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当前网址二维码

复制当前网址

恭喜,您已成功注册,可以使用包括观看视频在的所有功能。

请输入激活码激活账号,激活后可以享受更多福利。

已有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Email地址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Email地址
请勿使用10分钟临时邮箱
密码
6-15 个字符
确认密码
6-15 个字符
昵称
2-10 个字符,只能使用汉字、英文或数字
验证码
点击刷新 看不清可以点击图片刷新

《人情偿还系统》

成人小说

《小黄书》手机APP下载

成人小说搜索

人情偿还系统
人情偿还系统
作者:Yanmaoder
第二章 女佣胡瑶妃

育才中学,市里有名的贵族高中,就读一年需要超过二十万的学费,前二十学杂全免。

严芝为什么能上这所高中,自然不是他多有钱,也不是因为他是学霸,而是因为他是交换生,本来这种关系户的事情也轮不到他,他们只是入学考试的时候陪太子考试罢了,巧合的是太子居然被督察的领导抓住了作弊。

矮子里拔高个,一众考生中成绩一般的严芝俨然成为大佬,然后进入这个三年全免学杂的高中。

家庭一般的严芝本来就与这个贵族高中格格不入,成绩又靠不上平民学霸,自然形单影只,更别说不到一米七的个子和女性化的名字,不说全部孤立他,但是基本没人和他玩。

当然也没谁特意去欺负他,直到麻烦上门前他一直都是班里的小透明,大家知道有这个人,矮穷挫。

离去时没人关心他,回来时也没人在意,就连班主任都是很冷漠的表示好好学习就没有管了。

除了多了人情偿还系统严芝的生活和原来一样的枯燥。

“系统,这人情点消费也太高了吧了。”吐槽着天价的偿还品,严芝貌似认真的在听课。

“做一次爱居然要100点人情点,我和徐贵明他妈都生五个小孩了。”无语看着吴玉婷的做爱的售价。

“偿还人是处女,并且思想守旧,物质条件极为丰富,价格自然高。”系统解释说。(看精彩成人小说上《小黄书》:https://xchina.xyz)

“好吧,日常的交集人情点也太难获取了吧。”严芝面临的困境就是没有人脉。

“严芝,这个给你明天周末好好去玩吧。”徐贵明把游泳馆的票丢给严芝。

“这个?”严芝惊疑的看着高大俊朗的徐贵明,不能理解。

“我妈说你很识相,没有把我们的事捅出去,这是给你的谢礼。”傲慢的说法,道歉都没有说。

“这个,本来就是误会,我不用收。”还不容易才积累的人情值啊,不要掉了。

“叫你收你就收,扭捏的像什么男人。”徐贵明直接丢下门票就走了。

我是不是男人,你妈最清楚。

“宿主,不是偿还人的赔罪礼物和谢礼不减少人情点。”

“哦,那就好,不对,徐贵明怎么又欠人情点了。”严芝奇怪的看着突然刷出了的徐贵明。

“因为,他想陷害你偷票。”

“陷害我?这是其他班女生给他的,那个女生家里势力大,不好拒绝,所以他就想诬陷N你偷票。”

“过程分两步,现在是把票给你,当明天结束,完成第二部将会有更多人情点。”

严芝捏紧了票,更讨厌徐贵明了,本来天天肏他妈还有点愧疚,这一下不仅不愧疚还觉得解气多了。

“该怎么办呢?”虽然有了系统,但是万能的系统没有人情都是假的。

“要不把票还给那个女生?”严芝一想,好像可以,但是这就要得罪徐贵明了,不过本来徐贵明就挑事了,不管得不得罪好像都是这个状态。

你让我不舒服,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系统,那个女生叫什么。”

“叫栗娅,三班的。”

