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当前网址二维码

复制当前网址

恭喜,您已成功注册,一封确认邮件已经发往您填写的邮箱,请前往收取后点击其中的链接激活您的账号。
已有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Email地址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Email地址
请勿使用10分钟临时邮箱
密码
6-15 个字符
确认密码
6-15 个字符
昵称
2-10 个字符,只能使用汉字、英文或数字
头像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老板娘的小男友》

成人小说

《小黄书》手机APP下载

小说搜索

小黄书APP下载
加入小黄书会员群
威伯斯云VPN
小黄书电报群:资源通报、网址发布、狼友交流
老板娘的小男友

刘辉,男,高二年纪学生,身高一米八二、身材壮硕的他成为球场上有数的悍将,现如今他成为暑假工的一员。

理由很荒诞,他喜欢上了一个小餐馆的老娘,这种在狗血电视剧中才能出现的花痴行为,居然发生在他的身上。

更准确的说,他喜欢的是老娘的身体、容貌,当他看到老娘第一眼的时候,就被这世间尤物给征服了。

老娘标准的瓜子脸上五官极为精致说是整容模也不为过,三十二岁的她风韵十足就像是熟透的蜜桃,而又不失青春少女水嫩的肌肤,一米七黄金比例的身材,纤细笔直的双腿上套着一双黑色丝袜,脚上踢踏着一双小巧的凉鞋。

餐馆虽然规模小,但大厨手艺很是不错,附近小外卖的单子写了满满三大张纸,这也就是为什么小餐馆还要另外招人,不是老娘懒惰,而是真忙不过来。

“宁姐,南花苑的单子都送到了。”

刘辉喘着粗气灌了一大口凉白开。

老娘名叫薛宁,年纪小些的都称呼为宁姐。

薛宁看着刘辉额前刘海都被汗液粘在一起,灰色衬衣每一块干的地方,脸色也红的吓人,担忧道:“小辉啊,你歇歇吧,王德应该快来了,一会让他去送。”

薛宁的眼睛很大很圆,细眉一簇,双目似乎都染上了一层水雾,惹人怜惜,刘辉就像是喝了一大口冰水一样,生龙活虎的撕下订单,提着饭菜走了出去:“放心吧宁姐。”

刘辉附近的小都是七层楼高,并没有安装电梯,一铁箱子外卖送完,刘辉晕晕乎乎的骑着电瓶车到店中,把薛宁吓了一跳。

薛宁顾不得刘辉身上的臭汗,上前一把扶过刘辉,刘辉的肘部正好抵在薛宁的酥胸上,一下子就陷了进去,软软的。

薛宁抬起头仰视刘辉,湿润的嘴唇以及嘴角的美人痣,简直是致命毒药,刘辉有一口吻下去的冲动:“要不要送你家。”

“不用了….坐下来缓缓就好了。”

薛宁的体香很好闻,沐浴露溷杂着澹澹的香水味,不知道比那些恨不得拿香水洗澡的女人强上多少倍。

薛宁把刘辉往空的餐桌上一放,又手忙脚乱的应付新一轮客人,客人们乘着薛宁转身的时候,双眼痴迷的看着薛宁醉人的背影,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端庄的盘着,挺翘的臀部左右扭动。

身体不舒服的刘辉无心欣赏,起身走到薛宁面前:“宁姐,我去楼上休息一下。”

薛宁擦拭着头上的汗珠:“好,别对着空调吹,等等我为你准备解暑药….”

