很平凡的人,长着一张很平凡的脸,我一直认为男人的桃花运是除了跟金钱有关以外,就是靠着这张脸,恰恰这两者我都不曾拥有,所以我到二十二岁前都是作为一只单身狗而存在。

小纯是我在工作以后认识的,也是我的第一个女友,我们两个在不同的公司上班,因为两家公司间的业务往来,她的职位是前台招待,所以当我第一次去她们公司就是她招待的我。

我第一眼看到她就有种被电晕了的感觉,那双放电的眼睛眨巴眨巴感觉会说话。

我从第一眼就决定了这个女孩就是我一直要找的人,没有任何恋爱经验的我不知道为什么胆子倒是奇大,在第三次见面的时候就上去要了人家的微信,旁边的另一名招待还掩嘴偷笑,一直拿手肘去碰小纯,取笑着她。

我们的关系发展的很快,大概两个月的时间基本就确定了恋人的关系,其实时间大可更快一些,但我工作的性质注定了一个月里有半个月是在出差,实在精力有限。

交了女朋友之后自然是想发展的更深的一步关系,尤其是我这种二十多年来还没开过荤的处男,日日夜夜都在想着女生的下面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神秘领域,小弟弟放进去以后到底是怎么让人欲仙欲死的。

“要不然我晚上去你家吧。”

我们某天吃完晚饭以后,在街上散步消化食物。

“去我家干嘛?”

“就、没什么呀,就去看看你家。”

说这话的时候我心虚的不敢去看她,但我觉得我的暗示已经够明显的了,随便一个正常的女孩子都能听出我的弦外之音。

小纯当然也不例外,“吼,你很色欸。 ”

小纯就在大庭广众之下直接对我的行为就行了定性,顺便连人品也是,好在路上人比较少,没有人听到。

我虽然被拆穿了真实目的,但还是厚着脸皮想要狡辩一番,“你说什么东西,我怎么色了。”

“那你说,你突然想要去我家干嘛?”

“没干嘛啊,我去女朋友看看不行吗?”

“你真的不是想做那个事情?”

小纯以一种半开玩笑又带点戏谑的眼神盯着我看,那样子仿佛已经看透了我整个人的心思,她就像一只狮子看着眼前的那只小兔子自以为聪明地躺在地上装死就可以躲过自己的捕猎。

“我、我想什么事,我没想什么,我想什么了我。”

我想我当时我的面部表情和表演是十分精彩的,才能把小纯逗的哈哈大笑,在街上也这么肆无忌惮地笑。

“就是帮我的房间里通一下马桶呀。”

“通马桶?”

“对啊,难道你刚才不是想这个吗?那你想的什么。”

小纯抱着手臂随时等着我再次掉入她的陷阱,而我被她刚才的戏弄还有些找不着北,“对啊,我就是想的这个,我没想其他什么。”

小纯看着我,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点了点头,“但我家的马桶前几天才通过欸,现在好好的不需要通欸,你可能要等到下次了。”

我实在是抓不清楚小纯到底是听出了我的意图还是真的单纯的以为我是要去通马桶呢,我感觉那晚整个气场都不对,也没有再提这件事。

等到送走了她以后,我回到自己的狗窝,一下扑到床上,回想起来又有些懊恼,暗暗发誓下次一定要在她的床将她就地正法。

机会总是在不经意间来到,就看你自己能不能把握住。

小纯租的房子马上要到期了,所以在那段时间一直在找房子,还发动着我帮忙一起找,在上班的空闲时间里我就帮忙完成着这个任务,本着物美价廉的原则,一直在房间合适、价格不合适,价格满意房间不美丽之间来回徘徊。

突然在某一天中午,小纯发信息给我说是已经找好房子了,让我周末过来帮她一起搬家,有感于她的效率,我不禁多问了一句房子在哪的。

“XXX区XXX小区。”

我对于这个小区的印象就是价格高、地段好,对于小纯的工资我没有多问,因为在我的心里设想一个前台的招待,工资实在是有限,而我的工资小纯是一清二楚的,她常说要帮我理财,但我心想一个整天抱着手机刷淘宝出门逛商场的女孩帮我理财,实在是太过刺激了。

周末先来到了小纯原本租的房子,房间很狭小,行李基本都打包好了,我来的时候心想一个女孩最多是化妆品多些,一个带子也够装了。

看着眼前这大大小小起码五六个的包里真是让我傻眼了,“你这都是什么东西。”

“衣服呀,还有裤子、鞋子。”

“怎么会有这么多。”

“女孩子衣服多些难道不是很正常吗?”