……还了票,严芝也总算知道为什么徐贵明不愿意和那个女生去游泳馆了,体态过于肥胖,脸上还满是雀斑,比起吴玉婷来说就仙女和妖怪的对比。

当然严芝说话客气多了,不小心看到地上掉了,听说是你给徐贵明,找不到他急着回家就还给你了。

栗娅虽然有些怀疑,但是还是愿意相信这个理由,虽然给票只有自己和徐贵明知道,但是她也没联想到偷票这种事。

周末,甄淑梅涨了十点人情值,因为爽约了,老公看的紧了,因为怀孕了。

不过周一,徐贵明的目光就很不友善了,昨天和肥婆去约会可把他恶心到了。

但是严芝不知道徐贵明的报复会来的这么快。

下午放学,走小路的时候,一个小混混就拦住了严芝。

二十来岁青皮头,张牙舞爪的纹身,一看就是社会不良人士。

“小兄弟,你挡我的道了。”

严芝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侧了一个身位让开,但是混混又挡在他面前。

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挑事了,不由得害怕起来,不过很快他又安定下来。

“大路朝边各走半天。”严芝走到旁边说。

“呦,你小子很嚣张嘛。”混混沙包大的拳头就打了过来,严芝故意用后边挨了一下,真的疼,之后的攻击还没等他打到就倒在了地上。

“不许动。”突然从背后冒出两个声音,两个警察拿着电棍接管了场面。

青皮头的表情很丰富。

一边是知名的育才高中的学生,一边是混混,天然的偏向性。

“嫌疑人家属来了,不管和不和解去见一面吧”严芝整理着关系的时候,警察亲切的说,根据现场的情况,故意伤害是逃不了的。

主谋,没有疑问就是徐贵明,人情值涨到60,其次就是混混刘睿,有40的人情点。

“提示,如果对方没有接受法律制裁人情点将会更多。”

“我是刘睿的家长胡瑶妃,实在对不起,请给他一次机会吧。”

好大的胸,真凶,超凶。

严芝一进去就被那硕大无比的巨乳给吓到了,他一直以为甄淑梅的已经够大,一只手抓握都困难,但对比起眼前妇人的排球来说就小多了。

感觉只有影视才可能出现的大乳居然出现在现实人的身上,宽松的大衣根本掩盖不住。

可惜的打扮太土了,宽衣宽裤不打扮像个大妈。

“你代表他给我道歉吗?”严芝起了坏心思,刚开荤的人,看到妇人的大球就已经竖旗致敬了。

“当然,我们愿意赔偿,只要我们能做,刘睿他也还在读书,请你放过他吧。”

胡瑶妃恳求说,虽然她不抱希望,或者希望对方不要狮子大开口。

留下案底她知道伤害有多大。

“你看什么样的赔偿合适。”胡瑶妃询问说,期期艾艾。

“系统,我没看错吧,143?”严芝呆呆的说,甄淑梅都才140左右。

“嗯,她对你极为愧疚,按通俗的话来说,她是一个好人,原本就有人情值,只是你和她不存在偿还关系,所以没有呈现在系统上。”

“同学,你看多少钱,你能放过我家儿子。”胡瑶妃再次问,对比起甄淑梅的不耐烦,诚恳多了。

2。

严芝反应过来,对胡瑶妃叹气说:“你知道今天警察不在我是有多惨的,就因为我挡了他的路?”

“实在对不起。”胡瑶妃只能低头道歉说,她当然知道,所以才那么愧疚。

“你能保证他以后不来找我麻烦吗?”严芝问。

“当然,我保证他以后都不会找你麻烦了。”胡瑶妃大喜若望赶忙保证说。

“那就不要什么赔偿款,希望他好自为之吧。”严芝宽容大度的说。

严芝说完这句话,胡瑶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谢谢你,谢谢你,同学。”胡瑶妃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人情点自然暴涨“果然是好人,267了。”严芝表明保持严肃,不让胡瑶妃看出什么。

暗自浏览起菜单起来。

怀孕:500,这是要抢劫吧。

做爱:10,价格倒是和甄淑梅一样。

许多东西有着各种波动,像离婚结婚就才250,比怀孕还低,虽然系统一直都说是科学评估,但是严芝也不明白到底科学在哪里。

“你是主人我是仆:200,女佣关系。”