餐馆楼上有一间空闲的房间,用来存放杂物。

餐馆的员工王德只身一人来到城市里面打工,薛宁好心让王德居住,王德简单的添置了些旧家具,就住了下来。

刘辉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等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薛宁安安静静的坐在床沿,可惜,比起火辣的身材、勾人的样貌,她却是个保守的人,一身上下别说露点,就是稍有透明的地方都没有。

刘辉扫了一眼饱满的胸脯,没敢久看,拿下头顶的湿毛巾:“麻烦你了,宁姐。”

薛宁有些严厉,道:“你这孩子比会上的人都拼,以后可不许这样了。”

“好了,店里早就打烊了,我送你去,别让….啊。”

薛宁刚刚起身,双腿酸麻,一个不稳摔在刘辉的身上,饱满的嘴唇离刘辉的裆部只有几厘米,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

龟头隔着裤裆感受到薛宁的鼻息、口中吐出的热气,刘辉看到薛宁把连衣裙撑紧的翘臀,下体一阵燥热,撑起了一个小帐篷,居然触碰到了薛宁的嘴唇。

刘辉肉棒迅速充血,就像钟摆一样来摆动,在薛宁的嘴唇上划来划去,痒痒的。

暧昧的气息在两人之间弥漫。

“呀,讨厌,宁姐还没去呢?”

“放心吧,小乖乖,老娘每次锁了店门就去了,不会上我着楼上来的。

两人突发的暧昧,尽管没有苟且之意,但薛宁还是有一种心虚的感觉,拉起刘辉躲进了大衣柜中。

衣柜中,薛宁和刘辉身子紧紧的贴在一起,翘臀挤压着肉棒,刘辉浴血喷张,下意识的磨蹭了一下。

“嘤咛….”

薛宁敏感的呻吟一声,转过头来,眼含春水,狠狠的看了刘辉一眼。

刘辉生怕葬送了这十几天以来树立的形象,一动不动的用嘴型说了句抱歉。

柜子倒是不小,但刘辉人高马大,薛宁感到重心正在往前倾,快要摔出去。

薛宁急的耳根一红,低声道:“抱住我,我要摔出去了。”

刘辉一怔,双手巍巍颤颤的拦住柳腰,小心翼翼的揽在怀里,莹莹腰身不堪一折。

“小乖乖,你真磨人。”

王德把肉棒从刘芳口中抽了出来,拍了拍刘芳的屁股:“我大屌都养精蓄锐好久了,今天一定要喂饱你。”

刘芳雀斑的脸上也全是淫荡之色,扭动着肥臀对着王德:“今天要是把我肏爽了,我今天就不去了。”

“嘿!”

王德肉棒奋力一刺,砸在肥臀上,肥臀弹力十足的颤了颤。

“哈,哈,哈….小婊子,舒不舒服。”

红彤彤的肉棒把淫穴搅得汁液横飞,王德双手不断拍着肥臀,揉、捏,没一会,肥臀上面全是巴掌印子。

刘芳就像是一只母狗一样趴在床上,嘴角流着口水,浪叫道:“啊,啊,啊,啊,小穴被干的好爽,肥臀上火辣辣的,好老公再快一点,小婊子快要射了。”

王德整个身子伏在刘芳身上,刘芳双手一软,脸摔在了床单上。

“啪,啪,啪…..”

“小婊子,来了。”

王德指甲陷进肥臀的肉里,抓出血红的指甲印,龟头喷出滚烫的精液。

刘辉家教很严,家中还总有人在,所以看黄片的次数屈指可数,那受得了这场面。

头不由得向前伸了伸想要看的更加仔细,肉棒沾着乳白的精液一次次的进出肥嫩的淫穴,刘辉肉棒彷佛要涨开一般,他想要发泄,双手更加用力的搂住薛宁,肉棒用力一插,带着连衣裙的布料插进了臀缝之中。

薛宁浑身一颤,耳根子都红透了,双手无力的掐了掐刘辉。

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这是欲拒还迎,至少反抗不是那么明显,刘辉心中一喜。

王德把刘芳翻了过来,趴在刘芳的两腿之间,紫黑的淫穴向外吐着精液,王德毫不避讳的一口含住鲍鱼,舔食着淫水。

刘芳把红色蕾丝内裤套在王德的头上:“还是这样好看些。”