“但你这也太多了,每个月工资你都拿去买衣服了。”

“就是看到喜欢的忍不住要去买,别说这么多了,今天一天之内就要搬完的,快点搬吧,要不然房东那个老太婆又要上来催了。”

当我们一起来到小纯的新家的时候,我还是被这繁华的小区所震撼了,跟我现在住的地方简直是天壤之别,我忍不住去问小纯她房租到底是多少,如果太多,其实最后还是我要来贴补她的。

“不贵呀,只要一千就够。”

“一千?你说真的。”

“废话,要不然我骗你干嘛。”

小纯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白眼,看起来不像是开玩笑的。

“一千的话,不是比我那里还便宜,这么高档的小区怎么可能。”

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看着小区门口进进出出的打扮整齐的成功人士,我只是穿了一件牛仔裤和一件纯白的短袖,无疑跟这里格格不入,只是他们的眼光在我这个方位停留了许久,不知道为什么。

当我转头看到小纯的一瞬间我就知道了,因为此刻的她弯着腰正绑鞋带,穿着的七分短袖在腰间处把她美好的身材暴露了出来,小纯因为经常健身的原因身材保持的很好,腹部有些腹肌,看起来非常的健康,我想这美好的肉体一定是吸引到这些雄性动物了。

“快点进去吧,房东还在等我们。”

小纯走在前面不知道是不是在跟房东发着信息,而我就像一个帮忙搬家的小弟,大包小包地在后面扛着,谁也想不到我会是前面这个女神的正牌男友。

当我们来到小纯的新家的时候,门口已经站着一位中年大叔,头上已然是一片地中海的造型,见着了小纯很是殷勤地赶上来帮她拿行李,那模样我看在眼里真不像是普通房东对房客的态度。

“张叔,还是让我来吧。”

“叫我涛哥就行了,叫什么叔呀,难道我有这么老吗?”

那个自称涛哥的房东大叔还很是风骚地甩了甩他余量不多的空气刘海,害我当场没忍住笑了出来。

我的笑也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让他初次意识到这里还有第三个人的存在。

“这位是?”

“他是我的朋友,过来帮我搬家。”

我和房东大叔同时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他心里在想什么我不清楚,但我惊讶和不解的是,我一下从男友变成了朋友,这是为什么。

在房东离开之前我的心理都憋了一肚子的气,在猥琐的房东恋恋不舍地离开之后,我很生气地坐到了沙发上,小纯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的格局,客厅里有个小沙发。

“你怎么还在那坐着,我都快累死了,还不过来帮我收拾收拾。”

我没有理她,继续在生闷气。

“怎么了你,在跟你说话呢。喂!”

小纯走了过来,拍了拍我,“说话呀,干嘛坐在这么发呆。”

“我的样子像是发呆吗?”

我气到自己直接说了出来,“原来你在生气呀。”

“这么明显还要我说吗?”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我一头的黑线飘过,平时心眼挺多的人,怎么这个时候就变的这么笨了。

“说!干嘛生气。”

小纯一副霸道总裁临身的气场反问着我,“这你还要问我?”

我赌气似的把身子侧着转到了一边,小纯天真地在那苦思冥想,大概最后也有了答案,“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怪我刚才在跟房东讲的时候,说你是我的朋友,你生气了,没说你是我男友。”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说?”