“这玩意为什么那么贵?”严芝问系统。

“这个女佣关系是她在吴家的身份,她和吴家的主人吴申是情人关系,所以那么贵。”系统的解释中你能挖掘到很多信息。

“同学你父母呢。”本来道谢完,胡瑶妃就要去提自己儿子了,但是福至心灵,她突然想起眼前可怜的严芝。

“外面打工。”严芝老实说。

“一个人在家很辛苦吧,要不要一个女佣帮你收拾收拾。”胡瑶妃建议说。

“我哪有钱请女佣。”严芝知道偿还已经开始了。

“我帮你吧,不要钱,作为你宽宏大量的偿还,恰好我请了一个小假,晚上我去你那里帮你收拾吧,你给我留个地址。”

“那好吧。”严芝和胡瑶妃交换了电话号码。

“我叫他来给你道个歉吧。”胡瑶妃感激的说。

“不用了。”他来也不会涨人情点。

但是严芝错了,当刘睿被他妈强制拉过来。

“少他妈装好人,不就是一怂蛋吗?你有没有鸡巴,干架都不会?还不是怕我出去报复你,你还给他道歉。”刘睿一脸痞气,看着胸大无脑老土的要死的老妈感觉自己丢了面子,他相信他进去了徐少肯定会捞他出来。

“你这孩子,都说了人家原谅没找你要钱你就要感激人家了,更何况人家和你无仇无恨。”胡瑶妃叹气说,还好对方没要道歉,不然这个样子怕不是直接后悔了。

“我感激个屁,都说叫你别管我,爸都不管我了,你还管管管,我走了……”