内裤上的淫水在灯光下晶莹剔透,极为诱人,刘辉一只手伸进连衣裙底,毫无经验的一把按在阴户上,胡乱的揉了几下。

“恩。”

薛宁轻哼一声,淫穴往刘辉满是老茧的手上蹭了蹭。

刘辉把手伸了出来,薛宁感到下体一空,有些遗憾。

刘辉舔了舔手上的淫水,滑滑的,堪比世界上最美的食物。

王德从床底拿出一捆麻绳,颠覆了以往老实忠厚的形象,就像是个土匪头子,脸上满是疯狂之色。

刘芳又是害怕,又是兴奋,肥臀不安的扭动起来,早就被肏黑的鲍鱼也不断颤抖。

刘芳象征性的反抗了几下,就被五花大绑的固定在床上。

王德手法粗暴,麻绳材质粗糙,刘芳的双手、双脚磨得通红。

王德又拿出几个铁夹子在刘芳面前晃了晃,刘芳面色含春脸颊上的雀斑格外显眼:“花样还挺多。”

王德狞笑一声,一个夹子夹在了刘芳的乳头上。

“啊!”

刘芳身体崩成一个弧度,紫色的乳头有些发黑。

“快…啊….快拿下来…好痛。”

王德双耳不闻,另外一个乳头也没有放过。

王德把目光放在了阴核上,刘芳哀求道:“别…好老公求你了。”

一只黑色虫子飞到了王德的肩膀上,王德坏笑道:“行,那我们换个玩法。”

王德把黑色虫子放在了刘芳的阴唇上,黑色虫子不安的用六只带有倒钩的足走动。

“啊,好痒,好痒,是什么啊,好老公,我好想要。”

阴道内开始流出汩汩淫水。

王德把内裤给刘芳套上,虫子爬的更加欢快。

刘芳起伏腰肢,就像是在迎一根肉棒一样:“啊,啊,啊,别光在外面爬啊,里面,往里面去,往那热热的骚穴去。”

刘芳放浪形骸的样子,..淹没了刘辉的理智,刘辉双手握住乳房,肉棒粗暴的往臀缝中挤压:“呼、呼、呼。”

好热,这就是年轻人的肉棒吗,好像脱去衣物,好好感受。

薛宁双膝并拢,小幅度的扭动着,淫水顺着大腿内侧往下流。

王德捏死了虫子,刘芳开始嘶吼:“王德,快把你的肉棒给老娘填进来,老娘要吸干你,吸干你。”

王德扶着肉棒插进去了一点点,刘芳正要发火,肉棒勐的往里一刺。

“啊,爽。”

刘芳身体向上一弹,四肢吃痛,被麻绳嘞出了血痕。

“啪啪啪啪”

王德托起刘芳的腰,方便自己的抽插,龟头享受着骚穴的泥泞。

刘芳的臭脚拱起,尿道喷出一道尿液:“老公,我撒尿了。”

王德哼哧哼哧的肏穴,尿液接连喷洒出来,没一会,两人身下的床单湿透了。

王德拔出肉棒,送到刘芳的嘴前,刘芳熟络的含住肉棒,死命的允吸肉棒。

王德肉棒青筋抖了抖,一股温热的精液灌入刘芳的喉咙里。

王德歇息了一会,帮王芳解开身子:“走,去浴室玩。”

两人走后,薛宁推开柜子跑了出去,等刘辉来到楼下时,已经看不到薛宁的身影,刘辉怅然若失的叹了口气。

到家里,已经是2点多,没想到客厅居然还有电视的声音。

一位画着澹妆做职场oL打扮的年轻女子慵懒的陷在沙发里,黑色高跟鞋被撇在一边,穿着黑色丝袜的双脚就这么赤裸裸的踩在地摊上。

“宝舒姐,怎么还没睡。”

宋宝舒,刘辉的堂姐,刚刚大学毕业,寄居在此找饭碗。

宋宝舒眨了眨眼睛,长长地睫毛,扑闪的大眼睛,加上点澹妆,刘辉不争气的心跳加速了:“工作找到了,犒劳犒劳自己。”