“这有什么为什么,没说就是没说呀,有什么好说的跟一个不熟悉的人。”

我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说好,接着小纯又发挥了她一贯的口才,毕竟作为前台口才不好也不好接待客户,“当初租房的时候就跟那个房东讲好了,就是我一个人租房,我要是现在说了你是我男友,他肯定会以为我骗他,和你一起租,到时候就不租给我了。”

听着小纯的解释,我想想也没有太大的问题,好像道理都说的通,“快点啦,再不快点,今晚就没地方睡啦。”

小纯拉着没回过神的我,不让我有多余的思考时间又开始了收拾新家的任务。

原以为今晚该是我和小纯的一番感情升温,实现我长久以来滚床单的梦想,但最终的结果还是被小纯以婚前不能性行为的借口给哄出了她的家门。

我站在临近路口的公交车站,已经是夜里八九点的时候,出门玩乐应酬了一整天的成功人士们开着自己的轿车一个个回到了居所,在他们行驶过我的眼前时,我有种深深的无力感,有钱可真好,正感慨时公交车长鸣着到站了。

大约又过了十来天,和小纯约好了去某座山顶赏樱花,我很早就来到了新小区的门口,在门口等着她,说是马上下来,但女孩子化妆打扮换衣服事情多着呢,信了她们的话才是笨蛋,就站在那干等着。

门口照例站着保安,年纪很轻的样子,至多比我大一两岁,一个站岗一个值班室里坐着,坐着的那个大概是椅子上做久了难受,跑了出来和站岗的闲聊顺便活动筋骨。

“昨晚爽了吧?我就知道你小子不是什么肚子疼。”

那个皮肤黝黑制服松垮刚从椅子上睡醒的保安我就称他为保安甲,站岗的保安乙看了我一眼,压着嗓子说,“别瞎说,我是真肚子疼,难受,回去休息了。”

保安甲勾搭到了保安乙的肩膀上,很有种要狼狈为奸一起做坏事的意思,“别装了,我都看到了,你往XX幢楼上走了,肚子疼怎么还往上面走,你小子去哪个房间我都知道,味道不错吧。”

保安乙被说的十分尴尬,我站在一边偷听着他们谈话,耳朵里戴着原本听音乐的耳机早已经被我调成了静音,保安乙大概以为我听不太到,开始跟保安甲坦白,“卧槽,你怎么会看到我的。”

“这下子算招了,刚才还跟我耍把戏。”

“别扯淡,除了你还有谁看到。”

“看到就看到呗,谁不知道这里面的事情一样,我只要一说房间名,大家连是哪个女的都知道。”

“你也去过?”

保安乙很惊奇地看着保安甲,大概他没想到自己以为的秘密在别人眼里原来早已经公开了。

“废话,那个骚货住进来没几天大家就都知道了,还是老陈在停车的时候跟我们瞎聊说起的,他是最早上手的,后来阿坤这小子胆子大竟然一次晚上在路上巡逻碰上了那女的,他就追上去搭讪,两个人到晚上结束就睡到一起了。”

“卧槽还有这样的好事,没听阿坤这小子说过。”

保安甲抖了抖手里的烟,一口长烟圈吐出来,煞是装逼,“什么好事,他走的时候才被要了钱,还以为是免费炮,才知道是要付费的,不给钱人家就去物业告他。”

保安乙好像松了一口气,脸上有些得意,“我说呢阿坤长成那样都能约到女的,我他妈还要花钱,这不可能。”

“你昨晚花了多少?”

保安乙想了想,伸出了一根手指,“一千?”

“一千五。”

“卧槽你妈的,你他妈真有钱!花一千五操鸡,可以呀你小子,昨晚腿软了才下来的吧。妈逼的,女人钱真他妈好挣,我他妈要是女的就好了。”

“你长成这个狗样子就是女的也没人要。妈逼的,射的老子水都干了。不过,真他妈的爽,想想就鸡巴硬还想再去操那骚屄一顿。”

保安乙被说的火起,手舞足蹈的好像也不足以描述他内心的激动,我则在一旁听懂了大概,没想到这样的高档小区还有人做着皮肉生意,连小区保安也不放过,真想不到每天进进出出的见着他们是种什么样的体验,操过自己的男人看着自己外表光鲜地进出,到了夜里还是要跪在地上吃着他们肮脏的一整天没洗的臭烘烘的鸡巴,想想我的鸡巴也硬了,这女人实在是太骚了。