厌恶的看了一眼怪胸女的老妈,任务没完成,他把恼火丢到他老妈身上。

“你这孩子……”胡瑶妃还想要再劝说一下,说些重话,但是刘睿已经双手插着裤兜走了恼火的走了。

他要去找两个学生妹发泄一下,好在徐贵明已经了他定金。

“抱歉啊,这孩子我也管不了他,没想到现在更不听话了。”看着刘睿离开的背影,胡瑶妃更是感觉亏欠了,人情值又涨了二十。

“没事,非主流青年嘛,思想有点极端很正常。”严芝保持微笑,没有生气的样子。

“现在我们就去你家吧。”胡瑶妃惭愧的说。

回到家,已经八点了,育才是没有晚自习的,全靠自学或者家教,严芝等待着胡瑶妃的上门,当然那是学霸,严芝就是写完作业玩。

胡瑶妃的脸型是鹅蛋脸,初看并不惊艳,只是好看,越看越有味道,人妻人母的温柔,安定与幽静,朴实无华又光芒四射。

穿着宽松的红色大衣,下半身是休闲裤加运动鞋,极为老土,但也使她的胸部也不这么引人注目。

“同学,整理好了,下次周日我再过来彻底的搞一次卫生吧。”胡瑶妃简单整理之后说。

“阿姨,已经十一点,睡在这里算了。”严芝劝说她,已经购买了好几项辅助的偿还了,比如自慰,比如身体敏感。

“好吧,也没有公交车了。”胡瑶妃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就像她常睡在吴家一样。

然而胡瑶妃在要睡觉的时候睡不着了,突然想要自慰起来,她脱下运动裤,手指不断搓揉着自己的妹妹,发出低声的呻吟,星目微闭,隔着宽衣揉捏着乳头。

风扇声压盖了细微的脚步声,胡瑶妃突然感觉自己的双腿被抬了起来。

接着熟悉而陌生的肉棒插入了她的淫穴,并且运动了起来。

熟悉是因为丈夫和男主人的操劳,陌生是因为这不是自己熟知的两根肉棒。

猛的睁开眼,没有错,是哪个还是高中生的新主人。

扛着因为运动裤脱一半而并拢的玉腿,少年在胡瑶妃身体上逞英豪,胡瑶妃双腿想用力,却被运动裤束缚,看起来是一场奸淫。

“同学,你怎么能这样,我只是你的女佣。”胡瑶妃惊疑不定,身体配合着严芝的抽插弯曲着。

“女佣难道不是给主人干的?我以为阿姨说来给我当女佣就是给我解决性欲问题的呢。”久违的褶皱挤压,胡瑶妃的小穴比甄淑梅松多了,但是胡瑶妃的肉穴更有吸引力,当鸡巴每次推进,褶皱的感受都不一样,“这个,这个……”胡瑶妃迟疑了,她自身确实是男主人的情人,她叹叹气,不被主人干就要丢工作,丢工作怎么给儿子买房,靠公司职员老公的死工资?

“你看,阿姨你自己都承认了。”压着大腿前倾的抽插,严芝瓦解在系统加持下已经脆弱无比的防线。

“我……”胡瑶妃说不出话来,骗老公的话她倒是很擅长。

“阿姨明明说感谢我,要当我的女佣,难道做一些爱都不行吗?”

被新主人干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她只能如此安慰自己,而且新主人还原谅自己的儿子让他不用坐牢背案底。

不对怎么能这么想,眼前的可是一个足以做自己儿子的少年。

摇摆着双腿,胡瑶妃打算等结束了好好训斥他一顿,她是这么想,现在先让他泄泄火吧,毕竟是年轻少年。

严芝下压有些费力,抓过旁边的靠枕垫在胡瑶妃肥臀下。

这下胡瑶妃没了从容,飘摇的感觉让她抓紧了床单。

爱与爱结合,发泄着甄淑梅鸽了的性欲,同时报复刘睿的挑衅。

就像肏甄淑梅一样,每一次鸡巴在肉穴的进出,都是像一拳拳打在仇人身上一般舒畅,就像徐贵明不知道自己的母亲为了给他偿还人情而被一个平民相奸受孕,刘睿也不会知道自己母亲因为自己而被一个矮子抱着腿奸辱。

“噗噗噗”抽插美妙的声音让胡瑶妃羞耻极了,老公和吴申可没这么大的声音。

“等等,同学你没带套吧。”胡瑶妃惊恐的说,要是怀孕了可不得了。

肉与肉的接触感是很迷醉,她挣扎着想要推开严芝,但是干的正爽的严芝怎么可能离开,牢牢抱住她的双腿反而加大了力度对付着挣扎的胡瑶妃。

壮年女性还是常年劳作的女性,力气自然非常大,至少严芝感觉不怎么控制得住。

“我射了。”感觉快要失去控制的严芝一不做二不休,加快速度狠狠地抽插,播种了下去。

大股精液拍打着阴道,胡瑶妃一阵天旋地转,怎么可能,万一怀孕了怎么办,要被辞退的。

抵抗也减弱了,或者说严芝完全脱去她的运动裤,以及碍事的上衣。

被完完全全惊艳到了,太漂亮了吧,说是排球其实都小了,足球还差不多,支撑这样宏伟的胸部,本身一定要有肉,胡瑶妃就极为丰腴,不能说胖,每一处的肉都有重要作用,非常和谐,大腿饱满有张力,其本身就结实耐用,黑压压的阴毛,代表强烈的性欲,臀大而美,适合生养。

大腿开张,欢迎新主人,趴在胡瑶妃身上,压着她插进去,动屁股干就是了。

手捏皮球,乳头像圣女果那么大,那要吃了鸡巴的淫穴极致的享受,肏甄淑梅都没的酣畅淋漓的感觉,就算腰酸也不愿意停下来,更何况这是那个混混他妈,你打我,我操你妈。

大床发出吱嘎摇晃的声音,丰腴的身材有弹性,比起身下的大床更像弹簧床,加上阴道一张一缩,每次抽插都是一次绝妙的享受。

“阿姨,来了。”又一次发泄在无神的胡瑶妃身上。

精液烫醒了胡瑶妃,她自然而然配合严芝降下鼓励生命种子生产的雨水。

“你这家伙,为什么不带套。”胡瑶妃气恼说。

“家里哪来的避孕套,阿姨下次带就是了,哪有这么巧,说怀上就怀上。”