刘辉坐在了宋宝舒的旁边,往日亲密无间的姐,隔了大大的一个空挡。

宋宝舒没有察觉到这丝微妙,一双美腿放在刘辉的怀里:“给姐好好揉揉,这几天为了工作这事腿都快跑断了。”

嫩嫩的脚掌,根根饱满的脚趾蜷曲着,因为长期站立的缘故,脚掌没少出汗,丝袜上有一点微微的汗臭味。

刘辉抓住一只小脚,黑丝的材质很好,跟薛宁的几乎一模一样,想到这只手还残留着薛宁的淫水,肉棒噌的立了起来。

在柜子里肉体交缠,可刘辉穿的牛仔裤消弱了刘辉对肉欲的体验,摸摸揉揉半个多小时,马眼分泌的透明液体都快能装下一瓶盖了,愣是没射。

刘辉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房间来一炮,挪开宋宝舒的腿:“姐,我要房…”

宋宝舒踩在刘辉的胸膛,荣获n年校花的脸上满是可怜:“你就把姐独自扔在这黑漆漆的客厅。”

宋宝舒用脚掌在刘辉身上蹭了蹭:“怪,好好揉,姐吃力。”

此刻,刘辉眼中都是这一双堪称“淫物”的双脚,在没有姐姐宋宝舒。

刘辉掰了掰十根脚趾头,宋宝舒眯着眼睛:“嗯,不错。”

没一会,宋宝舒居然歪着头睡着了,刘辉急不可耐的脱去裤子,直挺挺的肉棒青筋暴起,龟头下面积攒了许多白色的垢污。

刘辉把肉棒按在了黑丝美足,细密的格磨蹭着龟头,一股前所未有的爽感充斥着刘辉的大脑皮层。

刘辉学着王德肏屄的样子,来耸动肉棒,马眼流出透明液体粘在丝袜上,在电视银屏的光芒下,透明液体亮晶晶的很是诱人。

小小的脚踝,脚上娇弱的青筋,神秘诱人的丝袜,以及姐姐双腿之间若隐若现的红色内裤。

刘辉仅仅来肏了丝足十来下,就有了射精的感觉。

刘辉胸膛有力的起伏,双手用力的攥紧丝足按在肉棒上,愤怒的肉棒彷佛要把丝袜捅破,亲自会会肉足。

宋宝舒感到脚底一根热热的东西正在来抽动,睁开稀松的眼睛,发现,平日里阳光帅气的双眼赤红的用肉棒玩弄自己的玉足。

“你…在干什么!”

刘辉傻了,但本能还在,肉棒在丝足的踩压下,马眼开了几下,精液“噗嗤”一声射在了半空之中,然后纷纷落落,丝袜美腿都被精液玷污。

刘辉狼狈的放开丝足:“姐姐…我也不知道…我在干什么?”

我究竟干了什么?我居然玷污我最亲近的宝舒姐!刘辉,你真Tm不是东西。

宋宝舒看到刘辉双眼通红,泪珠打在皮质的沙发上,心中一软,有什么大不了的,自己不也是经常拿小辉的运动裤自慰。

“小辉啊,是姐姐反应太大了,青春期自慰很正常,姐姐平日里也大大咧咧的,小辉憋不住了也很正常。”

“宝舒姐,以后,我保证再也不会了。”

宋宝舒把丝足放在了还没有软下去的肉棒上:“小辉,今天就好好的释放出来,过了今晚,就不要在多想了。”

宋宝舒挑逗的用前脚掌踩了踩肉棒,肉棒在脚掌上点了点头。

宋宝舒一副风轻云澹的处理方式,让刘辉对自慰的罪恶感并不是那么强了,刘辉把手放在姐姐的大腿内侧,来滑动。

大腿内侧的嫩肉很是敏感,加上丝袜增加了一定的摩擦力,宋宝舒脸色一红,小穴开始有流出了淫水。

宋宝舒有些急切起来,丝足的大拇指分的很开,两根脚趾夹住了肉棒的三分之一,开始套弄起来。

肉棒两边有脚趾夹着,龟头有丝袜罩着,三重冲击:“呃,宝舒姐,这样好舒服。”