“你是不是也已经去过了。”

“放屁,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我们是清清白白的做人,像这样的女人我们就看不上。”

“滚你妈的,手机里的黄色视频就数你最多。还他妈每天不睡觉给我们发那些图片,我信你就怪了。”

保安甲不屑地撇了撇嘴,样子很高傲,“爱信不信,反正我没去关顾过,就是上次他搬家的时候我去帮了下忙。”

“麻痹还装,都过去家里帮忙了,还没有顺便一起帮着解决一下下面的忙,帮你自己的鸡巴也透透气。”

保安甲大笑着推了保安乙一把,大概是怪他说话太过好笑,两人一起大笑不止,那笑声里充满了淫荡的味儿。

“没有搞,就是她大概看我辛苦,给我倒了杯水喝。”

“就这样完了。”

“完了。要不然还想着怎么样,那是大白天呀大哥,你他妈脑子里在想什么。”

“大白天怎么就不能做,我跟你说,我有次白天就看到有人走到那楼里,还是她下来接的。”

“卧槽,这生意做的可以,但我那天是怕她男朋友过来,要不然老子看到这骚屄穿的那么透,鸡巴早想往里杵了。”

“她还有男朋友,这他妈是从头绿到脚了,我没见过,你见过?”

“我就上次老远见过一次,她那天刚好第一天搬家进来,穿的短裤短袖长得那么骚的样子当然多看两眼,她鸡巴男朋友真他妈不知道绿帽子戴了多少。”

两人开始嘲笑着那个小姐的男友,笑得很猖狂,我在一边听了也想笑,不过是苦笑,这个男人太悲哀了,我是在为那个戴了绿帽也不知道的男人惋惜,不过现在这种事多了也就见怪不怪。

“说真的,以后找老婆真的得往小学里找,妈的现在初中生就怀孕的都有,这他妈到结婚都不知道被几个男人操过。”

“真他妈的,我现在就没想过在城里找老婆,就是找个女友什么的玩玩就好,找老婆还是得回我们村去找,村里的比城里的还单纯些。”

之后他们两个开始大谈各自村庄的情况,房屋住宅、作物收割,让我听了没劲,再没去关注到他们谈论什么。

“嘿,那女的出来了。”

“还真是她,高跟鞋和小短裙还是这么骚,不知道出去跟哪个男的搞?”

“别说了!人家过来听见了。”

我听着音乐也不知道周边发生了什么事,正想着发条信息给小纯问问她出来没有,背后被人狠狠地拍了一下,转头发现小纯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只是她的打扮太怪了,穿着短袖和短裙,脚上还踩着高跟鞋,“你才出来呀。”

“对啊,我不是要换衣服吗?这你就等烦了。”

“没有,走吧,过去还要坐车才行。”

我领着小纯离开的时候特地往那两个保安脸上看了一眼,我想身边有着这样一个美女的时候,谁都会想看到别人羡慕的表情,只是他们两个的表情有些出乎我的意料,眼睛瞪得大大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好像看到了什么很恐怖的事情,我心想我就这么配不上小纯吗,需要这么夸张地看着我们。

坐着长途的公交汽车终于来到某某山下,那是最适合游玩赏花的季节,光是山脚下就已经聚集了许多人,有刚要上山的也有从山上下来的,也有在地下摆拍照片,我望着小纯身上的衣装打扮还是问出了我的疑惑,“你穿成这样,待会怎么爬山,都被人看光了。”

小纯低头看了一圈自己的服装,还得意地像舞台剧上的演员原地转了一圈,那裙摆飞舞真像是芭蕾舞的演员,自然也吸引来许多男人的目光,我心里一沉但又不好当场发作,心里又在暗叹她可真够单纯和白痴的。

“你到时候走在我的后面,保护我,就不会走光,没事的。”

她突然神秘地凑到我的耳边说话,“我里面还穿了安全裤,不会有人看到的。”