拔出弹药射空的肉棒,严芝内心笑开了花,价值五百的怀孕已经呈现灰色了。

当然胡瑶妃还不知道新生命已经在她体内孕育了。

“怀上我就完了,工作都没了。”胡瑶妃没好气说。

“儿子的房子还有那么多年的房款。”胡瑶妃叹气说。

两波射精后严芝也佛系了许多,挺着肉棒戳着胡瑶妃的巨乳。

胡瑶妃已经习惯了,这些男人都对她的奶子充满幻想,严芝也不例外。

“睡了吧,小混蛋,明天你还要上课。”胡瑶妃无奈说,既然没有套套,自然也没有什么避孕药,只是一场噩梦,明天梦醒就会结束吧。

“我再玩玩。”严芝龟头顶着乳头,戳戳戳。

“好吧,最后一次,时间不早了。”胡瑶妃也没觉得主人干女佣有什么不对,她用双乳将严芝的鸡巴包里起来,不断挤压,这对皮球居然比甄淑梅还有弹性。

和甄淑梅做爱对比起和胡瑶妃做爱,显然胡瑶妃各方面是要优秀许多。

但是甄淑梅干起来成就感十足,一口一个贱民,平民,贫民,抱着她的大屁股就想射给她平民的精液。

“同学,差不多了。”胡瑶妃摇摆着身体,大腿张成M型,早点结束吧。

“我要老汉推车。”严芝说。

胡瑶妃纵容的叹叹气,翻了一个身,肥臀呈桃心,被她挺立起来。

因为翻身的缘故,原本保存在身体里的精液由于重力流了出来,顺着大腿滴落到床上,看起来十分淫靡。

扶稳柔若无骨的腰,缓慢的插进她肥美的肉穴,美丽性感的人妻已经完全接受了这位新主人了。

吴申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调教的女佣会成为别人的女佣吧,并且做到他一直没做到的,无套中出。

比起一开始的不配合,后面的无反应,认可新主人的胡瑶妃积极的摆动着桃臀,展现她作为人妻的强大作战能力,褶皱变化毫无规律,每次抽插都是新体验,时而紧缩的肉穴更是把榨精的能力运用到了极致。

还好这女人出轨了,要是天天这么榨她老公,肯定是个克夫命。

阴囊撞击阴阜,善良的人妻发出低鸣的哀叫,大声浪叫一点都不现实,不管是甄淑梅还是胡瑶妃,叫声都是低哼短促。

“嗯,呜,呀呀……”可爱极了。

支撑在床上,胡瑶妃身上渗出一层细汗和严芝腿贴腿,水乳交融。

“不行了。”严芝的重量压倒了胡瑶妃,她趴在床上,严芝背部后插着,媚肉生香。

“坏蛋,好痒。”胡瑶妃娇颤,她的玉背被严芝舔咬,吸吃着她的汗渍。

“阿姨你好香啊。”严芝赞叹说,谁想得到土里土气只有胸大的妇女,居然如此娇媚。

估计刘睿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母亲有多美妙吧。

“你这家伙,嗯,到底祸害过多少人。”严芝熟练的动作显然不是第一次这样,身体里的肉棒每次抽插都是转着她的肉进出的。

“阿姨,侧过身来,这样不好干。”严芝翻动着身体,侧躺着抬起她的大腿,大长腿在空中无力的摇曳,胡瑶妃是大船,严芝就是架船的船夫。

不行了,这女人太诱人也太让人爽了,脊椎骨的热流,快要控制不住了。

和甄淑梅一次正戏是十五分钟,和胡瑶妃一次正戏是十分钟。

“要射了。”严叶繁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胡瑶妃抓着他的手喊:“呼,你给,啊,我外面射。”