跷在刘辉肩上的丝足,足底拱起,摩挲着刘辉的耳垂,鼓励刘辉做出更刺激的事情。

刘辉抓住那只调皮的丝足,顺着小腿肚子、脚踝、脚趾头,十根脚趾用舌头都仔细的舔舐了一遍,然后把丝足整个放入口中。

宋宝舒脸色更红:“小辉真是变态,那么喜欢我的脚。”

宋宝舒整个脚都踩在肉棒上,足根挤压睾丸,刘辉闷哼一声,精液全部喷在了脚上。

宋宝舒接着银屏,把脚抬起,脚趾里着粘稠的精液,红色的脚趾盖上也全是精液。

宋宝舒催促刘辉赶紧屋洗漱,自己到房间,小心翼翼的脱下丝袜,一寸寸的舔着精液,三根手指插进淫穴里面….昨天两场香色的旖旎彷佛是一场梦,两个的女人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宝舒姐穿上一身亮丽的oL职业套装,亚麻色的头发用一个黑色发卡束着显得很知性、干练。

薛宁穿的依旧保守,一身素色的连衣裙,除了那双超薄的肉色丝袜。

“小辉,那么早就来啦。”

“宁姐。”

对于薛宁的澹然,刘辉有些恼怒。

中午刚到点,刘辉忙的四脚朝天,那些恼怒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日子,一成不变,又时时在变。

晚上,餐馆的甩手掌柜林景意外的出现在餐馆,同行的,三人衣装革履,两人黑短袖、金链子一脸凶相。

薛宁上前嘘寒问暖给足了丈夫的面子,林景态度恶劣的嗯了一声。

六人咋咋呼呼的上楼,惹来其他餐桌的食客不满,霸占了唯一的包厢。

一向谨小慎微的王德罕见的骂起了老:“我呸,没卵子的,在人前倒是人五人六。”

刘辉道:“我还以为宁姐的丈夫出国了。”

“出屁国,整天在外面瞎溷,让宁姐一个女人在这餐馆忙碌。”

“我听说,他下面那玩意不行。”

“怎么可能!看他连四十岁都不到….”

“嘿,娶到宁姐这么漂亮的美人儿,他整天都不家,要么不举,要么就根本没有。”

“….”

“王德,把餐盘给我。”

薛宁端着菜盘子一步步的走上楼梯。

刘辉想到包厢里面,两个衣冠情兽、两个会溷子,有些不放心,跟在后面。

薛宁心里一暖,刚刚毕业就嫁给林景的她,已经很久没有受到被人捧着的待遇:“不用跟着,去干活吧。”

刘辉一言不发的看着薛宁,薛宁无奈,只好上楼送菜。

“妹亲自端菜啊,真是客气。”

坐在门口的男子站了起来,语气诚恳,只是那只手搭在了薛宁的手上,那双眼睛恨不得把薛宁吃掉。

林景脸色很复杂:“这是东哥、卓哥、郭老、田经理,都是我的大恩人,你一人敬一杯吧。”

丈夫难得这样好好跟自己说话,薛宁爽快的拿起酒杯一个个敬酒,其他三人还好,先前起身的东哥却道:“干喝多没意思,妹咱两来划拳吧。”

“东哥,我不会。”

“很简单的,我叫你。”

东哥抓住薛宁的双手,薛宁呀的一声,身子向上一弹。

东哥脸色不变,双手用力把薛宁拉了下来坐在位子上。

薛宁求助的看向丈夫,林景装作没看到,和身旁的郭老讲话。

房门被东哥顺手锁上,刘辉只好凑在门上,里面的声音模模煳煳,好在没什么大动静,应该没事,况且宁姐的丈夫还在里面。

薛宁喝的晕晕乎乎:“东哥,我要去洗手间。”

东哥也没有阻拦,薛宁出来,刘辉扶着薛宁:“怎么喝那么多?”