原来小纯是早有预谋,尽管如此我还是有些不大满意。

我照着她的办法,从第一级台阶开始我就站在小纯的后面,她走在我前面,我掩护着她。

我还要时不时地注意身边同行人的目光,主要还是男人的目光,有些女的看到小纯的打扮多少会好奇地看几眼,后面就不看了,但那些男的就不同,他们第一眼看到小纯那雪白笔直的大长腿的时候,眼睛就无法移开了。

如果不是身边有着自己的老婆或者女友,他们会一路盯着看的。

其实就连我自己走在小纯的后面也会有意无意地看到她的大长腿,看了一眼就舍不得离开,尤其是当她的短裙飞舞,隐隐有被掀飞的趋势时,我更加情绪激动,又会有所担心,就算知道她里面穿了安全裤,但被其他人看到裙子里面我还是十分的难受。

我们大概到半山腰的时候,那儿两边都是较为平坦的山坡,所以很多人选择了在这里留下记忆,有就地扎营弄野炊的,也有拍照留影,但在我看来该是山顶的风光最美,所以我没打算在这里停留太久,我的目标还是要征服山顶。

“我们要不然在这里休息会儿吧。”

“也行,这里风景也不错。”

小纯主动提出了这个要求,我没有理由拒绝。

但她好像出发前喝水太多,跟我说自己膀胱要爆炸了,要去上厕所,我一开始没有太注意,因为我还是按照我早年的生活方式思考的,去主动关心别人这件事我还是有些不习惯。

小纯离去后我就开始玩手机,直到我玩到没东西玩了,才忽然想起来她怎么还没回来,往四周寻找,到处是人哪里找的到。

我要是离开了,又怕她回来找不到我,犹豫之际恰在远处的人群中一眼瞥见了她,只是她不是按照我这个方向来的,而是直接往前面一个方向再走去,我想她大概找不着这里,也在找我,我便赶紧三步并两步追她去了。

这里的休息的人实在太多,一眨眼的功夫我已经将她的踪迹又丢在人海里,就在周围转来转去地找着,忽然想起了口袋里的手机才发觉自己真笨,掏出手机给她拨去电话,等了半天才接通,“喂,你在哪儿?”

对面沉默了许久,我以为是不是信号不好,小纯终于说话了,“我还在上厕所呢,刚才一直排队,你再等会。”

她没再说什么,急匆匆地挂断了,我心里顿生疑惑,难道我刚才看错了吗。

心想着既然还要再等,干脆自己先看看,好在这半山上的风景虽然比不上山顶的绝艳,盛开的樱花不多,但温和的暖风和湿润的空气一起搭配着还是可以留下人的。

我嫌附近的人多,声音太杂,想着找个僻静的地方,就一直往人少的地方走,走着走着竟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看着那一片葱葱郁郁的树木好像天地都在自己的心中,人世间的烦恼这一刻烟消云散,如果在这里睡上一觉肯定是极大的享受,但真要在这里睡着,醒来保准内裤都不剩。

只是当我还在思索人生的终极意义时,一声亢奋的呻吟将我吓了一跳,我不敢相信地往四周看了看,这里怎么会有这种声音传出,我怀疑自己听错了。

但当那种充满了肉欲和诱惑的呻吟紧接着如奔腾的赛马一声接着一声灌入我的耳朵,我兴奋和慌张地心脏都要跳出来。

可能是单身的时间久了,对于性这方面多少开始走向变态,我一度十分喜欢偷拍这种变态行为,只是单纯地在街上拍拍美女不算什么,我更喜欢的是将摄像头伸入了别人家、别人卧室、别人床上的那种。

我按着这美妙歌声传来的方向,紧张地在原地找寻着,我怕自己的动作太大,惊扰了这仙女的歌唱,远处的那块天然巨石是否就是她的栖身之所,我带着疑虑和兴奋蹑手蹑脚走了过去。

我的猜想是对的,越是靠近那块比人都要高的一整块的石头,那歌声就更大了,“小骚货,说不要,现在又叫的这么大声,不怕人听到吗?”