怎么可能嘛,尽可能朝里捅。

撞到了一个环,是花心,胡瑶妃娇体一颤,花心死死的啃咬住龟头。

“外面,给我射……噫噫。”胡瑶妃无可奈何的接受着少年精液的疯狂入侵。

“我睡了。”疲倦的严芝抱着胡瑶妃,捧着她的足球就睡了。

“算了,要怀孕已经怀了。”胡瑶妃本来想去洗个澡,身上黏糊糊不说,身体里还全是严芝的种子,但是被严芝抱着,她也没办法。

第二天,严芝起来的时候胡瑶妃离开了。

神清气爽的来到学校。

“怎么样才能让徐贵明不要这么讨厌。”看着徐贵明的60的人情点,严叶繁翻阅着他的偿还品。

“八十点成为好友,好贵,当你七次好友我就可以当你爸爸了。”

“嗯,这东西,有意思,10点,也不贵。”

看着严芝没什么事,趴在课桌上补觉,徐贵明是气炸了,恨不得再打一顿严芝,让他生活不能自理,因为严芝害得他前天不得不和那肥胖游泳,想起肥肉压胳膊上的感觉,他当时差点就要呕了。

“为什么他会没事。”徐贵明想到了刘睿。

刘睿和他的相熟是小时候就认识了,因为他和吴玉婷是青梅竹马,而刘睿的老妈是吴家的佣人,偶尔过来时,他们用不着或者玩腻的用品就丢给刘睿玩,也是这样刘睿喜欢花钱,大手大脚的花钱。

进入青春期后就更张扬了,因为钱的问题和老爸闹翻了,高中读完就进了中专,然后变成现在这幅模样。

因为妈妈说了不要动用家里的关系去弄严芝,对方这么给脸了,在动用势力搞人家就过分了,所以逼得徐贵明想起了他的“老朋友”。

课间找个隐蔽的地方就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什么,就打了一拳,还进局子里了,你是不是废物啊,怎么这么没用,是乐色吗……”本来虽然冲动但是还算是有涵养的,再说好歹也是一个朋友,但是一想到睡得安稳的严芝,徐贵明怒了,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你他妈说什么,谁废物,我操你妈……”废物这个词刺痛了刘睿的内心,他爸和他决裂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加上今天早上要生活费被老妈唠叨了好久心情烦躁。

昨晚在严芝花着人情点肏他母亲的时候,他向会所的小姐付钱了,双飞大学生可不便宜,他还要了开苞。

一系列烦心的事促使他爆发了。

“呵呵,连重点本科都上不了,只能读专科的不是废物是什么?”刘睿骂骂咧咧的话也惹火了徐贵明,大揭刘睿的痛脚。

“你又是什么好东西,多少事情不是我给你背,初中你把人家姑娘搞了,又不想负责,要不是我背,你以为吴玉婷现在能和你说话,三千块,老子就给你背了,你这打发……”刘睿本来骂完就后悔了的,但是被这么一激,口无遮拦起来,这些都是他进局子让徐贵明捞他的本钱。

挂断电话,徐贵明脸色阴晴不定,强忍着把手机砸地上的冲动。

比起严芝的事更愤怒,甚至可以说严芝他现在都可以原谅了,因为严芝在他看来本质上就是一只蚂蚁,曾经碍着他的眼了,踩不死也就算了,但是刘睿不一样,表面他们是朋友,但是实际上徐贵明认为刘睿是他的一条狗,给两根骨头就能汪汪叫的那种,现在狗居然敢咬主人了。