“没事。”

薛宁推开刘辉上完次所又到了包厢,发现包厢里面只剩下东哥:“东哥,他们人呢?”

“哦,散场了。”

东哥把打火机烟盒装进口袋,一副也要走的样子。

薛宁松了口气,东哥突然道:“我跟妹一见如故,就再喝一杯酒到别把。

这么多杯都扛下来了,也不差这一杯,薛宁皱着眉头喝了下去,东哥悄然无息的走到门前把门锁死。

薛宁感到不对劲,身体热的厉害,下体也极为敏感、骚痒难耐。

东哥抱住薛宁就要往桌子上按:“小美人,见你第一眼的时候,老子下面就涨得厉害,你可得负责。”

薛宁双手推搡着东哥,桌上的餐具砸碎了一地:“快让开,我老公就在外面。”

“哼,你老公都把你卖给我了,在外面又怎么样。”

刘辉听到里面的动静,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拍打了两下门,用脚一踹,陈旧的锁头不堪重负,门更是陷下去了一大块。

东哥吓了一跳,见是店里的伙计,恐吓道:“md,滚蛋,是不是想死。”

刘辉冲上去就是一拳,专门往脸上招呼。

刘辉从小学就接触篮球,初中开始系统化的训练,身体又壮实,一拳砸的东哥后槽牙松动,下颚都被震麻了。

东哥双手往后面摸,刘辉怕他拿出凶器,血气上头抄起酒瓶子砸在东哥的脑壳上。

东哥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遇到这种会人,黑会电影看多了的刘辉心里也发憷,唯一的念头就是跑。

扶着薛宁跑到楼下,不顾店员七嘴八舌的质问,坐上电摩就跑。

薛宁双手不安分的抚摸着刘辉的胸膛,嘴里吐着热气,胡乱的亲吻刘辉的脖颈。

薛宁的家他去过几次,马力全开,二十分钟就到了。

刘辉扶着薛宁爬楼梯,薛宁像是一摊烂泥瘫在刘辉的身上,双手不断袭击着自己的小,仰着头吻。

刘辉欲火也被点燃,但他还没有疯狂到在楼道做爱,抱起薛宁就往五楼跑,拿出钥匙打开房门,灯也不开,就将薛宁扔在床上。

薛宁双眼迷乱的勾住刘辉的脖子,娇艳的红唇印在刘辉的嘴唇上。

初哥对上人间尤物,刘辉就像是火药桶一样,一点就炸,发了疯的伸出舌头和丁香小舌扭打在一起,然后粗暴的想要伸进薛宁的口中,品尝更多的滤液。

薛宁失去了理智,紧咬牙关没有理会刘辉,撕扯着刘辉的短袖,前戏在春药面前就是累赘。

刘辉撕咬着薛宁的红唇,薛宁吃痛嘤咛一声,顺从的放了刘辉肉舌进来。

刘辉拔出舌头,美得不可方物的脸上满是媚态。

刘辉开始脱去衣物,薛宁就像是一只八爪鱼一样,不肯放开,累的刘辉一身是汗。

薛宁的衣服就更不用说,刘辉看到床头柜上的剪刀,将薛宁抱在自己的腿上,拿起剪刀剪开连衣裙。

薛宁坐在炽热的肉棒上,用手将裆部的裤袜撕开,可那白色内裤怎么也撕不开,急的满头是汗。

刘辉用剪刀将内裤剪开,还没仔细观赏女性最神秘的阴部,薛宁就一屁股坐了下来。

小穴里面的软肉包里着肉棒,小穴饥渴了很久,泥泞的很。

刘辉将薛宁压在床上,他要更多、更快的享受小穴。

“啪啪啪啪。”

“扑哧扑哧。”

干涩的肉棒插进骚穴,往外一拔,全是淫水。

“啊啊啊啊啊啊啊….”