一把粗壮的男人声正符合我对这对野食男女的设想,在我的另一个设计中,那个女人该是有着丰满诱人的体态,和娇嫩勾人的声音的,走起路来也是一摇一摆引的人心都碎了。

“你快点,用力、用力干我。”

这是谁,这不就是我的小纯吗,我的女友,我那个还在排队等着上厕所的小纯怎么会在这里。

“是快点干你,还是用力干你?”

“两个都、都要,干我,狠狠干我,操死我。”

“操死你,操死你这个骚货,叫你穿的这么骚。”

两个人的说话声和啪啪啪声很清晰地传到我的耳里,我已经可以确定了这就是我的那个女友小纯,我想冲到另一边的石头后面去,来个当场抓奸,但我听着那男人的声音设想着他的肌肉肯定是非常发达的,个子也很高,能够在这里光天化日之下操屄性子里必有一股狠劲,我这么瘦弱胆小的人可以跟他抗衡吗。

我还是再听听看吧。

“明明是你叫我穿这样的。”

“麻痹我叫你穿高跟鞋来了吗,谁爬山穿高跟鞋的,刚才过来的时候肯定很多人看你,看你穿的这么风骚都想操死你。”

“叫他们来,一个一个排队来,都来操死我,付钱就行。”

我的胸口起伏着,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尽是卖萌乖巧,到了这里又变得我不认识的人,一个放荡不堪的妓女,“这么快就把钱花完了。”

“衣服鞋子都要钱,我要租房还要一笔钱。”

“租房还不简单,你跟那个房东睡一晚就便宜多了。你勾引一下让他把房子送你都可以。”

“才没有,那个老头那么小气,只是便宜了一千,恶心死了趴我身上。”

“你还真给他搞了,卧槽!你是真骚货。”

“要不然呢。”

我的疑问得到了解答,难怪那么高档的小区房子会以低廉的价格让小纯租到,我还想着和那个房东套套近乎,让他帮忙照顾一下女友,谁知道他已经提前照顾到床上去了,他那么大的年纪也亏他没死在女友的肚皮上。

“我真的越来越喜欢你这个小贱人了,又骚又贱。”

“那你娶我好了,反正我们两个都认识。”

“那不行,我有孩子老婆了,对了得快点,要不然她们该找我了。”

“你胆子真大,老婆孩子就在旁边也敢来这里做。”

“那还不是、那还不是你性感吗,好久没弄了,想你想得。”

“那你快点,我也要回去了,我男友还在等着。”

没想到小纯还记得我这个男友的存在,我的心更加的难过,我这个所谓的男友还不如一个嫖客来的熟悉,“你也屌,男朋友也带过来。”

“要不然谁掏路费。”

“那个男的知道了,会不会气死,跟他上床了吗?”

“没有。”

“为什么不上?”(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co)

“不喜欢。”

“不喜欢?你干嘛找他做男友。”

“无聊了就先找一个,等合适的再分了。”

“原来是备胎,让他先养着你吧,要不然没人照顾你我也不放心。”

原来我一直是高估了我自己,我的身份勉强算是一个可怜的备胎,而我自己还妄想着上床去,我开始心疼自己之前花的那些钱,我连给父母都没买礼物,为了讨她的欢心一次就花了一千多。

“你他妈少来,好了没有,都多久了。”

“就快了,别催,你越催我越射不出来。”

“那你憋着好了。”

“那怎么行,找你,就是为了好好射它一次,憋坏了。”

两个人又在那里嗯嗯唧唧地说了几句,那男的最后射没射出来我不知道,我失魂落魄独自一人不知道靠着什么支撑最后下山去了,没过多久小纯就给我打来了电话,我没接,她也就没再打,后来几天她又打过电话,我不敢去接,再后来她就没再给我打过电话,可能是找到新的饭票了吧,因为这个的缘故我到现在仍是一个人,只是后来找了一个小姐破了处,现在快三十三了。

色友评论(无需注册)

小说好看吗?给它打个分吧
威伯斯云VPN
 
快速导航
文章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