甚至可以说被这么咬一口,顿时觉得严芝也不是那么讨厌了碍眼了,甚至升起微妙的好感,因为没给钱的情况严芝可没对栗娅说自己把票给他。

当然严芝并不知道他的价值十点的“训斥刘睿”会有那么好的效果。

要让刘睿消失,以徐贵明的力量还做不到,他爸还差不多。

但是打击和报复又会让刘睿联想到他,他得要树立一个靶子给刘睿。

严芝又一次进入了他的视线。

严芝看样子真是个老好人,上次打了他,没要医药费外的赔偿,也没给栗娅说出真相,甚至没让刘睿坐牢,徐贵明对他的好感上升不少。

虽然对老好人不屑一顾,但是人还是喜欢和老好人相处。

“从他家里人入手,对了,刘珊,我怎么把那骚货给忘记了。”一拍脑袋,徐贵明有了主意。

“他姐姐和他骂孬种的人睡在一起,我倒是很期待,倒是便宜了严芝这个废物。”徐贵明对刘珊也是觊觎很久的,但是他知道只要他敢和刘珊上床,那个吊金龟婿的女人就不会放过他。

怎么骗严芝呢,还要骗的天衣无缝,保证查不出是自己。

无欲无求,连钱都不喜欢,徐贵明有些棘手。

徐贵明对刘珊倒是不担心,看似冷艳高贵,其实就是拜金女,只要证明了严芝富家的身份,估计死皮赖脸都要爬上他的床。

夜晚吴家厕所,吴申抬着胡瑶妃的双腿架在肩上,按住她的腰抽插着她的肥臀,臀波涌动,胡瑶妃撑着洗漱台桌面上一边咬着衣服不让自己发声,一边默数着吴申结束的时间。

壮年的吴申精力不减,一根大屌把阴穴撑的满满的,一把抱起胡瑶妃,胡瑶妃双腿夹紧了他的腰,搂住他的脖子,他抱着女佣服的胡瑶妃,耸动着大屌,胡瑶妃被插的满脸潮红。

房间充满淫器交媾的声音,和谐美好。

双脸涨红,抱动体重一百四以上的胡瑶妃并不轻松,不一会就只能放下来,把胡瑶妃翻过身,她双手撑桌,吴申由后面插入,大大的啤酒肚啪啪撞着肉感的臀部,速度越来越快。

“嗯,啊……”吴申放松长舒一口气,拔出大屌取下避孕套,没有让胡瑶妃看到漏了一个洞,精液凝聚成珠型即将掉落的样子,丢到马桶直接冲走。

胡瑶妃大口喘着气,裙子一放,恢复了常态。

“还好吧。”扣上睡衣,吴申闲扯两句。

“上个月出差,这个月说有成果了,下个月回来。”梳理散乱的头发,红晕未散。

“这样啊,明天我们再来?”吴申揉抓着凸起的巨乳开口说。

“不要频繁了,夫人发现就不好了。”胡瑶妃叹气说。

“没关系,那女人一天窝在房间画画,根本不会出来,而且后天她就要去巴黎参加画展了,一个星期,反正你老公又不在,多陪一下我嘛。”吴申盘算说,谁都没想到吴申和胡瑶妃有染,毕竟胡瑶妃除了胸大的有点畸形外比起吴夫人来说就是泥土和星空的差距,吴夫人可是当年多少年轻才俊的梦中情人,一直以来两人都表现的很恩爱。

“好吧。”胡瑶妃倒不是很为难,吴申提拔了平庸的丈夫,还给她买了一套房,所以平时她都是尽量满足他。

“那这个周末加一下班吧。”吴申建议说。

“不行,我儿子有点事情。”胡瑶妃想到了严芝,满足了大主人小主人也不能忘。

“就不能推一推吗?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吴申算着她的危险期。

“好吧,下下周我要有两天连续的假。”胡瑶妃还是同意了。

他不知道眼前的男人想让她怀孕,他们的关系已经保持了十年了,都很克制。

而吴申不知道胡瑶妃已经受孕,心里还暗暗高兴,殊不知已经被截胡了。

色友点评 (1)

小说好看吗?给它打个分吧
1 楼 黄天子
2022-08-09
小黄书里看黄书,零丁洋里叹零丁
回复
取消
回复
快速导航