薛宁肉丝双腿盘住刘辉,卖力的迎,想要让肉棒插的更深,即便她被肉棒插的眉头紧蹙。

“宁姐,宁姐。”

刘辉把头埋进薛宁的秀发之中,轻轻撕咬薛宁小巧的耳垂。

薛宁微不可闻道:“小辉,肏我,宁姐下面好痒。”

“宁姐我好喜欢你啊,我要射了…”

刘辉腰部加快,肉棒插的有深有快。

刘辉肉棒一抖,一股温热的精液注射在淫穴深处。

薛宁啊的一声,淫穴紧紧贴在肉棒上。

薛宁浑身是汗的躺在床上,总算是安静了下来,刘辉总算可以细细感受着胴体。

宁姐的淫穴肉质饱满,阴唇很大很肥,阴毛很多,黑森森的阴毛与粉嫩的淫穴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再加上阴道口的乳白汁液,刘辉的肉棒又挺了起来。

宁姐被父母保护的很好,似乎没吃过什么苦、也没有受过什么打伤,浑身上下洁白无瑕,唯一的一颗痣还点在了嘴角,刘辉很喜欢这颗美人痣,很有韵味。

肉色的丝袜美腿,刘辉想到了宝舒姐的丝足,那是他第一次足交,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刘辉用手扣了扣淫穴挤出一点精液涂抹在丝袜,这是他最喜欢的景色,乳白的液体给肉色丝袜渲染了淫靡的光泽,简直是世上最美的搭配。

刘辉用肉棒碾压着小豆豆阴核,薛宁闭着眼睛,还是细微的呻吟:“嗯嗯嗯….”

刘辉将肉棒慢慢放进了淫穴,淫穴很是紧致,龟头刚刚放进去,淫穴内的肉壁就挤了上去。

刘辉扛起肉丝美腿,慢慢抽动了起来。

精液夹在肉棒与肉壁之间,经过两者的研磨,变成了白花花的药膏,黏黏的。

刘辉将脸贴在丝袜美腿的小腿上,闻着澹澹的体香。

“噗嗤、噗嗤。”

薛宁睁开眼睛,恢复了神智,双眼满是震撼:“小….辉。”

想起自己吻、求肏的勾人画面,薛宁羞耻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自己的双腿正翘在小辉的肩上,丝袜上居然还有一些精液,小辉的肉棒好大、好热,不行,快射了。

薛宁咬紧牙关,撇过头去躲避刘辉的视线。

“宁姐,刚刚你的小穴好紧,还有一股热热的东西流在我的龟头上,你高潮了吧?”

薛宁脸色一红,天啊,她居然和一个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学生做爱,而且还射了。

“宁姐你的小穴变得好热。”

刘辉揉捏着丝袜美腿,肉棒开始加速。

“嗯,嗯,嗯…..小辉你不可以射在里面的。”(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co)

“呼呼呼,好爽,肉棒被夹的好舒服。”

“宁姐,我要射了。”

“不可以射在里面。”

薛宁紧张的抓紧床单。

“那..那射在那里。”

我和别人在老公的床上做爱,还要讨论射在那里:“啊,啊,我…”

“出来了。”

刘辉拔出肉棒,肉棒抖了两下,马眼一热,一股精液从薛宁的腹部射在了薛宁的脸上。

薛宁做出了让她自己都难以置信的动作,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精液,好腥好咸。

薛宁躺了一会开始收拾现场,帮呼呼大睡的刘辉穿上裤子,洗了个澡,在门前纠结了一会,叹了口气,睡在了刘辉身边。

色友评论(无需注册) (1)

小说好看吗?给它打个分吧
1 楼 匿名色友(240e:47d:*)
2021-02-27 19:27
为什么不把他表姐也上了
威伯斯云VPN
 
快速导航
文章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